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品至尊 > 章节目录 1131 心狠手辣
    所以,孔蕾才不惜以身诱惑,想要将其打败,并将其彻底征服。

    当然,在那之前,她要把丁宁所有的自尊和骄傲踩在脚下,?#30431;?#30693;道,他敢冒犯自己是他这辈子犯下的最大错误。

    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她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对丁宁没有了刻骨铭心的恨意,想着是征服他,而不是杀掉他,与之前的想法已经背道而驰。

    娇躯任由丁宁搂着,手中的匕首却如毒蛇般向他腹间刺去,她深知以他的修为和实力,一般的匕首刺下去也不会伤筋动骨,但这把匕首不同,是用特殊的兽?#26469;?#36896;的,只要破开一个小口,就能汲取他浑身的气血之力,不至于致命,但却能?#30431;?#22833;去战斗力,到那时还不是任由她揉捏。

    只?#19978;В?#29702;想很丰满,现实很骨?#23567;?br />
    就在她自以为万无一失之际,依然是那只如同铁箍般的手突如其来的抓住了她的皓腕。

    就在她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抬头看向丁宁时,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调皮!”

    “你……你怎么会……唔!”

    孔蕾愕然的张开小嘴,不解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张大嘴堵住了粉?#21073;?#36138;婪的品尝着她的味道。

    挣扎,孔蕾拼命的挣扎!

    可昨晚的,仿若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30431;?#30340;身体背叛了她的思想,发出了强烈?#30446;?#26395;信号,很快就瘫软如泥,迷失在了那雄浑的?#34892;?#27668;息当?#23567;?br />
    直到某一刻,她觉?#27809;?#36523;一凉,才猛然醒觉,惊慌失措的想要推开他,哀求的道“不要……”

    “你太调皮了,竟然敢谋杀亲夫,不好好教?#21040;萄的悖?#37027;还得了!”

    丁宁很无耻的为自己经受不住诱惑而找了个冠冕?#27809;?#30340;理由,还很善解人意的挥手布下了一重又一重隔绝禁制。

    “不,不?#23567;?br />
    孔蕾是真怕了,她再荒唐也没想过在众目睽睽之下,和一个并不算熟悉的男人做那种事,即便有着五彩结界也不?#23567;?br />
    可丁宁的无耻已经突破了天际,竟然在她耳边轻笑道“你不觉得这样更刺激吗?”

    孔蕾?#31508;本?#28287;了,浑身瘫软如泥,星眸迷离,对她这样骄傲的女人来说,这世上已经没有太多的东西能够?#30431;?#21160;心了,不断的寻求刺激才是她生存的意义。

    于是,在数十万?#35828;?#28966;急?#21364;?#20013;,五彩结界里上演了一幕疯狂的春宫大戏。

    “嗯……浑蛋,我不会就这样臣服于你的,我会打败你的。”

    孔蕾汗如雨下,桃腮粉红,?#29702;?#20013;充满着迷离的水意,一边享受着灵魂飞上云巅?#30446;?#24863;,一边咬牙倔强的说道。

    “我会给你机会的,但是要在我办完正事以后再说。”

    丁宁坏笑着说道,这女人完美的身体,真是太让人迷醉了。

    “哼,该我在上面了。”

    孔蕾好胜心很强,在主导问题上也不愿表现的人弱势,倔强的想要夺回主动权。

    ?#19978;В?#19969;宁是何许人也,万花丛中过,片叶都打包的极品渣男,哪里会是孔蕾这样的小嫩雏能比的,小马达只是一轮疯狂的打桩,就让孔蕾丢盔弃甲,一溃千里。

    “看来这丁宁还是有点本事的,竟然能够在凤鸣九天之?#24405;?#25345;这么久。”

    时间一分?#24187;?#36807;去,转眼间快一个时辰过去了,袁铭心里微微?#34892;?#19981;安,只能自我安慰的道。

    “是不错,看来他们还真是相持不下啊,竟然鏖战了那么久。”

    牛越也点?#29359;?#21644;道。

    “也不知道还要战斗多久,看那些观众都?#34892;?#19981;?#22836;?#20102;呢。”

