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品至尊 > 章节目录 0497 燕洵的算计
    “呕!”

    夜独行突然捂住嘴,蹙起黛眉发出干呕之声。

    “独……宁夜,你怎么了?”

    姜无悔情急的问道,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我没事,可能食物?#34892;?#19981;对胃口。”

    夜独行喝了口水淡漠的说道,只是美眸中水汪汪的,表情略?#34892;┩纯唷?br />
    “要不然我们换个地方吧。”

    姜无悔眸光一闪,貌似关心的说道,实则是不想留在这里,?#26412;?#21578;诉他,夜独行?#25237;?#23425;之间关系?#34892;?#19981;简单,这?#30431;?#21448;妒又恨。

    “不用了!”

    夜独行性子一向清冷,姜无悔也早已经习惯,伸手取出一颗散发幽香的碧绿色药丸,殷勤的说道:“这是我从圣医门购买的清心丸,能够静气凝神,或许能?#25442;?#35299;你的不适。”

    “不用了,我没事……呕……”

    夜独行断然的拒绝,闻到那股药香,突然胃中一阵翻江?#36141;#?#24178;呕的感觉再度浮起,连忙捂住嘴向洗手间奔去。

    “奇怪,我们都是古武者,百病不侵,独行怎么会肠胃不适?”

    姜无悔很想跟过去,但一想夜独行是去女洗手间,他跟着实在是?#34892;?#19981;合适,只能留了下来,看着夜独行的背影喃喃自语的道。

    绿竹灵动的眸子转动着,貌似不经意的笑道:“独行姐姐的症状很像妊娠?#20174;?#21834;,不会怀孕了吧。”

    “住嘴,绿竹,这种玩笑是能胡乱开的吗?”

    姜无悔脸色阴鹜,厉声呵斥道。

    绿竹不服气的撇了撇嘴:“我只是说像,又没说一定是吧,哼,开个玩笑都不行啊,就算是有了也不是你的,既激动个什么劲儿。”

    “够了,绿竹,毁人清誉的玩笑不要乱开,如果被独行听?#21073;?#23601;算是你的师门?#19981;?#19981;住你。”

    姜无悔面色阴沉无比,一字一顿的警告道,梵音净土一向和圣剑山庄?#32531;茫?#20182;对绿竹同时出世历练,平时对她也颇有关照。

    绿竹一向嫉妒夜独行他早就心知肚明,但一个是他师门?#32531;?#30340;宗门弟子,一个是他痴迷的女神,平时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不知道。

    可他知道一旦绿竹诋毁夜独行的话传出去,夜独行必然会毫不留情的斩杀绿竹,即便是梵音净土?#19981;?#19981;住她。

    毕竟,圣女族可是?#33258;?#28145;厚传承数千年的大宗门,和他的师门并列四圣门之一,远不是梵音净土这样的神武级宗门可比的。

    “我只是说说而已,凶什么?#20303;!?br />
    绿竹顿时心虚的嘟起嘴,小声的嘟囔着。

    段局长神色也严肃起来:“这样的玩笑以后绝不能再开了,圣女族传承特殊,每一代只有?#24187;?#22307;女在外行走,最是注重名声,若是这种玩笑被人流传出去,玷污了她的名声,圣女族必然会不死不休。”

    “噢,我知道了。”

    绿竹见段局长都发话了,立刻乖巧的应道,她也只是因为嫉妒而信口开河,如果真被夜独行听?#21073;?#22905;必死无疑,谁也救不了她。

    姜无悔眸光闪动着,别看绿竹随口一说,他心里却隐隐的产生了不可置信的怀疑,夜独行不会真的怀孕了吧?

    不会,肯定不会,独行一向是个洁身自好的女孩,怎?#32431;?#33021;会和别的男人有染,必然是想多了,姜无悔立刻甩了甩头,把这个荒谬的念头置之脑后。

    洗手间里,夜独行看着洗手池中干呕出来的清水,洗了把脸,?#21152;?#38388;全是苦涩之色。

    例假已经两个月没来了,最近每天都没有食欲,还动不动干呕,即便她再?#31181;?#22823;叶,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也是她为什么向宗教局递交辞呈,谎称历?#26041;?#26463;返回师门的原因,她要觅地产子,不适合再接任何任务了。

    要不要告诉他呢?夜独行脸上全是纠结之色,她知道其实打掉孩子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可是,腹中的胎儿已经形成了胎心,感受着胎儿的心跳,?#30431;?#23454;在是舍不得。

    “啊!”

