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品至尊 > 章节目录 0984 萧诺的为难
    当然,也不排除是有人在杀人灭口,想要彻底断绝崔红芳这条线,但那已经都不重要了,丁宁已经得到了他想知道的东西,虽然深深的同情崔红芳,但斧头帮已经覆灭,王千夜也已经死了,人死如灯灭,那就让一切恩怨尘归?#23601;?#24402;土,彻底的结束吧!

    朱无暇这小妞还真是个干情报的料,连这些陈年秘辛都能够调查出来,的确是个人才!

    丁宁在心里?#24213;?#22016;咕着,为朱无暇的表现点了个赞!

    崔红芳的调查告一段落,现在最让丁宁?#34892;?#36259;的就是王千秋和张玉斌到底是什么关系?

    由于时间紧迫,前两天朱无暇调查出的信息没有什?#21019;?#29992;,资料显示张玉斌是个孤儿,身世成谜,发迹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由于他长袖善舞,眼光独?#21073;?#20026;人仗义,出手大?#21073;?#36824;擅于交际,和宁海历任领导都相处的颇为愉快,短短三十多年就?#36164;?#36215;家,一跃成为了宁海首富。

    ?#36164;?#36215;家吗?丁宁对此嗤之以鼻,如果说之前丁宁对张玉斌还有几分?#24352;?#30340;话,但在看到他和王千秋关?#24471;?#20999;的那张老照片后,他敢肯定,张玉斌的发家,绝对少不了斧头帮的背后支持。

    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斧头帮这些年虽然行事低调了很多,但暗中做的坏事也是罄竹难书,张玉斌到底在其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他和王千秋到底又是什么关系?

    巧妇难为无?#23383;?#28810;,朱无暇也曾一度觉得很难?#39029;?#30495;相,可在丁宁把蜂鸟小黄交给她后,峰回路转,事情的真?#22016;?#20110;取得了?#40644;?#24615;的进展。

    萧诺目不转睛?#30446;?#30528;屏幕上,张玉斌的私人书房里那张极为慈祥的脸此刻变的狰狞扭曲,怒声斥责着张世国是个废物,竟然那么不小心让马斌被警方抓住了,带给富华国际很恶劣的影响,命令他在不能暴露自己的前提下,立刻想办法擦干净屁股,抹去所有的线索,必须立刻想办法干掉马斌,?#30431;?#27704;远的闭嘴!

    萧诺怎么都想不到这个被万人称道的大慈善家竟然是一个坏事做尽的?#26412;?#23376;,不但私下贩卖毒品,还包娼庇赌,暗中走私军火。

    或许张玉斌没有想到自己严密布防的书房里会被人监控,被骂的狗血喷头的张世国离开后,张玉斌疲倦的揉了揉人太阳穴,打开了书架后的一个密码暗门进入了其中,只是暗门安装有最顶端的感应报警系统,小黄没有敢跟进去。

    丁宁意识到暗门中或许藏着张玉斌最大的秘密,所以昨晚他悄然潜入其中,打开暗门后进入?#35828;?#19979;室,?#30431;?#20026;之诧异的是,张玉斌的地下藏宝室和王千秋的藏宝?#20063;还?#26159;布局还是造型竟然极为相?#30130;?#21482;是里面没有堆积如山的军火和黄金,?#35805;?#25918;着各式各样的古董?#22303;?#20010;保?#23637;瘢?#34920;面上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

    丁宁搜查半天都一无所获,最终发动绝对触感,才在?#24187;?#19981;起眼的墙壁上?#39029;?#20005;丝合缝几乎毫无破绽的暗门。

    打开暗门后,丁宁?#31508;?#30475;着里面的东西,下巴都惊的差点掉下来,地面堆积如山的黄金珠宝和?#19978;涑上?#30340;现金,金灿灿的差点没晃花了他的眼,比王千秋收藏的金砖多了至少两?#19969;?br />
    可最?#30431;?#38663;惊的不是这些黄金,而是嵌入式的墙壁上供奉的一排灵位。

    最上面一排供奉的是一个单独的灵位,上面写着先祖王?#26469;?#20043;灵位!

