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大唐頌 > 第五百九十六章 絕境求生(上)
    “啟稟統領,高盧急報。”位于愛琴海岸邊的一座小城內,秦空剛剛空出點時間,正打算休息一下卻見到自己的一位副手匆匆走了進來遞給他一張寫滿了暗衛專用密碼的字條。

    “還真是一天都閑不下來啊,高盧人不會是想出什么對策了吧?皇上的這一手可是誰都沒想到的,我就不信這消息才剛剛傳到泰西他們就能立馬想出應對之策,反正我是沒想出來。”秦空搖了搖頭,將其譯出來之后詫異道“這高盧人還真是有辦法啊,這倒也是一條不錯的破局之道,只不過這條路我怎么看都是在利用我們大唐啊?”

    “高盧人打算和我大唐取得直接聯系,并且秘密使節現如今已經從那個叫什么巴黎的地方出發了,暗衛正在沿途跟蹤。”秦空隨口將消息告知身邊的副手道“這件事只怕已經超出了我的職責權限。你馬上派專人緊急將這條情報緊急送回西北行轅,然后加急轉送長安總部。”秦空的話讓副手大吃一驚,道“這該死的高盧人只怕這次用的又是陽謀,如果我們拒絕的話他們肯定會將這件事公之于眾,到時候不管我們態度如何他們都會借此讓大秦產生忌憚,人為我們在插手泰西事務,這樣一來大秦也會對我大唐警覺,而且搞不好大食人也會反應過來的。這樣一來豈不是攪亂了我們的大計?”副手的話讓秦空的臉色也漸漸變了,深吸一口氣道“既然高盧人想要和我們動手過招,那我們也不能閑著啊。你馬上去傳遞消息,然后召集泰西分部各部暗衛統領、龍組在西北負責人全部來這里,如果他們敢利用大唐,就不要怪我秦某人下殺手了。”秦空臉上的殺意讓副手情不自禁打了個寒顫急忙轉身匆匆去安排。

    泰西這邊驟然出現的變故暫時還傳不到大唐那邊去,但是身處最前線的秦空卻飛速做出了反應,而且秦空也很快做出了反制措施,開始將暗衛將平日里搜集到高盧前線的信息全部整理好,準備在必要的時候直接通報給大秦前線將領,與此同時龍組成員也開始秘密潛伏進入高盧地帶,按照秦空的想法如果高盧人真要打算將大唐重新拖進大秦和大食的視線之中,打算讓龍組直接下死手,將高盧目前的主政之人直接擊殺。雖然辦法簡單粗暴,但是卻是釜底抽薪,一下子斷掉高盧人的根子。

    “阿六,這里就交給你了,日常事務你也知道該如何處置。如果遇到突發情況讓各級暗衛情報一式兩份,一份直接傳給我,另外一份你轉手之后立即送往西征軍指揮部,由大帥代為處理,然后再呈送長安總部。”秦空交代暗衛和龍組成員立即開始出發進行緊急布置之后,自己也開始動身前往高盧。這個夾縫之中的高盧人總是有出人意料的舉動,這讓秦空隱隱然感覺到有一絲不安。此時大唐對于泰西的布置已經接近尾聲,各種后手也基本上都已經擺到了臺面之上,他可不想這條涉及到總參、玄影衛和西征軍前后歷時兩年多時間布置下的大局無端被區區高盧人給破壞掉了。不過秦空在臨走之時忽然來了興趣讓阿六派人去通知在拜占庭的耶律家負責人耶律齊,讓其按照自己的吩咐在拜占庭等地待命,準備以商人的名義會會這個所謂的高盧使節。按照目前高盧人的做法,所有使團成員全部混在了一個掛靠在威尼斯商行名下,組成了一個單獨的商隊前往大唐。

    秦空本來也只是臨時起意,畢竟耶律家本身在西北就常年和玄影衛來往密切,很多時候暗衛執行任務的時候也大多借用耶律家等大唐在西北經營貿易的商家名頭來掩護,而且耶律齊秦空本來就熟識,這等事情雖然機密,但是讓他來辦倒也不算失密。

    玄影衛在泰西的情報網在秦空的調動之下開始全力運轉,很快就在秦空搭乘商船抵達亞平寧半島的時候,這邊消息也在水陸并進之下飛速送往疏勒。在信鴿和迅鷹的連續不斷傳遞之下,于天啟十一年十二月初也就是大唐各地開始進入年底統籌然后上報來年計劃的時候,這個消息抵達了萬毅的案頭。

