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品至尊 > 章节目录 0635 白青的手段
    李忠对白青这个主家少爷不敬,那就是不分尊卑,可笑他还想着激起白家众人的同仇敌忾之心,却不知正好落入白青的算计,在舆论中制造出李忠奴大欺主的印象,为他扬起屠刀奠定了基础。

    “虽然你是大房一脉少爷,但现在是二房的老爷担任家主,我自然要听从老爷的命令,鹤少是老爷的亲孙子,你无权对他进行处置。”

    李忠情急之下,厉声喊道。

    却不料四周众人闻言顿时一片哗然,纷纷对李忠指指点点,?#30431;?#24840;发心慌意乱。

    所谓?#39029;?#19981;可外扬,豪门世家往往?#28909;?#20309;人都要面子,哪怕内部竞争再激烈,甚至会用些见不得人的手段,但这些龌龊手段和阴暗的东西都是不能摆上台面的,大家心知肚明?#32431;桑?#20294;却绝不会?#24066;?#20219;何人撕掉那层遮羞布,将其暴露于公众之下。

    李忠身为白家的管家,情急之下口不择言,却把白家嫡系几脉之间的争斗堂而?#25163;?#30340;摆在台面,就算此刻白居然醒来,也绝对容不?#30431;?br />
    白青眼底闪过一抹微不可查的笑意,脸上?#21019;?#30528;悲愤之色喝道:“好好好,看来忠伯还真是忠心耿耿啊,家主一脉是嫡?#25285;?#38656;要你尊重甚至跪舔,我们其他几房恐怕在你眼里连奴仆都不如吧?”

    这句话诛心啊,门口的动静早就惊动了在院内招待来宾的白家众人,其中不乏三房、四房和五房的嫡系子孙,闻言顿时大怒,纷纷喝骂道:“李忠你个老狗,真把自己当成白家的主子了是不是?”

    “早就看着老货不顺眼了,仗着家主的宠信,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的,不把我们当回事,我呸,什么狗东西。”

    “二房一脉真是好大的威风,连条老狗都能踩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真是厉害啊,哼!”

    “打死这条老狗,d,真把自己当回事了,老子今天要让你明白,我白家让你当管家你才能人模狗样的,不让你当管家,你连条狗都不是。”

    ……

    早有冲动的白家子弟看不惯李忠平日的所作所为,此刻冲上前来对李忠拳打脚踢,李忠深悔失言,想要辩解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起,被打的在地上翻滚,不断的哀嚎?#21307;小?br />
    也有少数二房一脉的人看到这一幕,顿时脸色一变,连忙跑回大院,向二房一脉的长?#19981;?#25253;。

    丁宁冷眼旁观,不由的暗赞白青真是好心计,三言两语就激的李忠情急胡乱说话,激起除二房外其他几脉的公愤,彻底掌控了?#32622;妗?br />
    白青见群情激涌,再打下去恐怕李忠就会被活活打死,连忙高声道:“诸位兄弟,诸位兄弟先住手,听我一言可好。”

    “青哥,你是要为这老狗求情吗?”

    ?#24187;?#27491;打的起劲的白家子弟白明不悦的问道,其他人也纷纷停手看向白青。

    ?#26263;?#28982;不是,这老狗不忠不义,死有余辜,打死了也是活该,但国有国法家有?#22812;媯?#27605;竟今天是老太爷的百岁寿诞,是大喜的日子,若是闹出人命,老太爷脸上不好看,我们白家的脸上也无光。”

    白青极其具有煽动性的话语让众人都冷静了下来,是啊,今天是老太爷的寿诞,若是闹出人命,老太爷还不得活活气死。

    尤其是刚才冲动下首先动手的几个白家子弟,突然想起着李忠可是家主白居然手下的第一忠犬,抓着他的错到他一顿可以,但要是真打死了,白居然绝对不会放过他们,想到这里,众人顿?#26412;?#20986;了一身冷汗,眼巴巴?#30446;?#30528;白青。

    白明扬声道:“青哥,你平时最有主意,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咱们兄弟都听你的。”

    “是啊,青哥,你说怎么办我们就这么办,咱们都听你的。”

    “青弟做事沉稳,连老太爷都青眼有加,必然不会让我们吃亏的。”

    ……

    一帮后怕的白家子弟纷纷表态,愿意以白青马首是?#21834;?br />
    白青脸色平静,淡然道:“?#28909;?#21508;位兄弟都这么信任白青,白青就厚颜做一回主,我刚才说了,国有国法,家有?#22812;媯?#29616;在是法治社会,白鹤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持枪伤人已经?#29616;?#35302;犯了国法,我决定将其交给警方处理,否则传出去,我白家弟子公然包庇犯罪分子,这会有损我白家的名声,更会玷污老太爷的一世英名,众位兄弟看这样处理如何?”

    众人闻言沉默了一瞬,说心里话,身为白家子弟都以自己的出身为荣,白鹤做的事情虽然出格却并没有造成什么?#29616;?#21518;果,凭借白家的权势完全可以保下他,只是白青这样说了,他们就不得不考虑其中的利弊得失。

    白鹤持枪伤人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的事情肯定是瞒不住的,一旦传扬出去,白鹤如?#35828;?#22823;妄为,却没有受到丝?#33080;?#22788;,对极为爱惜羽毛的老太爷来说会是一个耻辱,对白家的名声也有着巨大的影响,白家倚仗权势,纵容家族子弟肆意妄为,置国法于何处?

