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品至尊 > 章节目录 0437 空中楼阁
    “老板,我们……我们跟丢了。”

    奇石坊小楼办公室里,两个小青年畏惧的耷拉着脑袋嘴唇嗫喏的说道。

    “真是废话,跟个人都能跟丢,要你们何用?”

    聂凡勃然大怒,拍着桌子怒吼道,吓的两名手下浑身直哆嗦,他们可是知道老板的手段有多么的凶?#23567;?br />
    莫大师又恢复了之前云淡风轻的模样,摆了摆手道:“你们下去吧。”

    “谢谢,谢谢!”

    两名手下死里逃生,如蒙大赦般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聂耳皱了皱眉头:“师兄,人跟丢了怎么办?教主来了我们怎?#21767;?#24453;?”

    “放心吧,他跑不了,我已经打听清楚了他的消息,他叫丁宁,绝对跑不了他。”

    莫大师眸光一闪,淡定的说道。

    “师兄高明!”

    聂凡大喜,连忙谄笑?#25490;?#30528;马屁。

    莫大师脸色突然一变:“他怎么又回来了?”

    “不会是发现我们跟踪,来找我们算?#35828;?#21543;?”

    聂凡脸色一白,?#34892;?#30031;惧的说道。

    寨方可?#20154;?#21385;害多了,都能被丁宁逼的用生命诅咒,他可不想为了帮他报仇死在丁宁的手里。

    莫大师的胆子也不比聂凡大到哪里去,浑身一个劲儿的哆嗦,恨不得夺路而逃,强作镇定的说道:“应该不会吧。”

    聂方没有察觉他的声音里已经微微颤抖,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般来回踱?#21073;?#20845;神无主的问道:“怎么办?怎么办?”

    “别紧张,他不是冲我们来的,他去料场了。”

    莫大师脸色一喜,长长的松了?#35844;?#20307;内的蛊告诉他,丁宁没有冲这个方向来。

    可随即他就充满了疑惑,丁宁?#28909;?#19981;是冲着他们来的,那还来这里干什么?

    “师弟,派个人去盯着那小子要干什么。”

    “好的,师兄。”

    聂凡也感应到丁宁不是冲他们来的,顿时长松了一?#35844;?#20800;自镇定下来,安排手下去盯着丁宁。

    可很快,手下?#31361;?#26469;汇报,没有看到丁宁的影子,他们之前可都是跟在莫大师身边见过丁宁的。

    师兄弟两面面相觑,不可能啊?蛊明明感应到他就在料场里啊,但手下为什么说没看到他呢。

    他们的手下是绝对不敢欺骗他们的,这让莫大师师兄弟心里一阵发慌,那?#19968;?#38590;道还能隐形不成。

    莫大师沉吟片刻:“师弟,你去看看。”

    “可是……我。”

    聂凡浑身一哆嗦,畏惧的想要推辞,他可不想去近距离接触那个杀星。

    莫大师苦笑一声:“他见过我,又没见过你,你怕什么。”

    “好,我去看看。”

    聂凡一想也是,壮着胆子答应下来。

    毛料场里,丁宁把事先看好的毛料一一挑选出来让工人装车送到盛世华庭。

    奇怪?#30446;?#20102;聂凡一眼,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在他身边晃来晃去的,还老盯着他看,难?#32769;?#35201;谋财害命。

    却不知聂凡此刻一头的雾水,搞不清楚是什么?#32431;觶?#29983;命诅咒明明在丁宁身上,怎么在大胡子身上也能感应到。

    难道生命诅咒还能同时下在两个人身上?没听说过啊。

    这?#19968;?#32943;定?#25237;?#23425;是一伙的,杀寨方的时候两个人都在,所以两个人身上都有诅咒的气息。

    聂凡被丁宁一眼看的心里直发憷,唯?#30452;?#20182;察觉给干掉,也不敢再跟着,佯装挑选毛料的远离丁宁。

    “老板!”

    “老板!”

