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品至尊 > 章节目录 0691 颓废
    萧诺说完,擦了把眼泪,眼神中带着透骨的冷漠和决绝,转身走进了房间。

    丁宁伸出手想要拉住她,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最终无力的从空中悄然滑落。

    呆呆?#30446;?#30528;她紧闭的房门,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攥住了似的,疼的撕心裂肺,连呼吸都变的困难!

    躺在沙发上心情烦躁的点燃一根烟,夹在指尖任由它燃烧,双眼空洞无神的呆望着天花板出神,脑海中闪过和萧诺共同经历的过往。

    一直以来,他以为自己对萧诺都是?#21152;?#27442;在作祟,可直到此刻,他才知道,原来不知不觉情根早已经深种,那一幕幕的往事,永远无法抹去,无望忘怀!

    他很想破门而入,将她紧紧的拥在怀中,告诉她,他爱她,他不能失去她。

    可是……

    他没有勇气,他没有资格,他刚说过的话,怎么又能不算。

    萧诺主动放弃了他,他又怎么能死皮赖脸的去缠着她,苦苦哀求着挽回她吗?

    就算她回心转意,那又能怎么样?他能为了萧诺而放弃凌云,放弃落雪,放弃小夭,放弃夜独行,放弃晶晶,放弃乔乔吗?

    答案很肯定,不能!

    所以这是一个永远无法打开的死结。

    丁宁很颓丧,脑?#27704;?#19968;片空白,心疼的一阵阵抽搐,直到烟屁股烫到了手,他才醒过神来,无精打采的进了七杀的房间,看看他?#25351;?#30340;怎么样。

    七?#38381;?#30528;双眼,静静的躺在床上,仿佛一具行尸走肉般毫无生气。

    丁宁静静?#30446;?#30528;他半天,才在他床边坐下?#30431;?#21713;的嗓音道“醒了?”

    七杀没有说话,也没有关心他是怎么脱险的,双眼似乎没有任何焦距,涣散无神?#30446;?#30528;天花板。

    钱袋的背叛,?#30431;?#30340;初恋无疾而终,这对他来说,是一次致命的打击,他本就懵懂的心此刻支离破碎。

    虽然他在醒来后发觉自己无意识的竟然突破到了大宗师第六重天,换做以往,他肯定会欣喜若狂。

    可此刻,他却没有任何感觉,被自己所爱的人背叛,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30431;?#29983;无可恋。

    丁宁还以为他毒性未清,连忙把脉为他检查身体,发觉他此刻并没有任何问题,不由奇怪的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没事吧!”

    ?#26696;?#25105;根烟!”

    七杀终于有了?#20174;Γ?#20381;然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但一开口那嘶哑的声音把丁宁都吓了一跳。

    摇摇?#25151;?#31505;一声,丁宁掏出两根烟点着,一根塞到他嘴里,一根自己叼上。

    两人谁也不说话,一根接一根的各自埋?#28902;?#30528;烟想着自己的心事,或者说,是承受着内心的?#25749;?#32047;累,品味着那份凄凉与痛楚。

    “想喝酒,想大醉一回,听贪狼说,喝醉酒会头晕晕的,忘记一切烦恼,我想试试!”

    七杀突然如同梦呓般的道。

    “我陪你!”

    丁宁也想大醉一场,毫不避讳的从小鬼空间里取出他在燕京买的一箱二锅头,他?#19981;?#21917;烈酒。

    一人抱着一瓶,抽着烟喝着酒,没有人说话,也没有碰杯,就默默的喝着。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夕阳慢慢西下,房间里也逐渐昏暗起来,但两人依?#24187;?#26377;说话的兴致,连灯都?#24651;?#24320;,只有两个烟头时而在黑暗中忽明忽暗。

    直到夏侯推开门喊他们去吃晚饭时,才发觉房间里青烟缭绕,?#30772;?#29071;天,地上已经?#21191;?#20102;空?#30772;?#21644;烟头,熏的他连连?#20154;浴?br />
    夏侯神情一黯,虽然他?#31508;?#22312;房间里并没有可以偷听,但以他的耳力,又怎?#32431;?#33021;听不到萧诺所说的话呢。

    ?#20154;?#20004;声后,夏侯才硬着头皮道?#21543;?#29239;,萧老板娘……呃,萧姑娘已经离开了。”

    “我知道!”

