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司令,以权谋妻 > 章节目录 418,关系很好,下月结婚
    三天后,蔚鸯接到都雷送来的信,司小北的确失踪了,银萝和他一起消失不见,具体去了哪里,查不?#21073;?#37117;?#23383;?#25214;到一封银萝留给长?#31995;?#20449;。

    信的内容是这样的:

    “大长老,请原谅银萝的以下?#24178;希?#21487;银萝已别无选择。

    “自小,银萝?#19981;?#21496;少,可银萝地位卑微,无缘接近。后来,您将银萝收为入室弟子,栽培银萝成为您的衣钵弟子,银萝惊喜交加,无以为报。

    “直到成年,银萝才知?#26469;?#38271;老待我之好,皆是因为前族长斩断了银萝和司少的姻缘。

    “司少眼里无银萝,司少视郦?#36865;?#20026;唯一珍宝,银萝无以为争,长怀戚戚。

    “这一次,司少遇险,属族中大劫,银萝不本该庆幸,可本性使然,银萝心下欢喜,老天垂怜,容银萝为余生而争。

    “今日,银萝带司少离岛,实属不该,可银萝心意已决:司少不醒,银萝不归,望大长老莫念,银萝自会好生照看司少。司少若长眠,银萝必守一生孤老司少若醒来,银萝定来负荆请罪,求长老玉成银萝和司少百年之好。”

    字字句句,尽透真情。

    这是一个为司小北痴?#32536;目?#24604;女子。

    蔚鸯看着心幽幽一?#33606;?#30495;不能怪她一意孤行,实在是他们家小乖“抢”了她的男人,现在,她只是想把自己的男人?#19968;?#26469;而已。

    她想了又想,对都雷说道:“不需要大范围搜查了,留个小纵队继续,其他人拉回来。能不能找到小司,一切顺其自然。”

    只是小?#38405;?#36793;有点难交待。

    她想了又想,最后只告诉她:小司被送去国外治病了,等治好?#21496;?#20250;回来。

    这个答案,让小乖闷闷不乐了好些天,直到祁识来了,有了祁识的相伴,小乖脸上才转阴为晴,渐渐又有了笑容。

    又一个周一,忙碌了一上午,临近中午时,蔚鸯给总统办公室送资料,慕戎徵不在,警卫说:“出去吃饭了”

    有点小遗憾,本来想约他一起吃午餐的,最近,他们已经很久没一起吃饭了,总是各忙各的,只有晚上时候才有机会说上一会儿话。上周他去南江军中巡视,顺道看望裴渊,在那边过了周日,晚上回来很晚,直接睡在了总统府。

    也就是说,他们又有好几天没见面了。

    今天又扑了个空,没办法,她只能折回,另外约了人去国宴?#34892;?#21507;饭。

    待进了大厅,不经意间,她看到了张副官,在低低地叮嘱大厨,随即进了一间包厢。

    她跟了过去,门口并没有守着警卫,也就是说,今天这中餐,不是官方的行程,只是慕戎徵的私人用餐,所以,他低调地不带侍卫队,只带一个近身副官当然,他一?#26412;醯闷?#33258;己?#35851;?#20107;,没有人能轻易?#35828;?#20102;他。

    想了想,她推门而入,看到慕戎徵正和一个漂亮女孩在浅笑款款的说话,?#26216;?#19978;没了在总统府内的严厉冷淡,显外格外温情?#25512;?br />
    这?#30452;?#24773;,她本以为是她专享的,真是想不到会有别的女人可以得到他如?#35828;?#21402;待。

    “郦郦小姐您怎么来了?”

    张副官发现了她,说话都结巴了。

    临窗而坐的两个人,听到说话声,一起转过了头。

    “小鸯?”慕戎徵惊讶,站了起来。

    “?#39277;?#21018;刚看到张副官,不知道你有客人。”

    蔚鸯瞄了一眼那女的,长相清秀,年?#25237;?#21313;来头,肯定比她小,看上去很青涩,透着满满的学生气,很清纯。

    “我才不是客人呢!”

    那小姑娘突然站起走过来,毫不?#25512;?#23601;勾住了慕戎徵的胳膊,笑得明媚如春,充满胶原蛋白的?#26216;咨下?#30528;一对可爱的小酒窝,歪着头,甜甜地看着他说:“先生一直没和郦小姐说过我们的事吧”

    慕戎徵瞄了一眼那只挽着他的葱白胳膊,“没”

    “哎?#21073;?#20808;生真是的,你明明说过要和郦小姐说的,要把我们的关系公之与众的,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

    小姑娘娇娇地嗔怪,那撒娇的模样还真是勾魂。

    慕戎徵眨眨眼,慢慢地剥掉了小姑娘的手,说:“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说就耽搁下来了”

    “现在这个机会合不合适?”小姑娘又缠住了他的手,“快说快说,今天,我一定要表明身份”

    小三?

    她和慕戎徵两个人之间终于出现小三了?

