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水滸任俠 > 1334章 拋去功利算計,只痛快的廝殺一回!
    按說如果蕭唐派麾下軍將回應王煥等人的搦戰,的確也是遂了高俅的心意。在兩軍對持之際先教敵方掌握了先機,或許高俅那邊趁著陣前斗將之際,也會另有詭計。只從功利的角度來說,自也不必回應敵方單挑放對的要求。

    可是去他媽的功利算計,高俅打算勒令王煥等自己的舊識至陣前斗將,卻也是正合了蕭唐的心意,兩軍殺伐之中刀劍無眼,未必盡能保全八節度的性命。可是如今兩軍陣前捉對廝殺,己方同樣是猛將如云,倒更合適先制住王煥等自己實不愿傷害的軍將,再與高俅調遣兵馬,才算真拼個生死輸贏。

    可是這八名早就打出了名號的節度使,就現在的情況而言無論情愿與否,也都要竭力死戰,要在廝殺中勝過他們且盡可能生擒活拿住,自己這邊派出應戰的頭領,也必須盡是論個人武勇當世少有的猛將。

    “許貫忠、朱武、燕青等兄弟于中軍壓陣,指揮麾下部曲注意高俅老賊那邊其他兵馬的動向,莫要教那廝們趁機作歹。至于這個局,咱們接下了!”

    蕭唐擲地有聲的說罷,隨即又道“梅展梅前輩即日遮莫也將走水路抵達水泊梁山,在此之前,既然與王煥等宿將在此不得已為戰,也不能再教他們任由高俅老賊擺布。可是陣前廝殺,也須以先保全自己的性命為重,切莫因勉強而一時不慎”

    軍中眾將聽了,大致也明白了自家哥哥的意思,林沖最先踱馬而出,對蕭唐說道“聽聞王煥王節度槍法端的高強,累建大功,名揚天下,我愿與他放對,覷定時機,再按哥哥吩咐行事。”

    蕭唐卻搖了搖頭,他并未打算教林沖與他在原著中斗了七八十合兀自不分勝敗的王煥交鋒,而說道“不,兄長雖然槍法奢遮,可是我曾蒙王煥前輩點撥槍技奧妙,亦曾切磋過多次,他這個十節度中聲望最高的人物,便由我親自前去會他。而今番既然是要盡可能拿住這些軍中宿將,徐京徐前輩槍棒身手也甚是了得,兄長可去與他放對。”

    林沖抱拳領命過后,蕭唐旋即又道“還有項元鎮項節度不但武藝精熟,同樣控弦之術也甚是了得,而花榮兄弟的弓箭手段不輸于世間良將,弓箭發處,事不容情,恐有傷損,期間花榮兄弟有余力拿捏得住分寸,自當由你前去會他;而韓存保韓前輩論馬上戟法于世間也罕逢敵手,恐怕需要盧俊義兄長出戰斗將,方能勝過他一籌”

    待盧俊義與花榮齊聲領命過后,卻是史文恭也站出身來,他拿時思量著保全他們性命,能生擒活拿住最好,這也正合了我眼角余光乜了那邊在陣前等候的王煥一番,又說道“既然盧俊義出馬,以我的本事,如何不該爭得一陣放對的機會?久聞這十節度的名頭,多與朝廷建功,只是當初無他的敵手,以此只顯得他們豪杰本事。憑我這一身的本領,只把那十節度看做已過時的人了,又何足懼哉?廝殺心愿,否則又怎能顯出我的本事來?”

    史文恭雖然與王煥等人之間沒甚交情,可是他性矜倨傲,打算出陣放對顯他名聲,想來也會全力以赴,蕭唐略作沉吟,遂還是頷首說道“既恁的,就勞煩史文恭兄弟去與王文德王節度交手,也按我吩咐行事,切勿有違。而大郎向來習武勤勉,這些時日身手又精進了許多,便有你出陣去與李從吉李節度鏖斗,聽聞那李節度舊識在綠林中打踅時,義氣端的深重,也教江湖中人敬服,大郎手底也注意留些分寸,能制住他最好,當然不必以性命相博。”

    史進雖然對于自己一身本事也甚是自信,可是如今諸多武藝奢遮的猛將先后來投,自己雖然堪堪也算得上是群山寨中論武勇名列前茅的驍將,可是就算石寶、孫安等善于馬戰放對的狠人也都不在此處,自家哥哥委派其他軍將出陣也不算稀奇,可是如今史進聽蕭唐仍是點了自己的名頭,以重任相托,登時大喜過望,也立刻抱拳朗聲道“得令!小弟也自當把細小心些,不負哥哥囑咐!”