    丁宁浑身一震,觉得自己似乎发觉了一个了不得的大秘密,王?#26469;?#36825;个有点土气的名字早已经被很多人所遗忘,但在百年前的宁海却是威名赫赫,因为他就是斧头帮的创始人。

    接下来几排供奉的灵位全都是王姓之人,有的丁宁知道,有的不知道,但他知道的那几个名字,无一不是斧头帮的历代先祖。

    ?#25925;?#31532;二?#35834;?#19968;个灵位很新,上面写着兄长王千夜之灵位,让丁宁验证了自己的猜测,张玉斌不姓张,他应该是王千夜的亲弟弟,否则怎么会在密室里供奉王家的先祖。

    这算是未雨绸缪吗?看来,随着神州政府对黑社会团伙的打击力度越来越强,王家早就料到斧头帮有覆灭的那一天,所以在张玉斌很小的时候,就?#30431;?#25913;名换姓和斧头帮彻底的脱离关系,进入商界打拼。

    斧头帮早就被政府盯上不敢有什?#21019;?#21160;作,所以他们玩了一手漂亮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兄弟两一个混黑道,一个混白道,斧头帮暗中帮张玉斌铲除异?#28023;?#24182;私底下做着各种上不得台面的违法生意。

    张玉斌负责帮他们洗钱,把斧头帮的黑色收入变的合法化,同时以爱国商人的名义?#21019;?#20570;慈善,争取抬高自己的社会地位来捞取政治资本,结交权贵,?#22016;?#20986;一张错综复杂的?#30475;?#20154;脉关系网来充当保 护 伞,兄弟两?#24187;?#19968;暗配合的还真是天衣无缝啊!

    丁宁猜测,斧头帮的覆灭让张玉斌彻底坐不住了,以前斧头帮私底下的一些见不得光的生意也不得不接过来,?#35834;?#33268;张世国不得不让自己的亲信马斌出马,?#35834;?#33268;被抓了个现?#23567;?br />
    最后丁宁?#29992;?#23460;保险箱里找到的账本,也证实了他的想法,张玉斌发家的过程充满了血腥和骸骨,别看他表面上和斧头帮没有任何联系,实际上斧头帮一直在暗中扮演着为他铲除商业对手的角色。

    萧诺看着丁宁拿出的账目顿时犯了愁,现在证据确凿,张玉斌表面上看起来是个正当商人,实际上背地里却干着黑商勾结,洗钱、贩?#23613;?#21253;娼庇赌甚至是贩卖军火的非法勾当。

    包括王千夜?#25237;?#22269;战斧搭上关系,也是张玉斌从中牵的线,根据手中掌握的证据,足够让张玉斌枪毙一百回了。

    可问题是,第一,这些证据的来源不好说啊,总不能说丁宁?#20302;?#28508;入张玉斌家搜集的吧?这不符合办案程序?#22351;?#20108;,一旦张玉斌倒了,在富华国际工作的几万名员工都将要面临失业的困境,这些人的未来该怎么办?第三,张玉斌作为神州的著名企?#23548;遙?#36825;么多年来已经?#22016;?#20986;了一个巨大的关系网,甚至还和一些已经调至中枢工作的官员之间有着人情往来,或者说是钱权交易,一旦警方认真查办,那压力恐怕就连杜市长,呃,不,现在应该称之为杜总督了,都未必能扛得住。

    宁海正处于多事之秋,之前的特大交通事故虽然已经证实了另有幕后黑手,但对杜总督还是造成了一定的不?#21152;?#21709;,特别是前段时间宁海又是枪战又是爆炸案的,目前包括中枢局到市领导的一致意见都是要求宁海保持和谐稳定的局面。

    若在此时爆出张玉斌的黑材料,牵涉出一些大人物不说,还很有可能会造成数万员工失业,一旦再被?#34892;?#20154;利用,闹出恶性的群体?#24405;?#26460;总督的好日子也算是过到头了,就算有乔家当后台也未必能保得住他。

    看着萧诺为难的样子,丁宁?#24187;?#25152;以“怎么了?现在证据确凿,这个案子应该能顺利结案了吧?”

