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品至尊 > 章节目录 0226 夜半枪声
    笔趣阁 ,最快更新医品至尊最新章节!

    “可是,九爷,你上次告诉过我之后,我就特意查看过她的手,并没有长期摸枪形成的老茧,也没有发现有任何军?#35828;?#20064;惯啊。”

    大飞忐忑的解释道,对于邓九指他是发?#38405;?#24515;的?#27425;貳?br />
    “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去除老茧还不是小事一桩,其?#37011;?#35859;的老茧就是皮肤为保护自身而增生的硬质细胞,把长有老茧的手泡温水泡软后,抹上含有软化角质层的药膏,用纱布包裹住,待老茧软化后,用小刀轻轻刮去死皮,再涂上特制的护手霜,过不了几天,老茧就会彻底消失,现在很多执行特殊任务的警察和军人都会专门去掉老茧,就是为了防止暴露。”

    邓九指温润的一笑,耐心的解释道:“至于那些军人形成的习惯嘛,说实话,邱红已经伪装的很不错了,很难看出来,只?#19978;В?#25105;是个很多疑的人,每一个有机会接近我们圈子的人,我都会派出专人进行考验,所以,你的小孩姨也不例外,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她?#31508;?#22312;哪里吗?”

    大?#19978;?#20102;想,恭敬的道:“是在食客驿站,我带她去拜见九爷,还遇到了?#24187;笔幀!?br />
    “不错,其?#30340;?#21517;?#31508;?#26159;我安排的,面对?#31508;?#30340;袭击,尽管邱红强行忍住出手的冲动,像个普通女人似的抱头尖叫,但常年养成的习惯,还是?#30431;?#20570;出了一个本能的摸枪动作。”

    邓九指抽着雪茄,不紧不慢的解释着,“尽管如此,我也不能完全确定她就是卧底,为了不伤你的心,所以我就让人进了翠竹轩当服务?#20445;?#27599;天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还在她衣服和包上装了微型摄像头和窃听器,可是我没有想到她这么谨慎,?#30475;?#21435;跟上级汇报,从来都不穿衣服,要不是她?#26538;?#23478;的人,我都差点怀疑她和她的接头人有一腿了。”

    大飞脸皮抽搐着,?#36824;?#37041;红的身份如何,但毕竟是他的女人,此刻在众目睽睽下一丝?#36824;?#30340;样子,?#30431;?#24863;觉很不舒服。

    邓九指仿佛评判似的继续道:“细节决定成败,不得不说,邱红其实已经做的足够好了,监视她这么长时间,我都以为自己的判断出错,但?#19978;В?#22312;一些细节上她做的还?#36824;?#23436;美,让我对她越来越怀疑,如果我是她,在发现衣服上被人装了摄像头和窃听器后,我会找一件干净的睡衣披上再去和接头人联系,这样我说不定就真的被她骗过去了,毕竟,有哪个女人会没事就光着屁股在家里溜达?”

    邱红这才知道邓九指是何等?#30446;?#24597;,他多疑的性情、敏锐的观察力和缜密的心思,?#30431;?#26377;人在他眼前都无所遁形,难怪组织上派了那么多人手想要打入他们内部,却都以失败告终。

    ?#28909;?#24050;经到了绝?#24120;?#37041;红也认命了,坦然的站起身来,轻笑道:“九爷果然是九爷,厉害,现在我可以穿上衣服吗?就算死也让我死的体面点。”

    “当然可以,请便!”

    邓九指的目光很平静,仿佛邱红那傲?#35828;那?#32447;在他眼里就跟一堆猪肉差不多,很有绅士风度的做了个自便的手势。

    大飞眼底闪过一抹痛楚,这个下午还在自己身下婉转娇 啼的女人,马上就要香消玉殒,这?#30431;?#30340;心疼如针扎。

    可是他知道,他的身手虽然很不错,但根本不是火凤凰和暴龙的对手,何况,还有个深不可测的邓九指,邱红,今天已经是必死无疑。

    “九爷,?#36824;?#24590;么说,我和姐夫也恩爱一场,能不能?#30431;?#36865;我最后一程?”

    邱红大大方方的穿好衣服,很自然的说道。

    “当然可以,你不说也是这样打算的,只有他亲手结束你的性命,才能证明他没有背叛我,尽管是老兄弟了,但这世上的事情谁好说呢,最难消受美人恩啊。”

    邓九指依然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根本不避讳大飞,毫不掩饰的说出自己的怀疑。

    “放心吧,我倒是想让姐夫背叛你呢,?#19978;?#20182;不肯,一人做事一?#35828;保?#23601;连?#21307;?#22992;也不知道我的职业,所以,希望九爷不要迁怒于?#21307;?#22827;和姐姐。”

    邱红神情自若的跟邓九指谈条件。

    “冤有头债有主,我邓九指虽然算不上什么好人,但江湖事江湖了,祸不及妻儿的规矩我是懂的。”

    邓九指这个曾经的黑?#26469;?#26541;还是很?#34892;?#35167;?#25512;?#24230;的。

    “那我就安心了,姐夫,你过来,亲手送我最后一程吧。”

    邱红深情?#30446;?#30528;大飞,喃喃道:“只?#19978;?#25105;不能亲眼看到外甥出世了。”

    大飞早已泣不成声,浑身颤抖着走向邱红,亲手杀死自己深爱的女人,这对他来说无异于世上最惨?#19994;目?#21009;。

    邓九指嘴?#26538;?#36215;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作为经常和某些部门交锋的他,他深知邱红绝不会这么轻易的坐以待?#23567;?br />
    但他无所畏惧,怀着猫戏老鼠的心思,想要看看邱红到底想玩什么花样。

    “姐夫,趴下!”