    “叫陣的八節度里面,既然有我楊家將門的族兄在內,說不得這一陣也須灑家前去會他。”

    旋即卻是楊志主動請命出陣,旋即又道“既然并非必要以性命相博,我與楊溫族兄彼此卻各自為主,好歹在戰陣之上,也須給他一個交代,畢竟我與族兄祖上先人世代為宋廷效死盡忠,我卻遭奸邪算計,隨哥哥另謀大業此時若不出面,實難心安,是以還望哥哥應允!”

    楊志既然如此說,蕭唐大概也能理解他的心思,便也對楊志勉勵了幾句。如今大致定下了與王煥等八位節度使放對斗將的人選,卻還差一個獨行虎張開沒有選定出戰的人手,似秦明、索超等性急好戰的驍將,還有卞祥等在諸山寨中也算得上一流好手的人物當然也都是摩拳擦掌,爭先請命。

    只不過蕭唐也考慮到似卞祥、秦明、索超等人使大斧大棍廝殺的猛將手段以剛猛為主,一旦廝殺起來難以把握分寸火候,倘若是與武藝相差甚多的敵將搏殺,固然有余地輕易制住對方,可是張開馬上使他那條槍神出鬼沒,端的厲害,也絕非是能為卞祥與秦明等人輕易制服的軍將。

    還有關勝、呼延灼以及翟氏兄弟等猛將,卻也要出自于雖然肯在山寨中安身,必會追隨自己在國難之日效死奮戰,可是與同為行伍同僚廝殺難免心存顧慮的考量,如今或是各自戎衛軍寨,或是暫時藏匿聲息安頓在寨中。石寶、龐萬春等論刀法箭術雖然是一流好手,卻繼續把守著江南兩處綠林大寨,孫安、唐斌、山士奇等猛將亦率部戎衛二龍山寨,想必蕭嘉穗兄弟那邊得知高俅率部調頭,于此處曠野與己方兵馬決戰,也必會有所動彈蕭唐正思付時,卻忽然又聽有人說道“哥哥遮莫是忘了,小弟與那張開可還有一筆舊賬未曾算得清楚”

    當蕭唐覷見血刀子竺敬出來請戰時,他眉頭不禁緊蹙,當年自己作為王煥、張開帳下先鋒征討河北張迪,攻陷永年城時竺敬舊日曾于牟山結義的兄弟里面,吳成與史定二人都是被張開所殺。竺敬雖感念蕭唐恩義愿歸順投拜,可是當時就曾對張開言明但得時機,則必要殺他,而為自己兩個結義兄長報讎。雖然后來只得隱忍下來,可是如今彼此雙方的立場仍是似是當年那般,是造反的綠林強寇與朝廷行伍官將雙方的對立,蕭唐心想竺敬卻不是正要趁著這個機會而仍打算取張開性命?

    覷見蕭唐面色之后,竺敬卻緩緩的搖了搖頭,說道“那張開說的倒也不錯,既然做成了對頭,戰事兇險,彼此戰爭上撞見了多半只能拼個你死我活。吳成、史定兩位兄長的確是技不如人,為張開所殺,我心中雖仍是怨他,可這些年思量下來,也知是因各為其主,兩軍殺伐彼此傷損性命實乃常事,只以江湖仇殺的手段處之,哥哥又如何再招募得肯歸順我等共做大事的能人入伙?

    我既愿將自己這條性命托付于哥哥,也絕不會誤了恁所思量的大事,可是這一戰,也必須由我親自出馬去會會那張開,好歹也要給九泉之下舊時結義的兩位哥哥一個交代。”

    。
云南风采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