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穿越到自己的小说中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
    “刀不错?这刀确实不错,这还是当初你亲手交到我手里的!”

    “说到底,也就是因为有这把刀的存在,我才能走到今天,也才会有这个底气在这场拍卖会的尾声向你寻求答案。”

    “你帮了我太多,从南郡边陲到如今的这场拍卖会。可以说,这期间所发生的事情里几乎都有你的影子!就连你不在的时候,我?#19981;?#33707;名其妙的生出你就在旁边的感觉,原本我以为这是我的错觉,可直到这场拍卖会开始前我才明白,原来这一?#23567;?#21621;呵,我真是太天真。”

    “大荒刀,这真的是一把好刀,?#28909;?#36825;一切都是从我伸手接下这柄大荒刀的时候开始的,那么,现在就让我用这把大荒刀来给这一切都做个了结!”

    “未来……?#28909;?#36825;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摊开,那就让我自己做个选择,我不要活在别人的影子里,我要做自己!”

    “或许,因为我没有你的全知全能,未来注定会变得无比坎坷,但此刻我要证明的是,我能!”

    ?#21834;?br />
    拍卖台上,随?#25293;?#23376;里的思绪流转,隐藏在刘狂眼底最深处的那簇火焰也逐渐变得越发明亮起来。

    而后,刘狂手中原本倾斜向地的大荒刀抬了起来,赤红的火焰瞬间自刀柄处席卷攀?#21073;?#24456;快大荒刀便变成了一柄熊熊燃烧的?#24050;?#24040;刃,恐怖的气息也在这瞬间自他体内爆发开来。

    “我问的是,在你身上为什么会有我万宝楼第五副楼主?#35835;?#36784;的气息!”刘狂的声音低沉而又压抑,任谁都能感觉出其中蕴含着极?#20219;?#38505;的味道。

    整个会场一片死寂。

    看台上,不少修士的?#25104;行?#21457;白。虽说如今刘狂与刘攀两人身处的位置是在数十名修士空间之力所封锁住的拍卖台上,但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人就会明白,空间之力的封锁对这两个人而言几乎是无用的摆设,因为只要这两人愿意,轻轻松松的就能离开这个区域,而这也就意味着……

    或许,整个会场里?#25104;?#26368;难看的要数此刻还包围?#25490;?#21334;台的那数十名黑袍人了。然而因为有黑袍遮掩的缘故,看不到他们的?#25104;?#26159;不知道他们此刻为什么还维持着空间之力没有离去。

    可能,在这些黑袍人意识里,这新出现的黑袍人可能是他们自己人,所以他?#20999;?#35201;继续维持。亦或者他们很多人都已经懵了,根本不知道是该撤退还是该怎样,所以才一直保持着。

    此刻,陈一清真的是头大,对于雷圣的要求,他自然是不敢不从,然而他却很清楚的知道他要面对的是一个天行者。

    虽然从修为气息上感觉这天行者并不是很?#30475;螅?#20294;其周身所散发的阴冷邪恶气息却是真的不怎么美妙。更何况雷圣之前也说了,?#30431;?#19981;要真的妄想可以留下这位天行者。

    现在想想也确实是这样,毕竟对方是天行者,是流于传说之中的那种人物。若真那么容易就被人给抓住了,那历史上怎么可能会记载所有天行者最终都破虚成神了?至少也该有一两个意外才是……

    这……要怎么办?陈一清不着痕迹的抬眼四扫,最终神情一怔,想到了什么,又转眼打量了一番身边?#20999;?#20854;他极?#24405;易?#30340;人,而后便开始传音交流……

    拍卖台上,看着对面刘狂一副“火气冲天”的模样,刘攀是忍不住在心底叹了口气,而后阴冷邪恶的笑声再次响了起来“桀桀桀桀……?#35835;汲剑?#20160;么?#35835;汲剑?#25105;可不认识。不过,若是你说的是一个浑身套着黑衣服的?#19968;錚?#37027;我就知道了。因为就在一刻?#21448;?#21069;,我刚送他去跟一个?#23567;?#23567;七’的?#19968;?#22242;聚去了,桀桀,就连骨头渣子都没留下……”

    “轰!”

    微光一闪,一道数丈长的火焰刀芒轰然落在了拍卖会场一侧的墙壁上,整个会场为之剧震。砂石尘埃漫天,有好几个倒霉鬼从掉落的碎石废墟中爬了出来,满脸惊骇,看了一眼拍卖台,而后便头也不回的向?#25490;?#21334;场出口处冲了过去,显然,他们不准备再继续待下去了。

    此刻,整个会场都骚动了起来。因为刘狂的这次出手实在太过凌厉。与之比较,之?#26696;?#20854;他?#20999;?#40657;袍人交手所施展的手段就真的?#34892;?#22826;过平淡无奇。至少,若是刚才那道刀芒落在了之前?#20999;?#40657;袍的人身上,恐怕没有哪个黑袍人还有站起来的可能,甚至直接殒命都有可能。