    几名赌石场的工人见到聂凡恭敬的问好,却让聂凡吓出了一身冷汗,板着脸应了一声,转身快步离去。

    丁宁看着他的背影皱了皱眉,原来这?#19968;?#23601;是奇石坊的新老板,也没有多想,挑好原石后付了钱,就大摇大摆的离去。

    “刚才这个人买的原料送到什么地址?”

    丁宁刚走,聂凡就又冒了出来,询问?#31361;?#30340;工?#35828;饋?br />
    “老板,地址是盛世华庭一号别墅。”

    负责?#31361;?#30340;工人虽然很奇怪,但老板发问了他自然不会隐瞒。

    “好,我知道了。”

    聂凡眸光闪动,点?#35828;?#22836;,转身离去。

    丁宁吃饱喝足,惬意的伸了个懒腰,“落雪,餐厅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30333;?#22791;的差不多了,我在列?#35828;ィ?#31561;姐姐答应我的厨?#21487;?#22791;到位,就可以营业了。”

    落雪脸蛋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一边回答着,一边在写?#35828;ァ?br />
    丁宁?#34892;?#24515;疼的道:“开餐厅会不会太累了?”

    “不会啊,我?#19981;?#20570;饭,我?#19981;?#22823;?#39029;?#25105;做的饭,我觉得特别有成就感,这两天我在凌叔办公室隔壁开了个小灶,帮公司里的人做饭吃,他们都说好?#38405;亍!?br />
    落雪脸上散发着被人认可的喜悦光芒。

    看来落雪还真的是?#19981;?#20570;饭啊,丁宁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宠溺的叮嘱道:“哥不缺钱,只是怕你无聊才给你找个事做,高兴了就开门,不高兴就关门,千万别累着自己知道吗?”

    “知道了,我才不要随便关门?#20800;?#25105;要有自己的事业,我要帮哥哥赚大钱。”

    丁落雪知道丁宁是心疼她,甜甜的一笑,?#28216;?#30528;小粉拳,斗志昂扬的表态道。

    丁宁好笑的揉了揉她的脑袋,他从来?#24674;?#26395;过开餐厅赚钱,只是想让落雪找个事做,尽快融入社会罢了。

    否则他就不会在公司楼顶开餐厅了,毕竟餐厅开在写字楼的楼顶,就已经有了很大的局限性,注定不可能做大做强。

    不管怎么样,只要落雪开心就行,哪怕一分钱不赚,他又不是亏不起。

    “哥,你说餐厅的名字叫空中楼阁好不好?”

    落雪眼睛中发着光,期盼?#30446;?#30528;他。

    “行啊,你的餐厅你有命名权,哥可没有起名字的天?#22330;!?br />
    丁宁自嘲的说道,看看一群灵宠们的名字吧,什?#21019;?#40657;小黑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26114;?#22079;,那就叫空中楼阁了?#21486;?#26126;天我就让凌叔帮我登记注册。”

    落雪大眼睛弯成了月牙儿,散发着憧憬的光泽。

    丁宁根本没有预料?#21073;?#33509;干年后红遍全世界的国际第一餐饮连锁餐厅——空中楼阁,就这样在他们玩笑似的三言两语中诞生了。

    空中楼阁永远都只开设在高楼大夏的最顶层?#25945;ǎ云?#20196;人垂涎的独特美味占在了餐饮界金字塔的最顶端,如同骄傲的女王般俯瞰着脚下的芸?#24656;?#29983;,成为世界上第一家有底气拒绝米其林授星的无星超级餐厅。

    时任空中楼阁集?#21734;?#20107;局主席的丁落雪董事长不屑的说道,我们是神州国的餐厅,无论是环?#22330;?#26381;务、卫生还是美味都已经超出了米其林能够想象的极限,没有人有什么资格来给空中楼阁评星,我们是超级餐厅,已经逾越了星级的范畴。

    此话一出,整个世界一片哗然,但却没有人认为她说的话狂妄,反而认为她说的很在理,这就是空中楼阁的底气。

    毕竟,就连国际上最著名最顶级最权威的美食评论家都无法抵抗空中楼阁美食的诱惑,数十年如一日的百吃不厌,是空中楼阁最忠实?#30446;突А?br />
    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盛世华庭小区里,一辆低调的别?#21496;?#23041;上,莫大师和聂凡正紧盯着奇石坊?#31361;?#30340;货车开进一号别墅。

