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神醫高手在都市 > 第3540章:再去看林歆婷
    這小子故意來轉一圈就走了?

    “今晚還回去嗎?”廖老看向葉晨問道。

    他知道葉晨在上海的大小姐可不少,一會肯定是不知道去找哪位美女了?

    “廖老,還不知道,回去的概率很低。”

    “你小子。”

    廖老笑了笑卻是沒有再說什么,因為他知道葉家人丁稀薄,現在葉晨又有能力又年輕,根本就不用顧忌那些。

    雖然廖老是廖冰雪的爺爺,按理說,他應該是站在廖冰雪這個孫女角度思考,但是,廖老知道,葉晨和其他普通人根本不同。

    葉晨從廖老辦公室出來,上到車上,先開車往林歆婷住的小區過去。

    葉晨知道林歆婷很快就要生孩子了。

    所以,現在來到小區那里,把車停在下面,往三樓過去。

    在來到門口敲門,很快,葉晨發現正是趙冬花開的門。

    “葉晨,你來了。”

    看到是好女婿的時候,趙冬花立刻很熱情請葉晨進去。

    雖然平常葉晨很少過來,但是,在金錢物質這方面來說,林長福夫婦知道葉晨給了很多,讓林歆婷根本就不用擔心。

    其實,對于普通人來說,最大的保障就是金錢。

    只有足夠的金錢,在衣食住行方面才不用擔心。

    如果葉晨是一個收入很少的普通人,在林歆婷又懷孕的情況下,還很少過來,這林長福夫婦可能早就把葉晨趕走了。

    這人之常情,葉晨倒是很清楚,所以,在時間上不能很好陪著林歆婷,只能用金錢來補償。

    “林叔。”

    葉晨和林長福打招呼。

    這小子什么時候才改口喊他爸爸啊?

    林長福想道。

    他發現認識葉晨都好幾年,現在葉晨和林歆婷也有孩子了,葉晨居然都不改口。

    葉晨沒有改口,林長福夫婦也不好意思說。

    葉晨知道林歆婷在房間里面休息,現在和林長福在那聊了一會,葉晨再往林歆婷的房間過去。

    推主人房的房門,葉晨聞到一股林歆婷的味道,還有那股孕婦的味道。

    一般情況下,一個人天天洗澡,又沒有用什么化妝品的情況下,身上是沒有什么異味的,除了狐臭這些外。

    而林歆婷本身是有一種很特殊的味道,現在又是孕婦,散發出來的味道似乎更是不同。

    林歆婷坨住一個大肚子坐在床上看書。

    因為不是雙胞胎,看起來還好,如果是雙胞胎,很可能都動不了。

    看到是葉晨,林歆婷就想起來的時候,葉晨急忙過去,輕輕地從身后攬住林歆婷。

    “有去胎檢嗎?”

    “可能就下周要生,醫生給了一個大概時間。”

    最近這段時間,葉晨都不在上海,而林歆婷雖然是孕婦,她也不能自己給自己檢查,她只是大概感覺到自己的情況。

    現在葉晨給她檢查脈象,主要是檢查林歆婷和胎兒的身體情況。

    至于什么時候生產?

    根據這時間的推測,正常的情況,應該就是這個月,不過,這時間可能會有幾天的差距。

    “這個月,我還要時間陪著你。”

    葉晨說道。

    還有半個月就開學了。

    當然,即使到時開學,林歆婷生孩子這幾天,葉晨肯定是在這陪著的。

    “葉晨,你當年直接就通過懸絲診脈,那你現在可不可以看得出我們的孩子是男的還是女的?”

    “男女都一樣,說實話,我更喜歡女孩子。”

    “我也是。”

    林歆婷說道。

    不過,林長福夫婦則是不同了,兩人還是帶著殘留的封建思想,覺得還是生男孩更重要。

    因為林長福夫婦覺得,如果林歆婷第一胎生的是男孩,那么葉晨肯定會更愛林歆婷,而且,第二胎生男生女都一樣。

    但是,如果林歆婷第一胎生的是女孩子,那么二老覺得第二胎肯定要生男孩,甚至一直要生到男孩子為主。

    這夫婦倆的封建思想,林歆婷知道,葉晨倒是不清楚。

    “其實,我爸媽當年很希望生男孩的,沒想到生了我,因為計劃生育,又是在林場,他們根本不敢再生,如果生了就會被取消的林場的福利這些。”

    “原來是這樣。”

    到了林長福夫婦這個年紀,二老想再生,自然是不可能了,現在只是想著盡快抱外孫,反正葉晨肯定是把孩子交給他們撫養的,到時當成親孫子一樣撫養,也就是姓氏可能不一樣而已。

    “那生了這個以后還想生嗎?”

    “我想要兩個孩子,當然,一個男孩一個女孩最好。”

    對林歆婷來說,可能接受上海這邊的文化更多,覺得生男女都一樣,而且,上海這邊的女人地位一般都要比男人的地位高出許多。

    甚至,許多普通男性,因為這邊房價太高,家境又不是很好,導致非常不好娶老婆。

    葉晨和林歆婷在里面聊了一段時間,聽到門口外的敲門聲,葉晨就知道是趙冬花,趙冬花肯定是怕兩人亂來。

    上一次,葉晨過來,還讓葉晨睡地板。

    “阿姨,什么事嗎?”

    葉晨問道。

    “沒事,沒事,我去買菜了。”

    趙冬花說道。

    林歆婷覺得母親過得擔心,她和葉晨都是醫生,怎么可能敢亂來呢?而且,她都忍了那么長時間,也不在乎這半個月的時間。

    趙冬花看了兩人一眼離開后,葉晨看得出林歆婷有些乏困,其實,還是因為胎兒的影響。

    葉晨讓林歆婷休息后,從房間出來,關上門后,出去和林長福聊天。

    林長福一個林場的老人,雖然早已退休了,但是,林場的情況,還是很清楚,他現在和葉晨說起以前在林場采松子,撿蘑菇的事。

    林長福突然想起上一次和葉晨說起他堂弟一家想來上海發展的事。

    其實,現在東北基本上都空了,年輕一輩,以及退休的老人都往南發展,許多都到了海南島那邊了。

    “林叔,你說你堂弟一家要來上海發展?他們來了嗎?”

    這都過去很長時間了。

    “我上一次把你的想法和他們說了,他們是想過來投靠的,但是,又不知道做什么,后來就沒有動身了。”

    至于林歆婷那個堂弟,葉晨還記得很清楚。

    “歆婷那個堂弟怎么樣?”

    “不喜歡讀書,一直還是在搞什么直播,他父母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賺錢?”
云南风采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