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魔禁之万物冻结 > 正文 第2398章 叙旧(二合一)
    “汝可识得此阵?”

    这是又抽什么风了?

    仓桥京子嘴角微微一抽,想了想还是没有揭穿这位白井法师,而是顺从地看向白井法师的脚下。

    烈焰凝聚成丝,如游龙般于冰雪的地面上游走,不断刻画着奇特的符号,符号之间互相呼应,眨眼之间,一个巨大的阵法即将成型,在阵法接近完成之时,一股股热意朝着周围扩散,寒天狂舞制造出来的冰之领域竟是在这股热意的扩散中逐渐消融!

    “这是?”

    谏山黄泉?#34892;?#19981;敢相信,冰昙天制造的冰之领域这么容易就?#40644;?#35299;了?

    “小心,对方很不简单。”

    仓桥京子已经开始思索是否要动用樱吹雪了,眼前这位白井法师,似乎仅凭谏山黄泉和土宫神?#33267;?#25226;灵刀搞不定,她甚至开始怀疑,这场试炼是否连她的实力也考虑在内了。

    就在仓桥京子犹豫之时,白井法师手中刀刃对着她们轻轻一?#27185;?#21475;中念出了阵法之名:“八荒玄火法阵!”

    话音落下的刹那,一声龙吟骤然响起!

    远古的气息伴随着龙吟声于这神域之中回荡,那渗入灵魂的炽热令所有人都不由得呼吸加重。

    又一条龙。

    非是星脉之龙,也非是湖水之龙。

    这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条烈焰之龙。

    烈焰之龙硕大的身躯盘踞在白井法师身旁,身上火焰如烈日般炽烈,原本弥漫小半个山峰的冰之领域,此刻已然变成一汪水泽,片刻之后连水泽也不存在了,皆被这烈焰之龙身上的高温蒸发成气。

    “去吧,八荒火龙。”

    伴随着白井法师一声命令,盘踞着的火龙骤然升?#30504;?#20196;万物化为荒芜的高温令原本于空中鏖战的土御门夏目和弥勒法师双方不得不退避数十米。

    仰头看着天空中的烈焰之龙,土御门春虎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这?#19968;錚?#35201;怎么解决?”

    “解决不了······”

    土御门夏目?#34892;?#32477;望地摇了摇头:“这条龙,给我的感觉比我们之前遇到的芦屋道满还要恐怖,虽然可能是因为当初芦屋道满没有尽全力,但···这也绝不是我们可?#36234;?#20915;的敌人。”

    土御门春虎沉默了片刻,而后眼中陡然流?#20923;?#19968;丝凶狠!

    “那可未必!如果是在其他地?#21073;?#25110;许我们没有半点生存下来的可能,但是这里就不一定了!夏目,送我去山下!”

    土御门夏目一愣,双眸惊讶地看着土御门春虎,而后明白了土御门春虎的意思,当即驾驭着北斗朝着山底飞去,同时心中微微?#34892;?#33510;涩。

    想想土御门春虎刚来阴阳塾的时候,那时土御门春虎是什么都不懂,很多地方都要她?#21019;?#19978;学期期末考试,土御门春虎甚至都差点没及格。

    现在呢?

    面对前所未有的强敌,土御门春虎展示出了对阴阳术更强的领悟力,也展现了无论面对什么敌人也不放弃的坚强意志,虽然很久之前她就希望土御门春虎能?#35805;?#22905;分担振兴土御门家的重担,可这种自己被边缘化的感觉,着实是?#34892;?#19981;好受。

    另一边,面对升空而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携摧枯拉朽之势落下的烈焰之龙,仓桥京子已然开始调动灵力覆盖全身,准备全力出手,而就在这时,身后土御门夏?#30475;?#30528;土御门春虎朝着山底飞去。

    仓桥京子不认为两人这是逃跑,那么显然这是他们有了应对这烈焰之龙的办法,仔细想想,仓桥京子便琢磨出了土御门春虎两?#35828;?#25171;算。

    当即,仓桥京子收回了覆盖全身的灵力。

    土御门春虎两?#35828;?#26041;法成功可能性很大,?#28909;?#22914;?#35828;?#35805;,她也就没有必要在这里暴露实力了,?#36824;?#35201;想完成土御门春虎的设想,也没那么容易,根据她的推算,这件?#34385;?#36824;需要谏山黄泉的帮助。

    “黄泉!”

    仓桥京子快步上去,来?#33410;?#23665;黄泉的身后,在谏山黄泉身边耳语数句。

    “怎么样,可以做到吗?”

    “没有试过,?#36824;?#21487;以试试!”

    “那就试一试!我们的时间可不多了!”