    一声尖叫把夜独行从?#20102;?#20013;惊醒,看着从隔间中走出捂住脸惊叫的中年妇女,她不屑的撇了撇嘴,转身走了出去。

    “非礼啊,有色狼啊,洗手间有色狼啊。”

    夜独行?#23545;?#30340;听着身后的中年妇女跟刚被强暴过似的尖叫声,无语的摇了摇头,大妈,也不看看你的姿色,就算是有色狼也是你?#24613;?#23452;好不好。

    不想再回去面?#36234;?#26080;悔的殷勤和绿竹的阴阳怪气,腾身跃到一棵大树上?#23545;兜目?#30528;丁宁,美眸中?#20102;?#30528;复杂之色。

    这是孩子的父亲,?#19978;В?#22905;却不能告诉他,一旦被师门得知,他必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咦,夜独行百无聊赖?#30446;?#30528;赵子峰铁青着脸怒气冲冲的离开,嘴角勾勒出一抹温柔的笑意,这个小男人还是那么不肯吃亏啊。

    临走前还能为他做些什么呢?精神力无意识的向四周蔓延,下意识的锁定在了赵子峰的身上,她坚信这?#19968;?#21507;了个哑巴亏是肯定不会善罢?#24066;?#30340;。

    突然,她眸光一凝,心中顿时为之一紧,视线落在了赵子峰所在的凉亭中,圣医门的严回,他怎么会在这里?

    对于严回,她还是有所了解的,是圣医门的内门弟子,?#25163;?#31639;不得太好,但也不算很差,别看他表面上好像只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实际上都已经五十岁了,四十岁时突破的天武,目前是天武巅峰境界。

    同为四圣门的门人,她在师门中的地位远不是严回之流可比的,她是圣女族这一代的圣女,是未来族长的继承人。

    但她不得不承认,即便她是灵师,但若是现在对上严回,恐怕未必会是他的对手,这是从后天之体向先天之体的转换程度决定的。

    天灵师和天武境武者是一样的,都是从后天之体向先天之体转化的一个过程,她经过两个多月来的不断转化,也只是堪堪突破到了天灵中期而已,这还是在蜃丹有残余的精神力藏在体内的情况下才做到的。

    毕竟天灵师和天武境只需要转化灵力不同,她在转化灵力的同时还要转化精神力,在付出双倍努力的情况下有这个升级速度已经足以?#30431;?#33258;豪了。

    夜独行摸了摸小腹,脸上露出一抹苦笑,?#28909;?#20915;定留下这个孩子,她自然要为孩子的将来着想,辛苦修炼出来的灵力要先供孩?#28216;?#25910;,?#24189;?#32974;里就为孩子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所以,她的修为恐怕很长一段时间都要停留在天灵中期了。

    “md,真是欺人太甚!”

    赵子峰脸色阴郁的能滴出水来,回到燕洵所在的那一桌,端起?#31080;?#19968;口气灌下去半斤白酒,喘着粗气狠狠的怒骂一句。

    燕昊嘴?#27905;?#21903;了一下,想解释些什么,却没有说出口,总不能说他被卫彪彪给整怕了吧,这?#30431;?#35273;得很羞耻。

    “峰少不必烦恼,无非是想?#30431;?#25509;受挑战而已。”

    燕洵并没有给赵子峰介绍严回师?#32622;茫?#22312;一旁淡然的说道。

    虽然他很不?#19981;?#36213;子峰把燕昊当枪使,但孙子被?#35828;?#20247;吓退,他也觉得颜面无光,见严回没有过问的意思,胆气也壮了起来。

    “噢,燕老有什么好办法吗?”