    眼前这个画面似乎在阐述这样一个事实。

    “蔚鸯,她是”

    “不好意思,?#20197;?#20102;人在外头,打扰你们用餐了,慢用”

    淡一笑,蔚鸯不等他介绍,调头离开。

    是的,她竟不敢听他接下去要说的话。

    如果他说:这是我现在的女朋友,那她该怎么自处?

    那就太狼狈了!

    这一刻,她竟有点害怕,怕她与慕戎徵最终还是敌不过岁月当一个男人站在人生的巅峰,他有什么是得不到的?怎么会为了一个?#19981;?#19981;顺着他喜好的女人,长期陷入热恋?当感情的根基被摧毁,他们?#25512;?#36890;的?#20449;?#27809;什么不同,厌烦?#21496;?#24863;情,就会生出异心,就会寻找更让人舒服的那个人,会进入另一段感情

    大概,这就是她长久以来不敢进入婚姻的原因吧怕有始无?#30504;?#26368;后?#35828;?#26368;重的还是女人,所以,她宁可这么僵着,哪?#36335;?#25163;了,也只是分手了,而不是离婚。

    走进电梯时,她神情是?#31168;?#30340;,没留心电梯内的其他人,直?#25509;?#20154;拍自己:“郦小姐?”

    她转头,定睛一看,竟是那个政治部部长千金,正用一双无比骄傲的美眸盯着自己,这个人叫什么来了?胡雪樱?

    “你是?”

    “胡雪樱,国政治部翻译官。”

    “有事?”

    蔚鸯冷淡地应着,现在特别讨厌看到这些和慕戎徵有?#29992;?#20851;系的女人很讨厌,?#27973;7浅?#35752;厌。

    “能和你谈谈吧!”

    “抱歉,我已经?#24615;跡?#22914;果胡翻译管有事,请提前和我的助理预约。”

    “我只想和你说一句话:不管裴先生和你是什么关系,我都不会放弃的。虽然你看上去的确很不错,但是我一点也不输于你。重要的是,我对裴先生一心一意,不像你”

    胡雪樱瞄了她一眼,似乎很嫌弃,却没有把话说完。

    “?#20197;?#20040;了?”

    蔚鸯忍不住问。

    “你和裴先生分开的这八年,一直和一个叫司小北的男人?#29992;?#19981;清,还和代沣?#22402;创?#25645;,之前,裴南绅前总统还给你办了什么选夫宴,虽然最后这件事不了了之了。可见你对裴先生?#27426;?#23569;真心。我会?#38376;?#20808;生看到我的”

    还真是自以为。

    蔚鸯淡一笑,“行啊,那祝你好运。”

    和这种人还真是无话可说。

    到了三楼,蔚鸯优雅地走了出去,心里那团火,却是越来越大,中?#32479;缘?#37027;真是太不是滋味了,?#24576;?#20004;口,直接就回了。

    一个下午,蔚鸯一直不在?#32431;觶?#33041;子里全是那女孩子缠着蔚鸯的模样,心里烦得不得了。

    临近下班时,助理过来对她说:?#26696;?#37096;长,楼下有一个?#20449;?#20803;宸的人说?#31995;?#20320;”

    柳瀚笙回国了?

    之前,她听说这小子出国留学去了。

    眼见得也到点下班了,蔚鸯就把手?#31995;?#20107;给整理了一下,直接下了楼,在大门口果真见到了玉树临风的柳瀚笙,不对,现在,他已经更名为裴元宸了,身边还跟了另一个男人,看清那人长相时,她不觉顿了一下步子,竟是厉柏川前世她第二任名义?#31995;?#19976;夫。

    “蔚鸯”

    柳瀚笙挥着?#20013;?#30528;走近,温温润润一如当年,所不同的是,现在的他比起当初多了一些男子气概。

    “好久不见。”

    他直直地盯着她,一身绛紫色职业装,将她衬托得干练而曼妙,女性的柔媚,副部长的强势气场,杂糅在一起,形成了她迷?#35828;?#27668;质。

    “是啊,好久不见。什么时候回家的?”

    蔚鸯温笑着问。

    “三天前。”

    “现在在哪就职?”

    “空军基地。”

    ?#24052;?#22909;挺好。怎么样,去见过你四哥没有?”

    “还没,他在开会,我就来了这里。对了,给你介绍一下”柳瀚笙冲他的朋友招了招手,“这是我的好朋友厉柏川。”

    “你好。”厉柏川笑了笑,伸出手:“厉柏川,郦南绅前总统是我的资助人。我和瀚笙在日本?#31995;?#30340;。最近一年,一直听到关于郦小姐的消息,今天居然?#34892;?#33021;见?#21073;?#22826;让我高兴了”

    蔚鸯和他握了握手,心下明白了,前世那场政变,柳瀚笙是发起人,厉柏川是郦南绅派来的间谍。嗯,当前?#23601;?#20107;就此重新洗牌,所有?#35828;?#21629;令都发生了?#35851;洹?br />
    这一刻,她挺高?#35828;模?#22240;为这些人不会再和慕戎徵为敌了。