    丁宁有力无气的应了一声,抱起?#30772;?#21448;灌了一口,萧诺在一个小时前?#25237;?#33258;离开,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但他又怎?#32431;?#33021;不知道呢。

    现在夏侯再次提起,?#30431;?#34987;酒精麻醉的心又开始了隐隐作痛。

    ?#21543;?#29239;,该吃晚饭了。”

    夏侯见他不在状态,也只能语气生硬的说道,心里叹息一声,要是大小姐知道少爷这么颓丧,一定会很难过吧!

    “你们吃吧,我没胃口!”

    丁宁头发蓬乱,眼睛里带着血丝,盘着腿坐在床角,猛灌了一气二锅头,才无精打采的说道。

    ?#21543;?#29239;,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

    看着他颓废不振的样子,夏侯突然怒了,愤怒的大喊一声。

    吓的在客厅里?#21364;?#30340;陆战?#28909;嘶?#36523;一哆嗦,暗自敬佩夏侯的勇气,他们可没有这个勇气跟丁宁大吼。

    落雪脸上带着心疼之色,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凌云拉住,冲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

    没有人比她更了解丁宁,她知道这次他是真的伤心了,夏侯正在做的,就是她想要做的。

    丁宁身上肩负着什么她不知道,但她知道现在必须有一个人站出来骂醒他,否则,这样颓废下去人就真的废了。

    丁宁置若罔闻,我行我素的继续喝酒,他想把自己灌醉,醉的不省人事才能?#30431;?#24536;记心里的痛。

    只是,他却怎么喝也喝不醉,越喝越清醒,把脑海中闪现的和萧诺在一起时的美?#27809;?#24518;当做下酒菜。

    ?#21543;?#29239;,你给我起来,给我起来!”

    夏侯真的怒了,一把拎起丁宁的衣服领子,把他从地上提了起来,使劲的摇晃着,眼中喷薄?#25490;?#28779;“你还记得你是谁吗?你还知道自己身上所肩负的责任吗?为了一个女人,你至于这么糟践自己吗?”

    丁宁就如一堆没有骨头的烂肉般任由他摇晃着,眼神呆滞无神,隐藏着其中浓浓的悲伤。

    “醒醒吧,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云少奶奶,还有落雪少奶奶,还有大小姐,要是让大小姐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该有多痛心啊。”

    夏侯发泄似的拼命摇晃着跟根没骨头的面条似的丁宁,怒其不争的痛吼着。

    “姐姐,对,姐姐,我还有姐姐,就算所有人都离开我,姐姐也不会离开我,都走吧,都走吧,呵呵,姐姐最好了,呵呵……”

    丁宁被他一晃,酒意上涌,真的是醉了,眼睛发直,嘴里流着涎水呵呵傻笑着,两行眼泪却潸然而下。

    “夏侯大哥,你别晃了,哥是真的醉了!”

    落雪实在看不下去了,心疼的流着眼泪,冲上前去把丁宁从夏侯手里夺过来,跟护犊子的?#22799;?#40481;似的把他护在身后。

    凌云红着眼扶住东倒西歪的丁宁,声音低沉的道“夏侯大哥,把他交给我?#21069;桑?#20320;们去吃点东西吧。”

    夏侯深深?#30446;?#20102;丁宁一眼,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出去,心里难过的要命,一向坚强阳光的少爷,怎么就突然变?#28903;?#26679;了呢。

    陆战?#28909;?#24819;要上前帮忙,被凌云和落雪拒绝,?#30431;?#20204;去吃饭,她们来照顾丁宁。

    看着早就醉的不省人事的七杀,凌云把丁宁抱回了房间,落雪打来一盆热水,帮丁宁擦拭着额头和身体。

    从来都没有脾气的落雪第一次生气了,埋怨的说道“诺姐真是不知?#20040;酰?#21733;那么好,她竟然这样对他。”

    “哎!”