    “這個高盧人了不得啊,居然這么快就想到了破局之計,而且還居然禍水東引,此等遺禍江東之計居然出自蠻夷之手,我真想見見這到底是何人,居然有這等眼光和見識,當真是一點都不遜色我中土人士。”高斯繼放下情報嘆息一聲道“參謀長將這個情報交給暗衛讓其緊急送往長安。”

    “斯繼兄,這次只怕咱們真的面臨對手了。不過我倒是想看看這個高盧人如果被我們擋在大唐國境之外,是否真有膽子去宣揚他們和大唐結盟的消息?”萬毅倒是饒有興趣的看著劉璇帶著情報出帳而去,對著身邊沉吟不語的高斯繼笑道“他們此舉雖然能夠讓大秦和大食產生忌憚,但是無疑是自絕于天下,不管是大秦還是大食,對于這個敢越過他們將手伸到地中海東岸的高盧人都會痛下殺手的,而且為了避免我們真的會順水推舟,大秦一定會加快腳步去剿滅他們的。這一點甚至大秦和大食都會達成心照不宣的默契的。”萬毅很顯然是一眼看穿了這件事背后的所有門道,所以才會晃悠悠的說道“斯繼兄想出了什么的辦法沒有?”

    “如果真如大帥所言,那么高盧人除非真能找到一個能夠長久擋住大秦和大食絞殺的據點,否則的話只怕大食在這邊開挖運河,大秦那邊先出手滅了這個腹背之敵。”高斯繼點點頭道“不過高盧人此時能去的地方無非也就是西北的大島而已,難不成他們以為大秦海軍不會繞過伊比利亞半島去追殺?對于大秦海軍離開地中海只要大食人不是傻子就不會去阻攔他們。所以只怕高盧人在派出使節的同時已經開始搬家了。”

    “所以秦空那邊才會直接將情報轉了過來,并沒有附帶他們玄影衛的處置方案。”萬毅點點頭道“所以要想破解這種陽謀,只有一個辦法,在短期之內打破他們的節奏,或者說直接擊殺設謀之人。”萬毅笑道“暗衛那邊只怕已經在執行這個策略了。秦空將消息緊急傳回,就是讓我們必須以最快的速度決定好要不要接見高盧使節。對于他而言,高盧使節到不到大唐過境,他們的處置辦法其實都一樣,只不過要看看高盧人的反應而已。”

    “那大帥意下如何?”高斯繼點點頭,很顯然對于秦空也很了解,道“按照我的意思,既然處置辦法都一樣,那還不如接見。這樣至少也給高盧人留下一個生機,不至于被大秦徹底剿滅。”

    “斯繼兄馬上將我們西征軍指揮部的意見迅速送往長安大本營,給皇上和總參提供參照,然后詢問西北行轅副首相那邊準備用什么規格和方式接待這些高盧使節。長安那邊他們去不去已經沒有意義了,如果我估計不錯的話皇上會讓他們在西北行轅這邊談完之后直接送出去。”萬毅這邊和高斯繼開始撰寫西征軍指揮部的意見上呈長安大本營的時候,其實秦空那邊也已經秘密進入高盧境內。如今的高盧已經失去了在泰西大陸西海岸大部分土地,只有他們的本土高盧本土的那塊平原還處在他們的控制之中,往南直到地中海岸邊的大片土地基本上都被大秦海軍配合陸軍全部拿下。本身的戰略騰挪之地已經盡喪。此種危急之時,換做秦空也會做出想盡辦法找到盟友牽制這一左一右兩大帝國的夾擊。而且秦空這段時間也了解過泰西這邊的大致歷史,高盧在大秦帝國分裂退往東部之后,就一直占據著舊日大秦西部領土的大部分地區,而且勢力一直很強大,就算是西北海岸線附近的領土格局自立,卻一直都無法真正脫離高盧人的控制,所謂的法蘭克王國更是一直牢牢掌控著高盧本土,然后對四面八方保持著威壓。可以說如果不是大食人率先雄起,將分裂的帝國重新整合的行為刺激到了已經快到暮年的大秦帝國,讓其在困境之中再次爆發,重新收復了昔日丟失的領土和輝煌,高盧人建立的國家必然會逐漸收復整個泰西西部所有地區,成為雄踞整個泰西大陸的龐大勢力。只不過可惜啊,現如今的泰西因為大唐的出現徹底打亂了他們原本的進程,高盧人也失去了最后的機會。但是即算是如此,高盧人面對復雜局勢時表現出來的眼光和謀略還是讓秦空刮目相看,甚至可以說此等布局謀劃是一點都不遜色自己這些人,就算是換做秦空自己易地而處,也未必能有如此手段。