    唉,虽然一直在气慕戎徵?#25512;?#20182;女人有?#29992;粒?#21487;内心,她还是特别在乎她的。

    找了一处咖啡馆,柳瀚笙和蔚鸯坐下来聊天,互道别后情况。

    关于柳瀚笙,她隐约?#24189;?#25102;徵那边知道一些,在读军校,对空中飞行很?#34892;?#36259;。其他不怎么清楚。她也没必要去了解一个自己不?#34892;?#36259;的人。今天和他聊了?#27169;?#22987;知他在研究新型战斗机,且他是这个领域的天才。

    “蔚鸯,有件事也许很冒昧,但我还是想问”

    聊了一会儿,柳瀚笙迟疑着问了一句。

    “什么?你说。”蔚鸯应声。

    柳瀚笙搓了搓?#20013;模?#20320;和裴御洲现在是什么情况?”

    蔚鸯不觉一笑,“什么意思?”

    这人不叫四哥,居然直呼其名。

    “最近传言纷?#31069;?#35828;你和他闹得很不愉快,有一个叫胡雪樱的女人公开向他表白你们迟迟不结婚,是因为关系恶化了我想?#38405;?#35828;的是:如果裴御洲真把你抛弃了,还有我”

    这话说得那么认真,不像是在玩笑,蔚鸯听得有点傻眼,“前男?#36873;?#22806;加小叔子,这是在向她表白,想和她重头再来?

    她眨巴眨巴眼,有点无语,正要回答,有人喊她:“哟,郦小姐还真是?#19968;?#26421;朵啊”

    是个女?#35828;?#22768;音,有点眼熟,回头一看,是梅若珊身穿限量版洋装,这个女?#35828;?#25171;扮,永远是最时髦的,简?#26412;?#26159;时尚界的弄潮儿。

    “梅若珊,这么巧?”

    “不巧,我是看到你和裴五少来了这边?#30446;?#21857;厅,跟着进来的。”

    蔚鸯敢和柳瀚笙来这里,是因为民众一直不知道她长什么样。

    是的,她从没将自己公开在国人视线里,那会带来很多麻烦。就像慕戎徵现在这样,无论走到哪里都能被认出来,以至于身边必须带警卫,这很让人讨厌,所以慕戎徵在媒体方面,严令禁?#21246;?#25773;家?#35828;?#21508;种信息,只希望家人可以像普通人一样?#39556;?#30340;生活。

    和蔚鸯不同的是,梅若珊是个公开的公众人物,经常上报?#21073;?#32780;她始终保持神秘,之前媒体上虽然有她?#35851;?#23548;,但基本上是不配照片,偶尔有,可能也就一个背部轮廓

    梅若珊是很吸睛的,她这么一喊,咖啡馆里头其他?#21496;?#20391;过来观望了其中还混了一个记者。记者是最?#34892;?#38395;嗅觉的,?#20302;?#22320;就挪动了一下位置,默不作声,坐在那里?#37027;?#22320;聆听了起来。

    “郦苳暖,如果你心里没有和总统先生继续下去的意思的话,那就?#36855;?#20998;了,你不知道我一直在等他吗?八年了,你说回来就回来,回来之后却一直拖着,如果你想报复,也请光明磊落一点。总统先生不缺人尊重,也不缺人爱。一会儿和这个男人我行我素,一会儿和另一个男人亲亲我我,现在又和你能不能表现得负责?#34074;悖?#21035;给总统先生抹黑行不?#23567;?br />
    她抱着胸,姿态很高,就像慕戎徵是她家的,所以,她看不惯她的所作所为,所以,今天正好?#30333;?#22904;成双?#26412;?#19981;得不一吐为快了。

    唉!

    今天这是怎么了?

    怎么尽遇一些晦气事。

    “梅小姐,你这是以什么立场在说什么?”

    蔚鸯冷着声音?#27425;省?br />
    “我这是在替总统先生抱打不平。不要以为你给他生了个女儿就觉得了不起,是女人谁不会生?如果你不好好珍惜,那就请让出来,别耽误了总统先生的终身大事。”

    这个女人现在怎么变得这么蛮不讲理了?#21073;?br />
    蔚鸯?#34507;?#21676;了一下牙齿,有点被气到了。

    这时,一直隐藏在边?#31995;?#35760;者突?#24576;?#19978;来,先是拍了一个照片,然后无?#28909;?#20999;地询问起来:

    “你好,郦小姐,我是东原晚报的记者,请问,您和总统先生的关系当真濒临?#25169;?#20102;吗?如果你们分手,孩子会归谁所有?听说你们曾经很相爱,可东原和南江和解后,你们一直没有公开婚期,请问,你们的关系恶化的原因是什么?能说明一下吗?国民一直很关注你们的消息。因为在国人眼里,总统和总统夫人和睦是一个国家的大幸”

    一个复一个?#20365;猓实?#34074;鸯火大极了,眼睛里差点喷出火来,可最后,她只微微一笑,极其简单干脆地撂下这么一句:“我和总统先生关系很好,下个月准备结婚这是唯一的真相。”
云南风采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