    天空中,烈焰之龙蓄的势越来越多,扩散开来的威压让空气都沉重了几分,仓桥京子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行动?#34892;?#19981;便了,再这么下去,还不等这烈焰之龙落下,她们就会失去行动能力,然后坐在原地?#20154;饋?br />
    谏山黄泉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嗯了一声后带着土宫神乐往后退去,?#25512;?#20182;人汇合。

    阿刀冬儿见其他人都闪了,眼前的寒冰巨兽也因为升腾的高温失去了行动能力,他留下来战斗也没什么意义,便跟着撤离了。

    一时间,讨伐神久夜的小队成?#26412;?#26159;全部撤离了山峰。

    “白井法师,有必要这样吗?”

    降落之后,来到白井法师身边的弥勒法师仰头看着天?#30504;?#24494;微摇着头:?#20843;?#20204;只?#36824;?#26159;一?#27721;?#23376;啊。”

    白井法师撇头一看,只见弥勒法师虽然一?#21271;?#22825;悯?#35828;?#27169;样,实际上一双手在?#27721;?#36523;上来回游荡。

    或许是察觉到白井法师的注?#27185;?#21407;先并不反抗的?#27721;?#19968;个抬手扇在了弥勒法师的脸上,在弥勒法师脸上留下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30333;?#20351;只是幻影,你们也依旧是老样子。”

    见状,白井法师嘴角微微一扬,和弥勒法师还有?#27721;?#25171;了一声招呼,而后回应弥勒法师之前的问题。

    “我可是严格控制了威力的,这玩意也就是看着吓人而已,还没有触及到规则的边?#30340;兀?#20182;们是要去挑战神久夜的,如果连这一关都过不了,那还不如就此止步。”

    “神久夜···我记得那?#19968;?#26159;被藤原小·姐烧成灰烬了吧?”

    弥勒法师找了个地方坐下,把禅杖放到一旁后,摸着下巴询?#39318;?#30333;井法师,白井法师轻轻摇着头,解释道:“没有,妹红没烧干净,神久夜一直寄宿在山中湖湖底的【龙颈之玉】里苟延残喘,然后嘛,我就帮了个忙,把神久夜复活了。”

    “复活?”

    弥勒法师和?#27721;?#37117;是微微一愣,而后弥勒法师苦笑了一声:?#20843;?#20197;,白井法师你又在?#34987;?#20123;什么吗。”

    “我确实是有?#34987;?#19968;些东西,?#36824;?#21644;复活神久夜这件?#34385;?#27809;有关系就是了。”

    白井法师摊着手,说道:“你们之前也看到了,那?#27721;?#23376;很有天赋,并且打算挑?#25581;?#33618;御灵?#38382;?#23384;活至今的芦屋道满。为了增加胜率,所以我这才复活神久夜,给他们?#22303;抖土丁!?br />
    “等等···芦屋道满?话说现在是什么时候,芦屋道满还活着?”

    “嗯,他还活着,至于现在的话···用你们的?#29616;?#26469;说,应该是五百年后吧。”

    “五百年后吗···”

    弥勒法师若有所思地点?#35828;?#22836;。

    ?#21387;?#30333;井法师不凝聚犬夜叉和戈薇的幻影,原来现在就是戈薇生活的年代。

    话说回来,用神久夜来为这些人对战芦屋道满铺路,难道芦屋道满比神久夜还强吗?

    “那倒不是,芦屋道满还不是真正的规则级,和以神明之身执掌生命之镜与天之羽衣的神久夜还是?#34892;?#24046;距的,?#36824;?#25105;从一开始就不指望他们能够击败神久夜,只是?#30431;?#20204;来感受一下神久夜这种级别的威能而已,解决神久夜的另有其人。”

    白井法师为了这些?#35828;?#25104;长如此精心安排,让弥勒法师眉头一挑,一开始他还?#34892;?#29369;豫,?#36824;?#24456;快弥勒法师就想到自己?#36824;?#26159;一个幻影,根本没必要担忧这担忧那,于是他便直接开口询问:“白井法师···这些人,不会就是这个时代的犬夜叉和戈薇吧?”

    白井法师没有回应,但那副流露在面庞上的淡淡微笑已然告诉弥勒法师他所想知道的答案。

    弥勒法师叹了口气,知道这种?#34385;?#20107;关重大,白井法师肯定是不会说的,于是也就不再追问了,转头看了一眼聚集在山脚下的众人,弥勒法师捏了捏下巴。

    “刚刚我和?#27721;?#20284;乎也被认出来了?也就是说,星宿寺到现在还存在吗?能不能和我说说我在历史中是个什么样的?”