    狼厉目光?#20102;福?#36731;笑着说道。

    “看来是一场凶险的持久战啊,这都快一个时辰了,光是拼消耗应该也拼的差不多了。”

    孔弥自信满满的说道“虽然那丁宁挺强,但修为毕竟不如孔蕾,拼消耗他必败无疑,不会有太大的悬念。”

    “不错,正是这个道理,孔蕾绝代天骄,必然不会让我等失望。”

    牛越?#28909;?#32439;纷附和,心里?#24213;?#32673;?#21073;?#27809;办法,谁让?#24605;?#23380;雀族有个天骄女呢。

    却不知他们寄予厚望的天骄女此刻却浑身瘫软如泥,已经成了软脚蟹,死去活来的晕过去十几次,才让某人勉强尽兴。

    “大坏蛋,你怎么这么厉害?”

    孔蕾一脸满足的潮红,好奇的问道,也顾不上羞耻了,毫无形象的在地上摆出一个大字型,喘着粗气问道。

    “天赋异禀!”

    丁宁得意的扬了扬眉毛,开玩笑,咱可是有着水腰子的人,不然那么多?#31185;?#24590;么应?#19969;?br />
    “哼,瞎嘚瑟,那么长时间,外面早该乱套了,快点帮我穿上衣服。”

    孔蕾翻了个好看的白眼,浑身无力的?#22815;?#30528;丁宁,傲娇的女人,无时无刻都在表现她的优越?#23567;?br />
    对这样近乎于撒娇的要求,丁宁自然不会拒绝,很温柔的帮她穿上衣服,当然,该占的便宜一点都没少占,险些又再次擦枪走火。

    孔蕾傲娇的抬起下巴,心里却?#24213;?#24471;意,哼,臭男人,就算现在你占据了上风那又怎么样?不还是迷恋我的身体?迟早还不是成为我裙下的不二之臣。

    丁宁哪里知道孔蕾会那么具有阿q精神,都到现在了,还在自欺欺?#35828;?#33258;我欺骗。

    “等下出去,就说我们打了个平手,听到没有?”

    孔蕾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很认真的说道,只是语气中多了份娇嗔的意?#19969;?br />
    “什么平手?明明是我把你杀的丢盔弃甲,还哭着喊着求好哥哥饶命。”

    关乎于男?#35828;?#23562;严,丁宁还是很有底线的,非常坚决的表示不满。

    “什么嘛,我说的是战斗。”

    孔蕾羞红了脸,气鼓鼓的说道,谁让自己不争气,根本无法占据主动呢,登上云巅的时候大脑里一片空白,好哥哥喊的那是一个顺口。

    “我说的也是战斗啊!”

    丁宁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讨厌,我说的不是……那样战斗,是我们?#20219;洹!?br />
    孔蕾又急?#20013;?#21448;气,跺着脚急道。

    “哦!”

    丁宁露出促狭的笑容,故意拉长了音调,换?#32431;?#34174;恼羞成怒的一阵暴打。

    这娘们还真够狠的,但为了给她点面子,哥忍了。

    当两人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时,丁宁鼻?#21972;持祝?#19968;个劲儿的龇牙咧嘴,孔蕾脸色红润,精神奕?#21462;?br />
    虽然孔蕾没有干掉丁宁让孔弥?#28909;擻行?#22833;望,但看两?#35828;淖刺?#26126;显孔蕾占据了上风,这些不快很快就烟消云散,脸上又堆满了笑容。

    唯有彭天洁心知肚明,气鼓鼓的嘟着小嘴,在心里暗骂,小,不知羞,又勾引?#24605;?#30340;主人。

    不知道是不是同是鲲鹏血脉的缘故,彭天洁?#25237;?#23425;签订主?#25512;踉己螅?#22312;一定的范围内能够隐隐的感应到丁宁的情绪,所以在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是在凶

    险的鏖战之际,只有她知道,两人肯定在干些羞羞的事情。

    “哼!在我的凤翔九天之下还能活着,算你命大,接下来,我不会再留手,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孔蕾精致的下巴扬起?#20260;?#21313;五度角,如同高高在上的女王般冷冷的说道,任谁也看不出就在刚才,她还在丁宁的身下曲意承?#19969;?br />
    “我意志如铁,心志坚毅,区区凤翔九天岂奈我何?拿出你的真本事来吧。”

    丁宁很配合的说道,心里却丝毫不敢大意,他深知孔蕾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在没有把她彻底征服之前,这就是个六亲不认,随时会翻脸无情的毒妇,要是仗着和她有两次负距离的接触以为万事大吉了,那会死的很难看的。

    “那就看好了,受死吧!”

