看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任務主角又掛了 > 第501章 誰是最后一個?(五十五)
    我去!

    這就是一個自帶爆炸功能的小型全球定位系統?

    丁燭抬起了手,下意識的摸了摸脖子上的項圈,那極有設計感的外表此時此刻卻仿佛是一條吐著信子的蛇正在不斷的朝著自己靠過來。

    如果不是不能取下來,她現在恨不得將這個東西全部都給扯下來丟到爪哇國去。

    知道了這個功能,現在在回頭想想看,當時金戈拉住了自己的手在手心中寫字的奇怪動作也能夠明白了,這只怕是為了躲避監控吧。

    “既然有收音和監控的效果效果,你為什么現在敢大喇喇的說出來?我相信,給我們帶上這個東西人只怕是不愿意我們知道這件事情吧?你現在說出來,不怕被滅口嗎?”

    謝春和笑了。

    好看的人就連渾身邋邋遢遢,笑起來也是相當好看,他的笑容帶著少年特有的純凈感。

    只看見他伸出了手,輕輕的貼在了電腦上面,摩挲著“這就要感謝這個東西了,這東西看起來好像非常牛逼,但是,只要是店子產品就會有bug,我找到了bug了,所以,剛才我將你頸子上的這個功能關掉了。”

    我去!果然是牛叉啊!

    當下丁燭就忍不住給謝春和給他拍了拍巴掌,由衷的稱贊著“真厲害!”

    隨后,她的話音一轉“那么我大膽的猜測一下,你的目的怕是不僅僅只是控制這個小東西吧。”說著,丁燭的手指輕輕的勾了一下自己脖子上面的項圈。

    謝春和沒有說話,他似乎在考慮要不要將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告訴丁燭,而丁燭也不著急,她并不急著催促這謝春和,而是好整以暇的找了一個椅子坐了下來,等待他慢慢的考慮清楚。

    畢竟這件事對于謝春和來說是大事,但是對于丁燭來說也不見得是什么小事。

    “當然,我的目的不是控制這個小東西。”許久之后,謝春和終于開了口,他用一種前所未有的慎重而真誠的目光看向了丁燭。

    雙肘壓在了膝蓋上,謝春和的雙手十指交叉放在一起,他問丁燭“方櫻,你想活下去嗎?”

    “當然。”雖然這句話聽起來像是廢話,但是丁燭覺得謝春和不是無的放矢,他這么問肯定是有自己的目的,所以,她回答的也特別的認真“如果我不想活下去,我大概就會死在教室里,而不是現在面對面的坐在你的面前。”

    “那你有沒有想過,和很多人一起活下去?”

    丁燭的瞳孔一下子就收縮了起來,幾乎當下她就已經確定了這謝春和想要做的事情應該跟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是一樣,但是她還是不動聲色的回應“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謝春和對于丁燭的反應應該是預料之內的,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沖著丁燭說“方櫻,我知道這件事可能很不能理解,但是,我選擇了告訴你,就算你知道之后你還是拒絕,我也希望你能向其他人保密,可以不可以?”

    “你先說說看。”

    對于這種模棱兩可的回答,謝春和其實是不想回答的,但是時勢比人強,他也只能一咬牙將自己的想法完全的說了出來“方櫻,我也想活下去,但是我還想帶著剩下的人一起活下去。”

    “剛才你才告訴我,只要帶著這個東西,我們不但所有的動作都在別人的監控之中,而且,只要離開了設定的范圍之內,我們就會被炸死,現在的游戲規則是要自相殘殺,最后活下來一個人,那么你告訴我,你要怎么帶著這個東西和剩下的人活下去。”

    丁燭的手指輕輕的挑起來脖子上的項圈。

    “我仔細的探查過了,在整個嘉州島上,并沒有別的設限,其實,所有的限制都是被這個東西完成的,現在外面的人也是通過這個東西來控制我們,我們只要打開這個東西,并且保證上面的燈不滅,就能輕輕松松的逃過對方的監控了。”

    “聽起來可行,但是很天真。”

    “既然這個東西是可以提供監控和監聽,你想過沒有,如果取下這個東西,監控的東西怎么回饋,如果對方知道十幾個人的項圈一下子都安靜下來,就算是豬都知道出事了吧。”

    “對方既然能第一次將我們給弄到這個地方來,那么必然能第二次將我們弄過來,只怕對方知道我們邊取下了項圈,就開始做出反應,而我們都還沒有逃出這個島,追兵就到了。”

    “在一個,你剛才說過,只要是電子產品就一定會有bug,那么你能保證你破解的路徑不會留下什么bug嗎?你只是一個人,而設置這個東西的我想怕不僅僅只是一個人吧,一旦讓對方發現了你的入侵,你覺得是你一個人厲害還是對方一群人厲害?”

    “恐怕,你這邊還沒有完全的做完,那邊別人的bug就已經修復了。”

    “好,就算這些都不成為問題,都能順利的解決,我想最重要的是,我們現在在的這個地方距離岸邊有多遠?我們要怎么離開,總不可能讓我們游泳橫渡吧……”

    這些問題謝春和原來只是淺淺的想過,但是他將更多的精力都放在了破階項圈上,所以都沒有仔細的考慮,現在丁燭提出來之后,他才發現原來只是打開這個項圈是多么不起眼的一步,真正的要活著逃走,這絕對不是一句隨便講講的空話。

    額角邊漸漸的生出了一片的汗珠,謝春和竟然連唇角都顫抖起來。

    不過,丁燭卻又微笑“當然,這些問題都不重要的,現在最重要的是,怎么將這個東西打開。因為,無論我們后面的事情計劃的再好,也是枉然。”

    “我們?”謝春和敏銳的在丁燭的話里面找到了兩個非常不一樣的字眼。

    “是的,我們。”丁燭說“謝春和,你以為我為什么要來找你?難不成是因為你長得帥我想和你談戀愛嗎?”

    “不……”在這么嚴肅的氣氛中,謝春和突然被丁燭撩撥了一下,少年一下子就變得局促起來,他的臉一片通紅。

    。
云南风采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