    “你們準備的所有高盧前線將領的資料和他們的布局防守情況都弄明白了嗎?”秦空抵達高盧腹地那個叫蘭斯的城市。秦空對于這種表面上號稱泰西大城但是和大唐內地的城市比起來可能只能算是一個小鎮的城市沒有絲毫的興趣,也沒有理會此時高盧人內部的矛盾,直接讓暗衛將所有的資料全部準備好之后開始讓龍組去布置暗殺高盧最高首領也就是此時的法蘭克王國國王路易,不過秦空只是讓龍組先行去布置,具體還要等待自己的命令。

    “統領,高盧這邊還有一個奇怪的事情發生,他們最近在大批量的用船只運輸物資和人口從西海岸朝英格蘭島而去,而且這件事他們也已經和那個維京人后裔諾曼底公國商議妥當,二者都在搬遷。”暗衛的一句話讓秦空頓時想明白了一切,笑道“我說呢,這高盧人居然有這么大的魄力敢絕境反擊,將大唐拖出來吸引兩大帝國的注意力,原來是真的已經在遷移百姓和物資前往英格蘭安家落戶啊。你馬上將這件事散布到大秦那邊去,不光長安那邊如何決定,這種事情大秦知道了對于我們來說都是一件好事。”

    秦空的反擊自然是現在大秦那邊掀起波瀾,但是此時路易領導的法蘭克王國的確是已經到了危急存亡的關頭,在大秦優勢的兵力面前,不論是王國直屬軍隊還是由西北各大城邦公國組成的聯軍都沒辦法持久消耗。而且在大唐買來的火炮這種攻城武器面前,就算是他們已經勉力在各處城池修建了大量的防御工事,都被對方一一轟破,然后步步往前推進。自己手下的騎士軍團和重甲軍團在對方的優勢武器面前根本就沒辦法抵擋。騎士精神在這種武器面前已經越來越無法發揮其威力所在。這一切讓這位歷史上開創了路易王朝的法蘭克統治者感到了一絲絕望的窒息。東西兩面同時被兩大帝國盯上,猶如一道絞索一般套在自己和自己的王國頭頂,伴隨著大秦軍隊一點一點往巴黎各地推進,他甚至已經看不到王國的前路究竟在何方。自己之前辛辛苦苦花費了諸多錢財和人力謀劃的十字軍東征居然被人不聲不響的直接給破了,大秦不動不說,大食人居然也硬生生的停住了腳步,指望著宗教圣城劇變吸引兩大帝國提前開戰并且避開高盧本土的辦法居然失效了。現如今自己也只能將主意打到那個遙遠但是卻時時刻刻影響著泰西局勢的大唐帝國。那個傳說中滿是黃金絲綢瓷器的天朝上國此時此刻成了路易心頭最后的指望。

    “大唐帝國?天朝上國?”路易在自己巴黎簡易的皇宮中獨自沉吟不語,這些隨著商人帶回來的新詞讓他隱隱然覺得自己這一次是賭對了。但是他沒有料到的是,那個他心心念念指望著能夠在他的謀劃當中起到關鍵作用的大唐帝國此時此刻已經派遣了最精銳的力量來到了他的眼皮子底下,而且直接當他當做了自己的擊殺目標。他更不知道的是,他為自己的王國謀劃的最后一條退路已經被對方識破,而且此時此刻正派人前往大秦境內進行宣傳,借此來反制自己之前的計謀。要知道為了這條最后的退路他可是和昔日的敵人維京人還有和高盧人漸行漸遠的表兄弟安格魯薩克森在英格蘭島上的親族費時半年才達成的協議。這其中還是自己放棄了不少權力加上如今泰西大局的壓制才達成的協議。

    。
云南风采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