    而此刻的会场在承受了刘狂劈出的这道刀芒之后已经摇摇欲坠,密密麻麻的蛛网裂缝遍布了大半个拍卖会场。若不是有?#24605;?#38453;法在强行支撑着,恐怕早就已经整个坍塌,沦为废墟了。

    拍卖台上,刘狂身影是出现在了刘攀所处的位置之前,手中的大荒刀还呈现?#25490;?#20986;的状态,只是此刻的刘攀已不在原地,而是堪堪侧身避开了这一刀,站在了刘狂一侧。

    抖了抖自己身上的衣衫,又是拉了拉自己的?#36941;埽?#38452;冷渗人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嘿,之前还没发现,你这刀不错,这火也不错啊!?#19978;В?#25105;依旧用不上,要是将它强行收起来,那还得费大力气才行,实在得不偿失……”

    “哼,你要这么想要,那就送你,不用你费劲!”刘狂阴沉的声音响起,随后,似一眨眼,以刘狂为中心其周身数十丈的空间瞬间化为火海。

    灼热的气息?#33268;?#36196;红的火光瞬间照亮了整个会场,原本其他修士丢上空中用于照明的?#20999;?#21457;光球体顿时黯然失色。

    这一刻,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即便刘狂也不例外。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虚无天炎乃是纯真至阳至刚的火焰,传言更是能破除一切阴邪,如刘攀这样的人,恐怕最害怕遇见的就是这些。

    然而很快,所有人都呆住了。因为刘攀依?#28903;?#22312;原地,对于虚无天炎的灼烧根本不闪不避,似乎完全没感觉……

    这怎么可能?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偏偏这情况就明明白白的出现在了眼前!

    拍卖会后台,雷圣此刻也是瞪大了双眼,然而很快他就想到了什么,仔细观察了刘攀一番之后,眼中有了释然,不过更多的却是羡慕。

    至于刘狂,虽是满脸震惊,但却没人知道在他面孔下藏着一张“果然如此”的?#22330;?br />
    对于刘攀身上有哪些东西,刘狂虽然不完全清楚,却?#19981;?#26159;知道些什么。当然,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林晓跟他讲过的?#20999;?br />
    虽说一开始刘狂也不敢肯定刘攀所拥有的就是传说中的水之精粹一元重水,然而对于刘攀这种人,凡事怎么想都不为过。即便有一天刘攀突然说他已经炼制出?#22235;?#22815;破虚成神的丹药,刘狂也不会露出太多的惊讶之色,甚?#20102;?#21487;能还会觉得那理所当然……

    火海中,刘攀是略微皱了皱?#36857;?#34429;说他已经用一元重水包裹着身体将自己跟虚无天炎整个隔离开来,然而身处这满是虚无天炎的纯正气息中还是?#30431;?#24863;觉很是不舒服。

    伸手,刘攀用袖子扇了?#35753;?#21069;的火焰,而后那道阴邪至极的声音再次从他口中传了出来“桀桀桀桀……这火是好火,只?#19978;В?#19981;好控制,若是一个不小心还可能引火烧身,我还是不要了。而且,这温度也太高了,我不?#19981;丁?br />
    刘攀话语落下的瞬间,自其周身一股极端的阴邪之气猛地爆发,原本灼灼燃烧的虚无天炎就如同遇见克星一般迅速熄灭。而更为可怕的是,刘攀所爆发出的这股阴邪之气并没有如刘狂的虚无天炎一般?#33618;?#25968;十股混乱的空间之力尽数压缩在其周身数十丈的小范围里,而是席卷了整个拍卖台!

    冰冷,阴邪,这股让人毛?#20542;?#28982;的气息就这样冲?#25293;?#25968;十个维?#21482;?#20081;空间区域的黑袍人冲了过去。

    “哐当!”

    这是长刀落地的声音,在拍卖台边缘,其中?#24187;?#40657;袍人在直面感受到刘攀所散发出那股阴邪之气后忽的一声惊叫,而后猛地抽身,在离开拍卖台后便一个瞬移直奔会场出口而去。

    而随着这名黑袍人的动作,其他黑袍人也是相继骚动起来,然而很快会场出口处的一声巨响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轰!”

    剧烈的?#19981;?#22768;,之前冲向会场出口处的黑袍男子不知为何摔了回来,轰然砸在拍卖会场的青石地面上,其帽子脱落,露出脸庞。

    这显然是一张经过易容后的脸,然而此刻却没有所少人在意这名男子的真实身份,因为所有人都看到这名男子嘴角?#39318;?#40092;血,在会场出口处,那原本用于人员进出的通道竟然不知何时被人给封住了!

    霎时,无数道神识与精神力扫向了拍卖会后台,那里有用于拍卖会员工进出的两条专用通道,然而很快,整个会场都陷入了一片哗然之中,因为这两条通道竟不知何时也被人给封了!

    所有的进出通道都没了,而这也就意味着,在场所有人都被困在了这座支撑着整个会场的?#24605;?#22823;阵之?#23567;?br />
    。
云南风采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