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品至尊 > 章节目录 0573 午夜敲门声
    “老江,今天小丁医生看了多少病人啊?你统计了没有?”

    ?#24187;?#39038;姓老中医突然打断众?#35828;?#38386;聊问道。

    “怎么?你还想比比不成?算了,我就不说出?#21019;?#20987;你了。”

    江院长笑眯眯的说道。

    “有什么好打击的,小丁医生的诊疗速度绝非我们能比,我在一旁听着他对病人病情的诊断和处理,深感大有裨益啊。”

    顾姓老中医毫不在乎的自黑道:“对小丁医生的医术,我是自愧不如的。”

    “我也是,我给病人看病的时候,还要支棱着耳朵听小丁医生的分析判断,恨不得扔下手头的病人,坐在一旁旁听了,这对我是一种促进啊。”

    陈姓老中医捋着花白的胡须一脸真诚的道。

    “我也有这种冲动,?#19978;?#31163;的太远,听不太清楚。”

    “得了,你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我距离小丁医生最远,压根啥都听不?#21073;?#37057;闷死我了。”

    “哎,近水楼台先得月啊,我也距离太远,光看着那边热闹,却什么也没有听?#21073;?#30495;是亏大了啊。”

    ……

    一群国医圣手们互相开着玩笑,但却丝毫没有架子,毫不掩饰想要从丁宁身上学点东西?#30446;?#26395;。

    丁宁暗?#38498;?#31505;的同时又?#34892;?#24863;动,这些老爷子都是品性高洁的真正国医圣手,他们今天不但没有介意自己抢了风头,还默默的甘愿做绿叶来烘托他,这种深情厚爱?#30431;?#26377;种受宠若惊的忐忑?#23567;?br />
    当即倒了三杯白酒,?#37202;?#36523;来端起?#31080;骸?#21508;位老爷子,小子年轻做事考虑不周,今天要是有冒犯的地?#21073;?#36824;请各位不要介意,为了表达歉意,我自罚三杯,先干为敬。”

    说完,就仰脖连续干了三杯。

    “好,小丁医生海量,老朽说什么也?#38376;?#19968;杯啊!”

    “必须?#38376;?#19968;杯啊,小丁医生都一口气干了三杯了,不陪一杯也说?#36824;?#21435;啊。”

    “你们陪,我就不陪了,等下我单独跟小丁医生干一杯。”

    “呸,你个老东西,狡猾狡猾的,这杯酒说什么都?#38376;悖?#21333;独跟小丁医生喝另算。”

    “就是,不要偷奸耍滑,让我们集体鄙视你。”

    “我……去,不就是喝就吗?喝就喝,谁怕谁啊。”

    ……

    随着酒过三巡,丁宁倒?#25970;?#20160;么事,反而是那帮老中医们喝多了。

    他们哪里还有国医圣手的风范,一个个捋起袖子,吹胡子瞪眼的,为了谁多喝了谁少喝了而斤斤计较,吵的脸红脖子粗的,就差大打出?#33267;恕?br />
    姜老更是一反平常仙风道骨的高人形象,一只脚踩在椅子上,跟个地痞流氓似的和一个逃酒的?#19968;?#22823;吵大闹,说他偷奸耍滑,?#20154;?#20204;少喝了好几杯。

    那枯瘦的身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充足的中气,洪亮的叫嚣声在包间内震耳欲聋,让人啼笑皆非。

    最让人膛目结舌的是,姜老这副模样竟?#24187;?#26377;人觉得惊讶,似乎早就司空见惯了似的,一个二个的还在一旁煽风点火。

    又是几轮酒下肚,姜老跟个孩子似的,又是蹦又是跳又是笑又是哭的。

    众人也都喝高了,一个个原形?#19979;叮?#26377;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有趴在地上学游泳的,有抱着桌子?#32676;?#23219;妇的,有靠着墙不停傻笑的……还有个搞笑的竟然当众跳起了肚皮舞。

    江院长醉意迷离的搂着丁宁的肩膀挤眉弄眼的道:“怎么样,吓住了吧,这才是这帮老?#19968;?#30340;真面目,别看他们平时人模狗样的,其实酒品可都不咋滴,一喝多了就耍?#21697;琛!?br />
    “都是真性情!”

