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战国野心家 > 第一百零二章 真诚的虚伪(上)
    民众既不反对又认为是善政,只是这善政里面也?#34892;?#22810;生意。

    就在适出访商丘之前,以商丘的一些大商人、公族们为主的一部分人,组建了一个商会,并且提出了一个论调。

    他们认为,不论是保持军队还是发展生产,都需要税收,而税收又是从民众身上收取的。

    这些大商人和旧公族的一部分人提出了一个“民不加赋国用足”的好办法,即将宋国的各处税收壁垒打破后,由他们商会出资购买?#24405;?#22788;乡县的售卖权,别家商人不得进入。

    售卖专营权的钱,就可以用作军费和一些生产建设所需,?#28909;?#23435;国东部的一些乡县的铁器、盐等由商会花钱获得专营许可,这一大笔钱就可以让政府少从农夫身上收取一些税费,两全其美。

    并且大力鼓吹泗上的印花税政策,认为进入宋国的铁器由商会购买后,再由商会印花销售,私自售卖则要惩罚,而商会的专营权要“公开公正”地价高者得之,但又必须在半个月内定下,并且一定要是宋国人因为这样才会“心怀宋民”不至于过于求利苛刻。

    如此一来,民众少缴纳了税,又有了铁器可用,中枢还有了钱可以用作民用生产,当真是岂?#24187;?#21705;。

    时代总是不断进步的,而进步有时候就是承受了无数苦难后的觉醒,民众此时对于贵族制度是反感的,隐约觉察到了商人的可恶但还没有总结出来专营权的可怕之处,这种论调很有市场。

    只是农家极为反对,因为农家本来就是反对商人的,而且他们在泗上学到的东西足以?#30431;?#20204;认识到这种行为的害民之处。

    是故农家表达了反对,并且认为如果不能够得到支持,那么在农家所要管辖的几个乡会正常缴纳军赋,绝对不会售卖专营权给外人。

    这是一个折衷的办法,农家认为商人会谋利,虽然看上去民众缴纳的国税少了,但实际上商人求利,不会出于好心,所以实际上最终钱还是农夫出的,甚至于比起正常的税可能更多。

    但是农家本身又支持“市贾不二价?#20445;?#25152;以农家希望也是垄断经营,因为他们相信自己的“良心”可以在不获利的情况下使得民众得利,就算是售卖也不会从民众身上剥利。

    可农家关于整个宋国统一定价的方案,又不可能被别家认可,再加上宋国一些改头?#24187;?#30340;旧势力的反对,使?#30431;?#22269;统一政策的方案不可能实施。

    折衷之下,农家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政策,但他们希望能够从墨家手里借贷一笔款子,从而垄断他们将要执政的几个乡的售卖,用良心来确保市贾不二价,来确保民众不会损失太多的利益。

    关于这其中的歪歪绕,适?#27604;?#26159;知晓的,实际上宋国那些大商人和改换身份的旧贵族们商量这件事的时候,适就知道。

    对于这件事,他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也拒绝发表任?#25105;?#35265;,因为宋国的革命很不彻底,将来有一天?#27604;?#26159;要毁掉专营权这些东西的,但这些东西最好是觉醒了的宋国民众自己来反对,如果真的不行,等到天下大定的时候还没有解决还没有觉醒,那么再由墨家来用暴力收拾。

    宋国现在只能算是一个“地区?#20445;?#31639;不上一个国,因为在经济上宋国已经基本上是泗上的从属,倾销地和原材料产地。

    短期看,民众得到了土地,降低了税赋,减少了贵族的私兵和整体上的军赋,民众的生活水平肯定是有所提升的。

    长期看,等到民众们逐渐开智,稍微加以引导,又有外力支持,那么自然会起身反对这些不合理的政策,但适希望这是民众自己争取自己?#30416;?#30340;。

    毕竟,宋属于天下,宋人是将来天下人的一部分,天下的觉醒和重塑需要的是天下人的觉醒,施舍来的东西总不会长久和珍惜。

    泗上处在生产者的位置,本身的利润已经够了,所以批发价和零售价之间,批发价和泗上的利益息息相关,?#28909;?#22823;商人和改头?#24187;?#30340;旧贵族想要攫取这些利益,他们便要做好将来承受反噬的代价。

    墨家不评论此事,那么这件事在墨家的官方解释中既可能是害天下的、也可能是利天下的,有一天需要评论的时候自然会给出一个定义。

    适甚至知道,戴琮的家族在其中也有极大的利益,并且希望利?#30431;?#36825;个询政院大尹的身份来获得足够的利益,?#27604;?#20182;自己不会亲自出面。

    一场闹剧式的变革,也必然带来闹剧式的结果。闹剧式的结果,正是墨家此时希望的宋国模样。

    至于剩下的几个声明,也都是和宋国“摇身一变”的旧贵族、大商人们的利益息息相关。

    开办银行,控制货币发?#23567;?#32479;一泗上和宋国的货币,这是墨家控制宋国的手段。

    开办银行的股本又不是墨家自己出,还有一部分要留给宋国的公族贵族,?#28909;?#26242;时不想直接?#25345;危?#24635;得养几条听话的?#32602;?#24182;且给他们点骨头吃。

