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北上伐清 > 第五百八十一章 新的战争
    天熙二年春,姚启圣回朝,金陵的侯玄演在奉天殿册封他为开海伯。

    侯玄演赐下莽服一套,并且在金陵为他置办了?#26469;?#30340;宅?#28023;?#30041;在朝中同享富贵。

    朝廷派出六位官员,接手他打下的海域疆土,以一己之力,独率满剌加水师,开拓了这么广阔的领土,让朝廷足足派出了六位总?#21073;?#20399;玄演在街头捡的的这个落魄书生,再一次证明了皇帝陛下的眼力。

    久居海外的姚启圣,卸下盔甲军袍,在富丽堂皇的宅院中迎接自己的家眷。

    长干里的青石路上,一辆马车缓缓驶来,车帘掀开露出一个长相?#34892;?#21117;悍的妇人。

    姚启圣的夫人何氏,嘴?#22836;?#38420;棱角?#32622;鰨?#30524;烔烔有神,鼻丰大且有两颧骨隆起拱辅,眉秀耳廓明。

    当年她在闹市上,一下子把石臼举了起来,姚启圣见了之后赞叹不已,当即派人前去提亲。

    姚夫人响当当一个女汉子,臂上能跑马,双拳能碎石,就是长得爷们了一点,一直没有媒?#35828;?#38376;,把他爹娘急的够呛。

    没想到一下子就来了一个秀才,还是家境不错的姚家小子,这可不是天赐良缘。

    姚夫人过门之后,非常的贤淑,对姚启圣极好。

    现在姚启圣功成回朝,当然少不了封妻荫子,姚夫人也成了?#20037;?#22827;人。

    “这金陵就是不一样,大街都比我们的气派?#30473;?#21313;倍,真不愧是咱们大华的都城。”

    ?#30340;?#30340;丫鬟也好奇地张望起来,终于马车在一个大宅子?#24052;?#20303;,马夫一甩鞭花,叫道:“夫人,咱们到了。”

    一行人走下马车,姚夫人惊得目瞪口呆,呢喃道:“这宅子”

    “嘿嘿,夫人,这就是皇帝陛下赐给咱们老爷的宅子。”

    姚家其他人也都下了车,听到这话集体陷入了沉默,这宅子也太好了吧。

    这时候大门缓缓打开,姚启圣笑吟吟地从里面走了出来,大家这才相信。

    姚夫人喜得差点喜极而泣,蹭蹭几步就跑到姚启圣身边,吓得姚启圣赶紧后退几?#21073;?#31505;道:“夫人,别来无恙啊。”

    “老爷,这是咱们家的宅子么?妾身就跟做梦一样。”

    姚启圣轻笑一声,笑容里带着三分落寞,点头道:“这就是陛下赐给我姚启圣的家,?#20570;?#38632;露俱是君恩,陛下皇恩浩荡,我姚启圣不?#20063;皇堋!?br />
    姚夫人和他虽然相识?#34892;?#25103;剧化,但是这么多年以来,彼此心意相通,很快?#22836;?#29616;了自家夫君不是很高兴,也就收起了脸上的兴奋,改为在心底?#36947;幀?br />
    自古功高常震主,陛下虽然不吝封爵,让姚家可以永享富贵,但是却也收回了自己的大权。

    当初在南洋诸?#28023;?#23002;启圣管辖的区域不下于原本的整个华朝,光是皇宫他就打下过十几个,那种大权在握的快感,岂是这点宅子能够比拟的。

    当初姚启圣就有了这种预感,自己的权力太大了,陛下不会?#24066;?#36825;么一个庞大的势力存在于帝国的边疆。

    果然,没有用多久,陛下的诏书就下来了。

    姚启圣还真误会了皇帝,侯玄演倒也没有这个意思,在他看来海外诸国想要自立,也没有那个条件,他们还不具备自己的财政基础和健全的军工体系。

    满剌加水师那么无敌,但是失去了朝廷的支持,他们的火药、?#21476;凇?#25112;船都将毫无着落。

    说起来战绩最不显眼的登莱水师,才是侯玄演的王牌,他们有着最好的兵工厂和水师将官培训基地。

    而且姚一耀还不停地生产出新式武器,只是他们的位置决定?#35828;?#33713;水师不会有太多登场的机会。

    侯玄演之所以把姚启圣召回朝中,其实是另有?#20040;Α?br />
    圣心难测,姚启圣当然不知道这其中还有隐情,一心以为是自己的功劳太大,受到了陛下的?#24405;桑?#25152;以这些天才会郁郁不乐。