    凌云幽幽的叹了口气,自责的说道“人各有志不能强求,像她那样在豪门大族长大的女孩,自然有着属于她自己的骄傲?#36879;?#24615;,我看得出她是真的很爱丁宁,可她的骄傲和自尊不?#24066;?#22905;和别人分享爱人,都怪我,要是不和她对着干,说不定能够慢慢的改变她的心意,?#19978;?#22312;……”

    “云姐,这不怪你,如果她真的爱哥,就不会忍心离开他,害的哥变?#19978;?#22312;这个样子。”

    落雪见凌云自责的样子,连忙柔声安慰道。

    “我能理解她的心情,不管怎么说,她是个?#38376;?#23401;,丁宁也是真的?#19981;?#22905;,落雪,别恨她好吗?”

    凌云心情抑郁难耐,萧诺的心情她如?#25991;?#19981;理解,?#32972;?#22312;意识到丁宁心里爱的不止她一个?#35828;?#26102;候,她何尝不是像她一样?#32431;?#32416;结?

    只不过她最终想通了,而萧诺没有想通而已,说心理话,看着丁宁颓废?#32431;?#30340;样子,她心里还有点隐隐的羡慕萧?#30340;兀?#22914;果换了是她离开丁宁,他会不会也这样伤心难过呢?

    “老侯,敢对老板这样发火,我真是佩服!”

    海边餐厅里,陆战满脸敬佩的对夏侯说道。

    夏侯苦着脸道“你当我愿意啊,我也是一时冲动,壮?#35834;?#23376;来的,等少爷醒了,还不知道怎么给我穿小鞋呢。”

    “放心吧,老板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陆战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也是为他好嘛。”

    “哎,我就是为大小姐感到不值,大小姐那么多年那?#32431;?#19981;也是自己一个人扛过来的,她对少爷是充满了期待,可少爷现在的样子,真的让我感到失望。”

    夏侯平时为了保护丁牵猎,从来不喝酒,可今天,他实在心情抑郁首次破戒。

    “好了,老板也是一时难过,等他大醉一场,明天一觉睡醒了就会好起来的,海涛,你和小牛陪老侯喝点吧,我就不喝了,其他人晚上和我一起值夜,等下打包带点食物回去给龚强和冯军,呃,还有两位老板娘。”

    陆?#35282;?#22768;安排道,他没有喝酒,在这些人中,只有他和夏侯的身手最好,万一夏侯喝醉了,他必须担负起晚上警戒的职责。

    “老板还?#24576;阅兀?#35201;不要给他带一份。”

    小牛低声的问道。

    “算了,老板喝成那样,就算给他带龙肉他也吃不下。”

    陆战苦笑着说道。

    “嗨,下午,我跟冯军遇到一个怪人。”

    小牛见气氛压抑,想要调节一下气氛,就说起下午遇到斗笠?#35828;?#20107;情,众人被冯军冒充非处男的事情逗的哈哈大笑。

    夏侯却脸色严肃起来,迫切的问道“你说的那个斗笠人是不是穿着本地?#35828;?#34915;服,还戴着个墨?#25285;?#25226;脸遮的?#28046;?#23454;实的?”

    “是啊,怎么了?你也见到了?”

    小牛不知道萧诺下午去追斗笠?#35828;?#20107;情,满脸疑惑的问道。

    陆战?#28909;?#20063;想到了什么,脸色为之一变,惊声问道“你是在哪里碰到那个斗笠?#35828;模俊?br />
    。
云南风采时时彩
三分彩哪个平台好 六肖中特赔多少倍 nba比分赔率哪个返水多 中彩网北斗17224期预测 江苏时时彩开奖走势 nba2k 陕西11选5开奖号码 广东快乐10分现场直播开奖记录 快3上市 重庆百变王牌投注小窍门 舟山飞鱼网上直播 福彩3d跨度走势图2019 贵州11选5复式投注 网络彩票走势图电视机 三分彩大小单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