    丁宁哭笑不得,违心的赞叹道,?#36824;?#36825;帮老爷子还真是可爱啊!

    温柔柔在一旁抿着嘴偷笑,虽然她见多了发?#21697;?#30340;,但像这样一帮老头子集体发?#21697;?#30340;她还真没见过。

    “哎!他们心里憋?#30446;?#21834;,中医的没落是他?#25970;?#20010;人心里的痛,今天,他们从你身上看到了中医复?#35828;?#24076;望,所以,他们都放开了自己。”

    江院长酒醉心明,意味深长的拍了拍丁宁的肩膀。

    丁宁呆呆的站立在那里,?#38498;?#37324;回荡着江院长的?#21834;?br />
    以前他?#19981;?#24403;医生,是因为?#19981;?#37027;种从死神手里抢救生命?#30446;?#24863;?#32479;?#23601;感,传统医学的复兴也只是顺手而为,并没有太当回事,所以行事作风都充满了随意性。

    他的内心是向往自由和随性的,对于中医的复?#20284;?#23454;并没有什么激情。

    可这一刻,他突然觉?#30431;?#32937;膀上压上了一副沉甸甸的担子,一种强烈的使命感?#30431;?#30340;热血逐渐?#30446;挤?#33150;。

    不说什么民族大义,也不说什么医者?#24066;模?#23601;为了这些爱护他,相信他,对他寄予厚望的老爷子们,他就不能袖手旁观,?#30431;?#20204;失望。

    中医的复兴并不是仅仅依靠哪一个人就可以的,必须要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学习中医,认识中医,宣扬中医,推广中医,才能让中医重现出现在世人面前,让整个世界都能够认识到中医,是一门具有着神奇功能,穷尽人一生去探索学习的学科,而不是某些人嘴里所谓的伪科学。

    一个念头在他的?#38498;?#37324;浮现,就再?#19981;?#20043;不去,他要以自身所学,汇聚百家之长,编订出新的中医学科教材。

    以中医麻醉学院为根基,不断给学员补充新的知识,最终让中医走进千家万户,让每一个国民都能够认可中医,接受中医,甚至为它而?#38498;饋?br />
    迟早有一天,他相信,中医将会得到全世界每一个?#35828;某腥希?#32780;站立在世界之巅。

    就在众老醉酒之时,白家大院,家主白居然正坐在主位上,凝声问道:“今天接触一下后,觉得如何?”

    “爷爷真是目光如炬,今天远儿观察了一整天,那小神医果?#24187;?#19981;虚传,效率惊人,共计诊治了二百七十三名病人无一误诊,就连远儿因为习武而留下的隐伤也被随手治愈。”

    ?#33258;?#31070;情恭敬的说道。

    “那看来苏老爷子被小神医所救,并返老还童的事情?#27832;?#26080;疑了啊。”

    白居然眸光一闪,?#24895;?#36947;:“你想办法和那小神医交上朋友,最好是能招揽进我白家,虽然目前老爷子身体?#39038;?#23433;?#25285;?#20294;有备无?#30002;?#26159;好的。”

    ?#33258;隊行?#19981;解的问道:“爷爷,那小神医和青哥不是交情莫逆吗?何必再让我多此一举,由青哥出面不是更好。”

    “你懂什么!”

    白居然怒其不争的呵斥道,揉了揉太阳穴摆摆手:“你下去吧,按我说的办。”

    “是,远儿告?#32781; ?br />
    ?#33258;?#24685;敬的弯腰告?#32781;?#30520;中尽是郁闷之色,虽然他很欣?#25237;?#23425;的医术,但也只是医术而已,?#30431;?#20302;三下四的去刻意交好,他心里还是很不愿的。

    白居然看着他大步离去的背影,眼底闪过一抹期待之色,低声呢喃道:“白青再?#21028;悖?#20294;?#31449;?#19981;是咱们这一脉的人啊,远儿,你是我这一脉最出色的子孙,莫要让我失望才好。”

    幽幽的叹了口气,想起白青执掌家族产业以来的骄人成绩,白居然脸上闪过苦恼之色,?#33258;?#24050;经很?#21028;?#20102;,可是和白青相比,差的不是一?#21069;?#28857;啊。