    赵子峰眼前一亮,迫切的问道。

    虽然他很觊觎轻云师妹的美色,但能被燕洵如此恭敬对待的人物绝非易于之辈,所以,他很好的收敛了他的色心。

    “呵呵,很简单,他们那么多人喝酒,总有上厕所的时候吧,不管是谁生了病,那丁宁总不会袖手旁观,如果他治不好,燕昊出手治愈,那么谁高谁?#31361;?#19981;是一目了然了吗。”

    燕洵捋着胡子,自得的说道。

    “燕老是谁下毒?哈哈,妙计,妙计啊!”

    赵子峰?#20174;?#24456;快,顿时大笑?#25490;?#26696;叫绝。

    燕洵眼角余光见严回面无表情没有反对的意思,顿时打起了精神,掏出一瓶药粉递给赵子峰:“这是一瓶我调配的药粉,只需要让目标闻?#21073;?#20960;?#31181;?#21518;?#31361;?#33080;上遍布红疹。”

    “不会闹出人命吧?”

    赵子峰担忧的问道,还是很谨慎的,毕竟丁宁那一桌人他虽然不惧,但也只是限于年轻人之间的争斗,不管是谁踩了谁,家族得知后都会一笑了之。

    可一旦闹出了人命,?#20999;?#36136;可就不一样了,触犯了游戏规则,没有人能?#25442;?#20303;他,就算是赵家也不?#23567;?br />
    “放心吧,我老头子还想多活几年,不会拿人命开玩笑的,最多是瘙痒几天,没?#34892;?#21629;之忧。”

    燕洵没告诉他的是,这种瘙痒是发自骨子里的,让人把脸挠烂都止不住的痒,最多是毁容,绝不会?#34892;?#21629;之忧。

    “好咧,我这就安排人去办。”

    赵子峰如获至宝,屁颠屁颠的拿着药粉下去安排去了。

    “峰少,我来!”

    等赵子峰得意洋洋的一说,岳?#38754;?#33258;告奋勇的说道。

    “好,那就看你的了。”

    赵子峰很满意岳?#38754;?#30340;态度,把药粉交给了她,并按照燕洵的交待说明了使用方法。

    萧颜黯然的低下头去,她本来想主动争取改善和赵子峰的关系的,可没有想到?#30452;?#23731;?#38754;们?#20808;了一步。

    “爷爷,这种药粉要怎么治啊。”

    燕昊精神大振,之前的颓废一扫而空,兴致勃勃的问道。

    “很简单,以火炙针,刺入曲池穴、尺泽穴、治痒穴……三寸,留针五?#31181;櫻纯?#27835;愈。”

    燕洵给爱孙面授机宜,指望着他这一次扬眉吐气,?#19968;?#20043;前失去的颜面。

    只要丁宁治不了,燕昊能够治好,那么谁高谁低就不言而喻了。

    “姐夫,已经这个时间了,这些人竟?#24187;?#26377;一个离去的,还死盯着我们,要不我们先撤吧,换个地方玩。”

    虎?#29992;?#24102;微醺,?#34892;?#19981;爽的说道。

    丁宁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不急,酒不喝了,我们聊聊天就好。”

    “不行了,憋死我了,我得去下卫生间,你们先聊着。”

    虎子一捂肚子,急匆匆向卫生间而去。

    丁宁嘴唇微动,虎子身形顿了顿,似乎微不可查的点?#35828;?#22836;,头也没回的去了卫生间。

    ?#26696;紓?#20320;跟他说什么了。”

    柳生浅黛在脑海中好奇的问道。

    “等下你就知道了。”

    丁宁笑容满面,在脑海中回了一句,只是他的笑容显?#30473;?#20026;诡异。
云南风采时时彩
甘肃快3走势图2000期 体彩10分钟规则 足彩开户 江西快3复式6选3多少钱 足彩倍投注技巧 最新意甲关系 香港赛马会娱乐城赌球 重庆时时彩至尊国际 今天湖南快乐十分 山西十一选五任三遗漏号码查询 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直播 体育彩票31选7 快乐扑克豹子记录 新疆11选5乐彩走势图百度 p2p娱乐平台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