    更何况,白鹤作为白居然的贴身保镖,又年少得志,自命不凡,打心眼里看不起他们这些人,他们可没少受他的冷眼,虽?#24187;?#26377;什么过节,但彼此也没那份交情,大家族中的亲情观念极为淡漠,更多的是利益上的纠葛。

    所以,只是略一沉默,白明就率先表态:“青哥说的没错,我白家是军人家庭,军人一向以保家卫国为己任,白鹤当众持枪伤人,若不受到应有的?#22836;#?#24517;然会给我白家百年清誉抹黑,我同意青哥的建议。”

    “我没意见,家主不在,?#28909;?#32769;太爷委托青哥?#21019;?#29702;,那我就听青哥的。”

    “我同意。”

    “同意!”

    “我也同意!”

    “没意见!”

    “支持青哥的决定。”

    ……

    一群白家子弟纷纷表态,神情中竟然带着隐隐的兴奋之色。

    毕竟,他们在白家的处境一般,都处于边缘化的人物,二房掌权,白居然为人又护犊子,发生冲突向来是偏袒二房一脉的子弟,处?#24405;?#20026;不公,可没少?#30431;?#20204;受气。

    这?#30431;?#20204;对高高在上二房一脉子弟是既羡又妒,可此刻,他们竟然有权利对对二房一脉的嫡系子弟发表处理意见,这种决定别人命运的主宰权,?#30431;?#20204;觉得很过瘾,很刺激。

    而白青是老太爷指定?#21019;?#29702;事情的代表,就算是出了问题,引起家主震怒,首先扛雷的也是白青,他们自然乐的过一把瘾。

    同时,白青征询他们意见的态度,也从侧面表现出对他们的尊重,?#30431;?#20204;觉得很暖心。

    从几何时,白家的一切都是二房一脉独断专行,他们这几脉哪里还有发言权,所以,这难得的一次掌控权力的体验,?#30431;?#20204;对白青生出强烈的好?#23567;?br />
    这就是白青的高明之处,他提出建议,让众人表态,既?#20801;?#20102;他对众人的尊重取得了大家的信任,提高了他在白家的威望不说,事情还没有偏离他预定的轨道,完全按照他的计划在发展,可谓是一举两得。

    “好,?#28909;?#22823;家一致通过了对白鹤的处理意见,按照国法处置,那下面我们就来谈谈如何处理李忠的事情,李忠有五罪,第一罪:仗势欺人,把受我邀请来的朋友拒之门外,还企图动武,触犯了家法第七条第三项,当鞭挞十下;第二罪:奴大欺主,李忠在担任白府管家期间,不把除二房以外的白家子弟放在眼里,违反了家法第十九条第二项,当鞭挞十下;第三罪:欺上瞒下,大敛其财,李忠身为管家,利用家主的信任从中贪墨府中的钱财,为他自己儿女?#24444;?#21033;据我所知,他在燕京城内购得房产三处,每一处的房产价值不低于五千万;在津城,还有房产五处;南海度假山庄有房产七处……”

    白青脸色平静无波,安排人打电话报警?#21019;?#36208;白鹤,条理清晰?#30446;?#22987;继续审判,还拿出不知道何时搜集来的他贪墨府中公款的证据,明显是有备而来。

    随着白青的娓娓道来,宣?#31085;?#24544;的罪行,白家众人顿时又群情激?#31185;?#26469;,毕竟李忠和白鹤不同,白鹤虽?#36824;?#20658;,看不起他们,但很少和他们有交集,不像李忠,表面恭敬,实则目中无人,在场之人受他气?#30446;?#19981;少。

    再加上惊闻这货竟然贪墨了白家这么多钱财,顿时愈发激动了,麻痹的,他们都没有那么多房产,这老狗当个管家竟然贪墨了这么多钱财,这?#30431;?#20204;心里如?#25991;?#24179;衡,有叫着打死他的,有叫着把他送进牢房的,还有叫着把他废掉的……

    等众人情绪激动的各叙己见,毫无建议的说了半天废话后,白青才再次举起双手,示意大家安静。

    众人如同得到信号般,乱糟糟的场面顿时为之一静,都眼巴巴?#30446;?#30528;他,?#21364;?#30528;他拿主意。

    “各位兄弟,我刚才说了国有国法,家有?#22812;媯?#30333;鹤触犯了国法,自然有法律的惩处,李忠虽?#24187;?#26377;触犯国法,但却违背了我白家的?#22812;媯医?#35758;请出家法,让李?#21307;?#21463;家法的惩处,大家意下如何。”

    白青沉声说道,他此刻已经完全掌控了?#32622;媯?#30456;信没有人会反对他的意见。

    白鹤闻言顿时面如死灰,躺在地上嘴唇嗫喏着说不出话来,他宁愿被送去坐大牢,也不愿意承受家法的制裁,那可是能要他老命的。

    白老太爷治家严谨,对规矩看的极重,家法?#24067;?#20026;严苛,?#25512;?#30333;青给他罗列的罪名,打他一百藤鞭都是轻的。

    沾了水的藤鞭,别说一百鞭了,就是十鞭,也能要了他半条老命去。

    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寄托老爷能够赶紧醒来,拯救他于水火当中,或许能?#24187;?#21435;这顿皮肉之苦。

    只是,他看到二房一脉的人去搬救兵,?#31508;本?#20805;满了希望,可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却始终没有人来,难道老爷要放弃他了吗?不,不会的,他可是老爷最信任的人。

    但一想到自己瞒着老爷贪墨的那些巨款,他的心就拔凉拔凉的,若是老爷知道他做的这些事,肯定不会再保他了。
云南风采时时彩
赛马会水心论坛 最新款麻将桌 新浪彩票北京单场合买划算吗 江苏e球彩网址 黑龙江p62开奖第46期 双色球128蓝球推存 棒球球棒有什么用 3d开奖号码058 qq游戏欢乐斗地主 体育彩票17296 羽毛球拍拉线磅数横竖 360彩票中心杀号 4场进球彩复式 六期曾道人资料 天津快乐十分今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