    将来因为商人盘剥民众太过而出了事,那也和墨家无关,反倒是民众会“喜迎王师?#20445;?#25110;者自发革命。

    这一次宋国闹剧式的变革,总归有点进?#21073;?#25171;击了分封建制的贵族,旧的?#25345;?#38454;层完蛋了,新的矛盾还在萌芽和酝酿之中,为时尚早。

    顺带着使?#30431;?#22269;更多的人有生产资料可以买得起泗上的手工业?#32602;?#20026;泗上每年花费高昂的教育体?#20498;毕?#20102;力量。

    至于宋国这个乱七八糟的政治格局是否能够通过那些大商人和贵族残余们的法案,暂?#26412;?#26159;宋国自己的事了。通不过最好,证明宋国的民众已经足以掌控自己的命运,明白自己的利益所在,着眼九州诸?#27169;?#36825;是金钱利益不能衡量的;通过了也无所?#21073;?#23435;国土地变革的底线不变就可以让泗上攫取更多的财富养更多的士兵和识字人口,将?#21019;?#23558;过来解?#20154;?#20204;。

    适心里很清楚,自己所做的这一切仍旧冠以“墨子最器重的弟?#21448;?#19968;”的名声,只不过若是墨子复生,怕不是要被气的让十三剑诛而杀之。

    适?#38405;?#23376;学说的态度,其实也就是“抽象的肯定”、“具体的否定”。

    在整个抽象意义上的利民、?#38477;取?#23578;贤、兼爱等内容上,适天天讲日?#25112;病?br />
    但在整体具体的操作上,很多做法只怕都是墨子不太可能认可的,并且是背道而驰的。

    说完了这些关于宋国的事情后,适又鼓吹道:“天下人皆为天帝之?#23478;玻?#22825;下诸国皆为九州之土也。”

    “非攻、弭兵,乃我墨家数万之所愿。”

    “今日我来商丘,想到昔年的两次弭兵会,都在商丘城下解决。弭兵之后,中原百年无有战火,民众?#37096;?#23500;足,?#30340;?#20061;州执?#25671;!?br />
    商丘是当年晋楚争霸诸夏两次弭兵会盟约的缔结地,可以说来到商丘难免要想到这个问题。

    这些问题看似不是说给民众听的,而是借由这一次公开场合的话,传递给诸侯们听,因为似乎民众们并不能决定天下的?#25512;健?br />
    然而并非如此。

    “弭兵之事,我墨家自子墨子时,便一?#27605;?#35201;促进天下再度弭兵,非攻?#25512;健?#26132;年商丘一战后,欲弭魏楚之兵,奈何不成。”

    “昔年八百诸侯,如今天下所余者,不过楚、巴、蜀、魏、赵、韩、齐、秦、燕、郑、宋、卫区区数国,兵祸相连绵延,民众朝不保夕,使得人人仇视,难以兼爱。”

    “诸侯多有不义之暴君,但我今日仍?#19978;?#26395;各国能够弭兵、非攻、?#25512;健!?br />
    “和则利、战则损。”

    “泗上有铁器、棉布、璆琳、陶瓷……这都是可以使得民众的日子过得更好的,?#21830;?#22825;下诸侯皆为私利,征战不休。”

    “若不征战,九州之内取缔关税、变革法?#21462;?#25480;田于民、人才往来、贤者上位、货殖交通……那将是个什么样的美好天下?”

    适又不是白痴,?#27604;?#30693;道自己说的这些话就是屁话,根本不可能也不现实。

    但他偏偏要说。

    民众们?#19981;短?#20063;?#19981;断?#20449;墨家在为天下弭兵而努力,为解决天下民众最不?#19981;?#30340;战争而努力。

    适?#38405;?#23376;的一些学说的态度,是“抽象的肯定”和“具体的否定?#20445;?#38750;攻弭兵也是一样。

    在适加入墨家之前,墨?#21448;?#20854;半生之所求,就是希望普天之下,万国平等,构建新的国际法道德和国际法体系,使得大不侵小、强不凌弱,使得各国在国格上是平等的,构成一个?#24863;?#30340;诸夏体系。

    这?#27604;?#26159;在历史条件下符合?#31508;?#24213;层民众愿望的一个美好想法。

    而适“抽象肯定”之下,?#27604;?#25903;持非攻弭兵的?#25512;剑?#20294;在“具体否定”的做法上,认为解决弭兵问题的办法就是天下一?#24120;?#19981;但要打,还要打的惨烈快速,越快越惨烈的内战对于九州诸夏而言越有利,越拖越容易将来生隔?#25671;?br />
    所?#36234;?#26085;在民众面前,他依旧要大声疾呼“弭兵、?#25512;健?#38750;攻?#20445;?#22240;为他知道……他就算喊破嗓子,诸侯们也不会答应。

    那么,到底是谁“不义”而引发了战争?

    反正不是墨家,墨家的巨子可是在商丘大声疾呼,要天下弭兵,各国诸侯聚在一起建立一个礼崩?#21482;?#20043;下和周天子不同的国联,大家坐下来解决问题,取消关税建立九州的关税同盟,有什么问题不要靠战争解决,要靠国联开会解决……

    这显然是痴人说梦,并不现实。

    适不是痴人,所以这说?#20266;?#35828;的另有含义。
云南风采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