    今日是全家到达金陵的日子,姚启圣把众人接到院中,听着家人的惊叹和满足声,心中的几丝愤懑之情,也慢慢地淡化了。

    陛下还是仁厚的,对我姚启圣也算是有知遇之恩,而?#19968;?#33021;善终,夫?#26149;?#27714;。

    将来就这样颐养子孙,安享富贵,也未尝不是一件好?#38534;?#33258;古以来遭到?#24405;?#30340;大将,有几个能有这样的好下场,想到这里姚启圣终于解开了心结,和家人其乐融融,姚夫人见他恢复了正常,也是暗暗高兴不止。

    姚家的厨娘,在新厨房中,张罗了一桌子好菜,华灯初上一家人围着桌子,享受难得的团聚。姚启圣常年在外,极少着家,一时间心中?#34892;?#26262;暖的。

    这时候,外面的门子?#39056;?#36214;来,累的气喘吁吁,趴在门口的门上高声道:“老爷老爷,宫中来了一位公公,说是要老爷入宫面圣,陛下有请。”

    姚启圣霍地一下站起身来,阴沉着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姚夫人紧张地拽了拽他的衣袖。

    “给我更?#38534;!?br />
    ----

    ?#36758;?#22478;,东暖阁内,烛灯通明。

    姚启圣在宫人的带领下,来到门外,但听里面有嬉笑声传来。

    小李子在一?#32536;?#22768;道:“想是马姑娘在内,大人不妨?#32536;?#29255;刻。”

    姚启圣抱拳道:“但凭公公做主。”

    大概有半柱香的时间,姚启圣心中十分煎熬,这时候里面传来一声不?#22836;?#30340;声音:“姚启圣怎么还没来?朕从江宁到皇宫,也用不了这么长的时间。”

    小李子隔着门道:“回陛下,姚大人已经在门外等候多时了。”

    “快?#30431;?#36827;来。”

    姚启圣收拾了下身上的官服,迈步走进房中,只见陛下身边俏生生立着一位唇红齿白的少年,饶是他久镇南洋,也知道是女伴男装的马灵药。

    姚启圣不敢多看,跪地道:“微臣拜加陛下。”

    “平身吧,来人,赐座。”

    这一声赐座,大大出乎了姚启圣的预料。在他的想法里,今儿来有可能会倒霉的。

    侯玄演可不知道他的想法,笑着说道:“这些年你在南边,为朕和大华立下了汗马功?#20572;?#36825;些朕都记在心里。辛苦了这么久,本该让你歇一歇,家里人可都来了?”

    “谢陛下关?#24120;?#33251;的家眷已经到了金陵。”

    “那就好,金陵毕竟是本朝国都,什么事都方便一些。”

    姚启圣赶紧在此行礼,侯玄演摆了摆手,说道:“你久镇海外,不知道朝中的规矩,朕不?#19981;?#36825;些繁文缛节,尤其是私下在这东暖阁内,更不必动辄行礼,不然的话商议一件国事,平白就要多耗费不少时间。”

    “行了,朕这次叫你来,是有大事要安排你去做。”

    姚启圣眉间不自觉的一跳,难道陛下没有?#24405;?#25105;,是我想多了?

    姚启圣的心徒然紧张起来,音调?#34892;?#21464;高:“陛下尽管吩咐,微臣愿为陛下竭尽肱骨之力,在所不辞。”

    侯玄演笑道:“那倒不用,还是你的老本行,咱们大华的商人在东边发现一片新的大?#21073;?#19978;面已经被洋酋攻占。”

    姚启圣知道,所谓的洋酋是朝廷对西班牙的称呼,因为西班牙和大明的矛盾最深,所以这个国家十分倒霉地成为了?#25226;?#37195;”。其他的番人还好,都是叫西洋人或者白皮人。

    ?#21322;?#26412;无意插手,但是松江商会联名上书,直言华人商船在那边被洋酋攻击,这是赤裸裸地不把朕放在眼里。旧仇未报,新恨又来,朕不能做事洋酋如此猖狂,而我大华百姓遭受?#35828;?#27450;辱。朕决心派水师远征,由你来挂帅,如何?”

    姚启圣重新起身,重重地跪在地上,说道:“?#24613;?#19981;负陛下所托!”