    “师兄,我怎么都想?#24187;?#30333;,为什么丁宁和那个络腮胡子身上都有生命诅咒的印记。”

    聂凡到现在依然纠结不已,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莫大师百思不得其解的道:“据我所知,生命诅咒只能下在一个人身上,怎?#32431;?#33021;会出现在两个人身上,这也太奇?#33267;恕!?br />
    “有没有可能是丁宁和那个络腮胡子一起杀死的寨?#21073;?#25165;?#30431;?#30340;生命诅咒分散在了两个?#35828;?#36523;上?”

    聂凡小心翼翼的说出他的推测。

    “也有这种可能,生命诅咒本来就是上古传下来的残缺禁术,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作用。”

    莫大师苦恼的挠了挠头,“传说完整版的生命诅咒是施咒者在遇到无法抵抗的敌人时把灵魂献祭给巫魔大人,用生命波动在敌人身上留下便于追踪的印记,巫魔大人会通过时空之门降临,然后循着生命印记来收割敌?#35828;?#28789;魂,”

    “巫魔?都什么年代了,怎?#32431;?#33021;有巫魔,这也太玄幻了吧?”

    ?#38405;?#22823;师的说法聂凡嗤之以鼻,?#36130;?#22068;不以为然的说道。

    “谁知道?#20800;?#36825;本来就是传说,就连生命诅咒都是残缺版的,估计除了被诅咒者,没有人知道生命诅咒会有什么效果,这寨方一个外门弟子竟然会生命诅咒,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的,这在我们巫魔教可是不传之秘。”

    莫大师苦笑摇头,一脸的迷惑不解。

    “哎,师兄,你说着寨?#20132;?#19981;会是教主他老人家的私生子啊。”

    聂凡脑?#21019;?#24320;,一脸猥琐的问道。

    “这个……还真不好说,否则一个区区外门弟子死了,怎么会?#25237;?#25945;主他老人家的大驾严厉?#20961;?#19981;说,还要亲自赶来宁海为他报仇。”

    莫大师也深有同感的点头道。

    “我觉得肯定是,否则教主怎?#32431;?#33021;会这么关注一个外门弟子的生死。”

    聂凡自认为找到了真相,信誓旦旦的说道。

    他们离开巫魔教已经?#30473;?#24180;了,根本不知道巫魔教的老巢都差点被寨赢拆了,自然更不知道巫天邪通过赢方的影蛊已经得知灵蛊王出世被丁宁得到的画面,这才会锁定宁海,吩咐教中在宁海的弟子?#20961;?#19969;宁的下落。

    若不是影魔没有声音功能,生命诅咒又只能在距离凶手一公里?#27573;?#20869;才能起作用,巫天邪早就亲自赶来宁海寻找丁宁了。

    对巫天邪来说,帮寨方报仇给寨赢一个交代只是附带的,他更眼红的是灵蛊王,若是?#30431;?#24471;到灵蛊王,他的实力将会突飞猛进,甚至能够和寨赢抗衡。

    虽然寨赢打上巫魔教看起来很厉害,但若不是忌惮他背后的赶尸派,巫天邪还真?#35805;?#20182;放在眼里。

    别看巫魔教是个小教派,但教中的传承相对来说比较完整,毒蛊和诅咒之术更是诡异莫测,令人防不胜防,可不是传承?#31508;В?#21482;继承了炼?#24179;?#23608;和养尸之法的赶尸派能够相比的,否则寨赢也不会煞费苦心的让寨方潜入巫魔教想要偷师了。
云南风采时时彩
彩票2元七乐彩走势图 买福彩3d 浙江快乐12计算公式 香港赛马会信息网资料公开区 福建36选7体育彩票走势图 澳洲幸运10是哪里开奖 天津11选5任选基本走势 神算十码报 吉林11选5彩票走势图 澳洲幸运8开奖结果 3d彩票软件精准 2013高手世家心水论坛 四川时时彩直播 2019年白小姐奖特 体彩大乐透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