    白井法师笑了一声:“弥?#30504;?#20320;们已经死了,灵魂进入地府,经过审判之后进入轮回,此刻都不知道转生成谁了,就算知道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或许吧,那么白井法师你把我和?#27721;?#20957;聚出来的意义何在呢?仅是?#22303;?#37027;些孩子的话,你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做到吧?”

    弥勒法师的话语可以说是直切要害,白井法师顿时给说得哑口无言。

    是了,弥勒法师和?#27721;?#37117;已经死了,他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思,将这两位凝聚出来呢?

    讪笑一声,白井月也找了块比较干净的石头坐下:“好吧,我就说说吧。唔,先从哪里开始说起呢?要说土御门夜光的话,那还是从当年那场战斗说起吧。”

    “哦?哪一场?”

    “当然是你们都参与?#35828;模?#37027;场京都大战了。”

    当然,白井法师并没有将所有隐秘和盘托出,只是将安?#37117;?#21644;土御门家的决裂,以及土御门夜光为了复仇无数次转世,并成功在上一世做好了准?#35206;?#23454;施反抗这两件?#34385;?#21578;知弥勒法师。

    “至此,阴阳厅和超灾对策?#20063;?#31435;,成为保护人类的最重要机构,而你建立的星宿寺,则成为了最大的非官?#33050;?#20859;除妖人员的机构。”

    “那还真是不错呢。”

    弥勒法师脸上带着些许欣慰。

    他为了从妖?#20013;八?#25163;中保护人类,奋战一生,虽然因为白井法师执行的那个计划,令精锐妖怪的数?#32943;?#20943;很多,但奈何人心如魔,妖邪不止,杀不胜杀。

    晚年时,他感觉一个人力有穷时,于是便利用自己多年积攒下来的家底,和?#27721;?#19968;同建立了星宿寺,将自己所有除妖的经验传下,希望能够培养出更多?#21028;?#30340;除妖人员,以保护人类世界。

    现今,得知自己建立的星宿寺成为了日·本除了官方外最大的除妖人员培养机构,弥勒法师真的感觉很欣慰,人生无憾。

    “?#19978;В?#37027;一战之后,我就没和你们再见过面了,唔,我现在的状态,能维持多久?”

    明白弥勒法师想法的白井法师叹了口气:“想见犬夜叉和戈薇吗?”

    弥勒法师保持着微笑,意思算是很明显了,然而白井法师并不能答应这个请求。

    “犬夜叉他们在过去可并没有见到未来的你。况?#25671;ぁぁ?#23601;算没有这一层顾虑,见面真的好吗?”

    弥勒法师的笑容最终还是没有维持住,他看着天?#30504;?#30524;中满是惆怅:“是啊,犬夜叉和戈薇在历史之中,是没有见过身为幻影的我的。我这样子,见面也没什么可说的,?#36824;?#26159;?#30431;?#20204;?#30342;?#28902;恼。”

    沉默片刻,弥勒法师转头看向白井法师:“白井···能告诉我吗,你这次计划,对人类来说,是好是?#25285;俊?br />
    ?#30333;?#28982;···是好的。”

    过程中或许会死很多人,但长远来看,没有了超凡之力掣肘的人类将会在科技的道路上越行越远,而后尽早地脱离地面的桎梏,前往宇宙。

    所以,白井法师可以很确定地说出这句话。

    闻言,弥勒法师释然了,而后拿起禅?#26085;?#20102;起来。

    “行了,叙旧就到此为止吧,说到底,我不是我,你不是你,能有这么一番对话我已经很满意了。”

    白井法师或许是白井月,但弥勒法师不是弥勒。

    这场借助神力凝聚出来的幻影间的对话,终?#24656;?#23646;于幻影之间,这是已然亡故的弥勒和还在世间搅风搅雨的白井月,二人永远也弥补不?#35828;?#36951;憾。

    白井法师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也不再强求,点?#35828;?#22836;后,看向远方。

    “是啊,该到此为止了,他们也应该等急了吧。那么,正戏开始吧。”

    白井法师抬起手,遥指土御门春虎?#28909;?#25152;在的位置,蓄势的烈焰之龙扬天长啸一声,而后携带倾天之势朝着土御门春虎?#28909;似?#21435;!

    感受着那让人心生无力的威压,土御门春虎禅杖重重往地面一锤。

    “我们开始吧!”
云南风采时时彩
四川时时彩走势图开奖 极速快乐十分是啥意思 急速赛车手在线看 极速快乐十分稳赢计划 刀客14场胜负彩 3d最大值彩经网 欧洲奥地利秒速时时彩 六合彩大全 浙江快乐彩一定牛彩票 香港六合彩一波中特 3d开机号近50期 广西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号 广西快乐十分中奖规则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