    起身之后,姚启圣脸带凝重的神色,慢慢从东暖阁走出,走进?#27721;?#26009;峭的金陵的夜。

    侯玄演把?#20048;?#22823;陆的航海图交到商会手中,他们果然找到了?#20048;蓿?#24182;且在那里开始扎根。

    华商的到来,很快就引起了西班牙人、葡萄牙人的注意力,他们开发殖民?#20048;?#24050;经很长时间了,而且都和华朝有仇。

    尤其是西班牙人,他们的运银船在南海不知道被劫了多少艘,一看到华人商船的到来,顿时炸开了锅。

    华商也不是好惹的,他们当中混杂着很多的水师船只,这是松江水师一直以来的传?#24120;?#25343;着护航当训练,还可以赚取丰裕的酬金。

    双方在?#20048;?#27839;海交火数次,彼此间各有损伤,这件事刚刚传回国内,侯玄演看到之后就想着发动远征。

    现在华朝的战舰,基本上都是半蒸汽机船,就是一半的动力是帆,一般是蒸汽机。

    从这一点来说,华军水师已经具备了远征的能力,现在华军水师打西班牙、荷兰、葡萄牙,就跟一条腿的跛子打没腿的残疾一样。

    拿下?#20048;蓿?#23601;是?#21368;?#20102;西班牙?#25512;?#33796;牙的命脉,他们?#31080;?#23558;一蹶不振。到时候再远征西洋,届时运河肯定也已经挖通,侯玄演曾经说的在马德里建立总督府的日子,就不会太远了。

    姚启圣没有想?#21073;?#33258;己刚刚?#37117;?#23601;重新披挂,侯玄演也没有想到他入宫还有这么长的内心戏。

    给予了姚启圣调动登莱水师?#36864;?#27743;水师的权利,命令他尽快出发,?#20048;?#36941;地都是黄金,取得晚了就怕被西班?#21171;?#20986;来祸害了。

    西班牙?#25512;?#33796;牙,是最先开始大航海时代的,但是他们却把掠夺来的财富,用在了个人享受上。这种目光短浅的皇室,早晚都会覆败,侯玄演一直看他们不顺眼,因为这些鸟人在南洋尽干些?#31096;?#30340;?#38534;?br />
    尤其是西班牙,多次挑起南洋土著对于华人的骚扰?#25512;?#23475;甚至是屠杀。上一次夺了他们的吕宋,这次侯玄演也不打算网开一面。

    姚启圣走了之后,房中?#31181;皇?#19979;了侯玄演?#22303;?#33647;。

    穿着士子装的灵药显得?#34892;?#20462;长苗条,侯玄演轻轻一拽就顺势进了他的怀里。

    ?#21322;?#30475;这个姚启圣,今日怎么?#27490;?#30340;,不会是因为朕把他从南洋调回来的原因吧。”

    灵药双手搂住他的脖子,笑道:“可能是以为陛下对他有所猜疑,抱着?#32531;?#30340;心思入宫的吧,嘻嘻,在他们眼里陛下可是个翻脸无情的君王呢。”

    侯玄演苦笑一声,捏着她尖尖的下巴,问道:“你呢,你怎么看朕。”

    “陛下是个念旧的老好人。”

    要是让外人听到灵药的这番?#20848;郟兰?#20250;笑掉大牙,但是听在侯玄演的耳朵里,却有了知音的感觉。

    这才是真正懂自己的可心的人儿,?#26412;?#26696;侯玄演?#23500;憂毕?#33829;,杀了一万多人。

    刘中藻、路振飞劫狱案,江南谣言顿起,侯玄演又一次把?#27605;?#33829;这把利刃拔了出来。

    青龙山谷内,?#27605;?#33829;总部,又丢掉几千条尸体。

    后来吏治腐败,侯玄演又含泪杀了很多腐化的老部下。

    世人谁不说陛下心狠手毒,杀气之重,不下于前朝太祖高皇帝。

    但是侯玄演自己知道,他并不想杀人,尤其是华人。

    不管是哪个民族的华人,在他的眼中都是自己的同胞。

    侯玄演每一次杀人,都希望有机会可以补救,只有在希望完全破灭,?#26412;?#21040;了不杀不行的时候,他才会毫不犹豫地举起屠刀。

    这些年杀了这么多人,侯玄演也没有认为自己是个心狠的人,相反他还是觉得自?#27721;?#21892;良,尤其是心很软。

    天禧二年四月,姚启圣到达?#35828;?#24030;,在这里他见到了向往已久的姚一耀。

    自己的很多火器,都是从登州研制生产的,对此姚启圣十分了解。

    简单地挑了几战舰,配备上最新式的蒸汽机,还有船载火炮和弹药。

    第一批水师部队集结完毕,姚启圣一点也不慌,静待松江水师的到来。

    曾经何时,松江水师是华朝最?#30475;?#30340;水师,现在规模却稍微?#34892;?#36319;上不上了。

    主要就是因为松江水师能够参战的战役都太少了,好在这一?#20301;?#24093;陛下亲自下令,让这些即将出征的水师全军上下都欢呼了一阵。

    在?#20048;?#22823;?#21073;?#24050;经发现的港口就有不少,甚至西伯利亚的白令海峡,也成为了大华的水师抢滩登陆的渠道。

    大战一触即发,这一次争夺的重点,在于攻略?#20048;蓿?/div>
云南风采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