    孔蕾娇喝一声,轻启樱唇吐出一口翠绿色的光华,直奔丁宁而去。

    强烈的生死危机让丁宁脸色剧变,这娘们,果然是提了裤子就翻脸不认人,竟然连提醒都不提醒,直接用出了七宝妙术,?#30431;?#24680;不得把这娘?#21069;?#20498;,直接上演活春宫,好好羞辱羞辱她。

    毫不犹豫的祭出人皮哥,恐怖的威压?#33268;?#32736;绿色的光华?#19981;?#22312;人皮哥身上,竟然把丁宁震的倒飞出去,险些掉下擂台,才勉强站稳脚跟。

    好强,这是什么东西?

    丁宁只觉双臂酸麻,喉头一阵发甜,强忍着胸闷恶心,把一口鲜血咽了回去,有着人皮哥护驾,却依然被那翠绿色光华震伤。

    目光凝重?#30446;?#30528;翠绿色光华又自行飞回到孔蕾?#30446;?#20013;,他竟然连那是什么东西都没有弄清楚。

    “有意思,竟然能挡住我一击,再来!”

    孔蕾?#29702;了敢?#24425;,诧异?#30446;?#20102;丁宁手中的人皮哥一眼,这玩意儿竟然能够挡住自己一击,?#30431;?#28145;感意外,张口吐出一道红色光华,迅如闪电般向丁宁飞去。

    丁宁鬼魅般身影一闪,想要暂避其锋,却不料那红色光华如同有生命般紧追不舍,向他背后?#36393;ァ?br />
    “nnd,还没完没了了呢。”

    丁宁气的爆了句粗口,把人皮哥往身后一批,硬生生?#30446;?#19979;这一击。

    轰!

    丁宁感觉自己像是被疾驰中的火?#24213;?#20013;了似的,浑身剧震,狼狈的飞了起来,人还在半空,口中的鲜血就跟不要钱似的疯狂喷涌。

    “还挺坚挺的吗?再来!”

    孔蕾仿佛换了个似的,美目中全是无情之色,收回红色光华,毫不犹豫的再次吐出一道白色光华。

    “坚不坚挺你还不知道吗?不光坚挺还持久。”

    丁宁是真恼了,这娘们完全是要轰杀他的节奏啊,忍不住怒骂一声。

    孔蕾脸色一寒“口舌轻薄之辈,当诛!”

    白色光华骤然加速,带着无可披靡的锋锐之气,迅如闪电般向丁宁疾射而至。

    “d,拼了!”

    丁宁知道虽然人皮哥很坚挺,但这样下去,光是那恐怖的余震,就能活活把他震死。

    当即眼神一厉,天灭首次祭出,全神贯注的盯着那白色光华,如同打棒球一般,狠狠的一刀砍去。

    咣!

    恐怖的气浪翻涌,毁天灭?#21269;?#30340;气息让丁宁再次倒飞而出,口中的鲜血再次喷涌,但他脸上却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容,臭娘们,想要谋杀亲夫,非得好好教?#21040;萄的?#25165;?#23567;?br />
    。
云南风采时时彩
法甲升级附加赛图卢兹 上海基诺开奖号码 超级大乐透开奖 连码专家六肖复式阳光报 浙江11选5遗漏 贵州快3遗漏一定牛 体彩陕西11选5中奖规则 澳门巴黎人电子游艺 快乐赛车大作战 6肖中特是什么意思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遗漏 甘肃11选5走势图基本走势图 怎样看七乐彩走势图 福建时时彩技巧 25选7复式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