    老爷子虽然还没有指定谁是未来的家主继承人,但以他对白青的独宠,他又如?#25991;?#19981;知道老爷子的倾向性。

    只希望?#33258;?#36825;?#25991;?#22815;争气一点,在老爷子面前扳回一点印象分,?#33258;度?#33021;成功招揽丁宁,为老爷子延寿,或许能让老爷子改变决定吧。

    毕竟,对老爷子这种活久的人来说,除却生死无大事,也只有延长寿元这样的事情才能改变他的初衷吧。

    同样的事情也在?#27465;?#21644;关府发生着,每个人都有?#21483;模?#21697;尝到了手掌家族的大权滋味后,谁都不想把手中的权利交给他脉之人,哪怕是亲兄弟也不?#23567;?br />
    那意味着大权旁落,若是掌权一脉再后续有人,他们这一脉将会随着岁月的变迁,而逐渐没落成为旁系支脉,所以他们必须要争,也不得不争。

    而无论是?#33258;丁?#20052;子骏还是关瀚,都毫无疑问的是所在家族当代家主的?#27605;?#34880;脉中最出类?#23627;?#30340;那一个。

    无形中,丁宁成为了三大门阀继位之争中的关键性人物,谁能够将丁宁招揽进家族为老爷子?#26377;?#23551;命,就必然会博得老爷子的欢?#27169;?#32487;位希望?#19981;?#20026;之大增。

    对?#32781;?#25910;到消息的白青只是淡然一笑,心里暗嘲道,白居然,这?#25991;?#30340;如意算盘可打错了,我白青都只能?#25237;?#23425;为友,不敢提招揽之事,更何况区区?#33258;叮?#30475;来?#25970;?#38400;之主?#26412;?#20102;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啊。

    丁宁哪里知道他无意中已经被卷入门阀权利之争,在挨个把一帮醉醺醺的老中医们?#31361;?#23478;后,?#33539;?#20182;们平安后,才拖着疲惫的身躯返回酒店。

    ?#30431;?#22836;疼的是天色已晚,温柔柔说什么也不愿意回家,要跟他一起去酒店住。

    一起住酒店其实也没什么,但温柔柔毕竟是萧诺的死?#24120;?#19969;宁担心若是被她发现每晚柳生浅黛都要和他同?#34917;?#26517;,会生出一些不必要的波澜。

    但温柔柔可怜兮兮的哀求他,说她太累了,实在懒?#27809;?#23478;,丁宁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为了避免出现误会,丁宁干脆另外开了个?#32771;洌?#23433;排温柔柔入住。

    ?#30431;?#24847;外的是,柳生浅黛竟然主动要求和温柔柔住在一起,让丁宁感觉柳生浅黛似乎变化很大,竟然不再像以往那样缠着他了,这?#30431;?#26082;欣慰又?#34892;?#33707;名的失落。

    洗漱一番后,丁宁正准备修炼之际,门,突然被轻轻的敲响。

    丁宁心中又惊又喜,惊的是钱袋这?#23601;?#31455;然如此大胆,半夜偷?#24471;?#36827;自己?#32771;洌?#19975;一被温柔柔发现该怎么办?

    喜的是,钱袋还和以前一样那样依恋他,每晚不搂着他都无法入睡,其实,他在潜意?#29420;?#26089;就习惯了有她一起睡的日子,还很迷恋她对自己依赖的感觉。

    ?#37027;?#30340;打开门,正准备义正言辞、苦口?#21028;?#30340;劝说钱袋今晚忍忍,还是回去跟温柔柔一起睡时,却愕然的发现门口竟然站着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这女人还是一个熟人。
云南风采时时彩
江苏老快3直播 福州体育彩票走势图 新疆25选7怎么算中奖钱 曾道人053期 腾讯分分彩玩法秘籍 七星彩017预测 河南体育彩票走势图 北京pk10杀两码解释 生肖时时彩开奖结果 中国福利彩票15选5 百人牛牛魔方棋牌 南粤36选7开奖中奖规则 两码中特真经 山东快乐扑克3在线买票 胜分差有几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