    “哪有这么简单啊,政治,可是很复杂的东西!”

    萧诺苦笑着摇头,满脸无奈的把其中的利弊分析给丁宁听。

    丁宁的眉头越皱越紧,他确?#24471;?#24819;那么多,但对萧诺的态?#28982;?#26159;感到?#34892;?#22833;望,深深?#30446;?#30528;她道“诺诺,你变了,你是个人民警察,顾虑那么多干什么,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破案,张玉斌披着伪善的面具做尽了坏事,这样的人难道不应该将其绳之于法吗?至于杜总督能不能抗住压力,仕?#20928;?#19981;会因此而终结,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我不是觉?#30431;?#21644;你关系不错吗?再说,杜总督是个好官?#20445;?#26159;个肯为人民群众办实事的好领?#36857;?#22914;果因为此事而导致他仕途中断,我觉得太?#19978;?#20102;。”

    萧诺愁眉不展的道?#26696;?#20309;况,你取证的手段本身就是违法的,你让我怎么解释这些证据的来源?”

    “取证的手段是违法的不错,但那也要看是不是找到了犯罪证据,只要犯罪证据是真实的,谁还在乎取证的过程是怎么样的呢?你就?#31508;?#19968;个小?#24471;?#36827;了张玉斌的密室,在发现账目后良心发现,把犯罪证据交给了警?#21073;?#24590;么说还不是由着你,还有,?#28909;?#20320;都说杜总督是个好官了,那你就应该相信他,能够扛得住这样的压力,如果扛不住,那就说明他不配当这个总?#21073;?#31070;州有句古话叫做,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如果他明知道有人违法犯罪,而顾虑这顾虑那,甚至视而不见,那就说明他不是个好官?#20445;?#36825;样的人,不当这个总督也罢!”

    丁宁?#37027;?#24494;?#28023;?#30693;道这妞子并不是被现?#30340;?#24179;了锐气,而是在担心把自己牵扯进去带来麻烦,但他是下定了决心要把张玉斌一查到底的,特别是和张玉斌的来往官员名单中,钱权往来最密切的那个人正是副市长江中则。

    他心里其实很清楚,江中则就是苏少摆在宁海牵制杜总督的一颗棋子,有着副市长这个显赫身份丁宁也不好动他,如果能够借这个机会干掉江中则,就等于斩断苏少的一臂,也?#30431;?#23569;了一份博弈的筹码!

    “丁宁,我知道你是好心,但这件事真的太大了,牵一发而动全身,抓捕张玉斌甚至给他定罪都不难,难的是会牵扯到很多大人物,可这些都不是我要担心的,要担心也是杜总督去操心。”

    萧诺深深?#30446;?#30528;丁宁,神色前所未有的郑重“我担心的是富华国际的那些员工,一旦富华国?#26102;?#26597;封,数万员工失业,他们以后拿什么来生活?”

    丁宁深吸了一口气,沉默了片刻后,毅然道“你先跟杜总?#20132;?#25253;,看他是什么意?#36857;?#22914;果他下定决心要动张玉斌,但却顾虑这些富华国际的职工的话,我可以给他一个承诺,这些员工我全部接收。”
云南风采时时彩
大乐透计算软件 汕头福利彩票中心招聘信息 湖北快三号码表湖北快3 广东11选5任八稳赚 qq刮刮乐刮5时效小喇叭 26选5开奖结果查询 香港彩票透码 天津时时彩官方视频 大乐透周一走势图综合 l北京快三开奖 2019年双色球中奖大奖 香港马会白小姐 一码一肖中特资料期 4穿11中3奖金 江苏快3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