    就在大飞阻挡住邓九指的视线时,邱红突然大喝一声,以迅雷不?#25226;?#32819;之势从枕头下摸出一把格 洛 克g17微型手枪,在大飞本能的弯腰之际,毫不犹豫的向邓九指三人射击。

    “砰砰砰!”

    枪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格外响亮,引起了刚刚返校,却发现大门已锁,正准备找地方睡觉的丁宁的注意。

    有枪声,难道是入室抢劫的?丁宁一个急刹,把车停在路边,犹豫了一下后,拿出生物仿真皮肤,变身黑面侠。

    避开监控,蹿入草丛,展翅高飞,直奔枪声传来的楼层,以防万一需要?#28909;耍?#36824;把?#25214;?#19968;号也召唤过来。

    落到二十八层的阳台,透过玻璃窗向内看去,丁宁悚然动容。

    邱红和大飞怎么在这里?关键的问题是那个足有两米高的金属人是谁?特么的竟然连子弹都不怕。

    邱红的额头上全是汗水,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21073;?#26292;龙这个地下势力的打手竟然会是金属异能者。

    大飞更是全身僵硬,震惊的张大了嘴?#20572;?#36523;为邓九指的手下,他和暴龙也也切磋过,在他看来,暴龙的身手肯定他强,但强也强的很有限。

    若是他拼命,鹿死谁手还?#32431;?#30693;,可眼前的一幕却完全颠覆了他的?#29616;?#36825;特么的还是人吗?

    原来,就在邱红突?#35805;?#26538;射击之际,邓九指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从容的继续抽着雪茄。

    火凤凰依然是一副万年不化的冰山表情,眼帘?#30171;梗?#27809;有丝毫动容。

    只有暴龙动了,两米多高的庞大身躯只是向前一?#21073;?#23601;把邓九指和火凤凰遮的严严实实。

    黑色紧身背心裸露在外的肌肤泛起一层金黄色的光泽,子弹射在他的身上,火星四溅,发出金铁?#24187;?#30340;声音,他却怡然无伤。

    邱红在特殊部队苦练出来的枪法此刻毫无用武之地,虽然她猜测眼睛很有可能是暴龙的弱点,但她却没有了试验的机会。

    暴龙在她枪声停顿的那一?#24067;洌?#23601;抬腿向前一步蹿去,钵盂大的拳头带着呼啸的风声向她砸去。

    这一拳势大力沉,迅如闪电,就连空气都传来摩擦的声音,邱红惊叫一声,绝望的闭目?#20154;饋?br />
    “咔擦!”

    “呃!”

    一声闷哼伴随着骨断筋折的声音传来。

    “姐夫……”

    邱红蓦然瞪大了眼睛,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悲呛惊叫,泪水伴随着漫天的血雨模糊了视线。

    大飞魁梧的身影在电光火石间义无?#22402;说?#25377;在她的身前,被暴龙一拳打的倒飞出去,双臂呈现?#36824;?#21017;的诡异扭曲,口中狂喷鲜血狠狠的撞在墙壁上,像只壁虎似的缓缓滑落。

    一拳之威竟然恐怖如斯,邱红?#32431;?#30528;?#35828;?#22823;飞的身边,“姐夫,姐夫,你为什么这么傻……”

    “我……我是男人,又怎么能眼睁睁?#30446;?#30528;别人伤害你。”

    大飞双臂骨折,面无血色,嘴?#26538;?#30528;鲜血,眼中却露出柔和之色,解脱的一笑道:“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只是没想到会来这?#32431;?#32780;已。”

    “姐夫……呜呜呜……都是我不好……是我连累了你。”

    邱红跪在大飞的身旁,把脸贴在他的脸上,再也忍不住失声?#32431;蓿?#21741;的上气不接下气。

    ?#24052;?#21596;…哇呜……”

    远处传?#21019;?#32819;的警笛声,枪声?#31449;?#36824;是惊动了周围的?#29992;瘢?#26377;人报了警。

    “大飞,你也跟了我这么多年了,本以为我们能做一辈子的兄弟,?#19978;А热?#29616;在你已经做出了选择,很遗憾,我也只能送你上路了。”

    邓九指从容的站起身来,看着大飞的眼神中闪过一抹痛心和失望,萧索的转身离去,淡淡的声音在?#32771;?#37324;回荡:“凤凰,我们先撤,暴龙,做干净点。”

    火凤凰一声不吭,面无表情的跟着邓九指离去。

    “是,九哥!”

    暴龙瓮声?#25512;?#30340;应了一声,脸色?#19995;擁目?#20102;大飞一眼:“兄弟,该上路了,一路走好。”

    “暴龙哥……?#23567;?#26377;烟吗?特么的还……还真疼,送兄弟走之前,最……最后再抽一口。”

    大飞嘴角不停的向外涌着血,苦笑着要求着。

    暴龙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包软中华,点燃一根塞到大飞的嘴里,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他。

    “如果有来生,咱们再不做兄弟……咳咳!”

    大飞贪婪的抽了一口烟,把烟气吸入冰冷的肺里,咳的鲜血直流,眼泪四溢,点燃的香烟被鲜血熄灭。

    邱红把大飞紧紧的抱在怀?#26657;?#20302;声的哽?#39318;牛?#30196;痴的摸着他的?#24120;?#38706;出绝美的笑容:“能和你死在一起,我满足了。”

    “只是,?#19978;В站?#36824;是没有看到我的儿子出世,我对不起你姐啊。”

    大飞用下巴蹭了蹭邱红的脑袋,?#34892;?#36951;憾?#30446;?#31505;道。

    “做兄弟,有今生无来世,上路吧,兄弟!”

    暴龙上前一?#21073;?#33080;色?#25351;?#20102;古井无波,深深?#30446;?#20102;大飞最后一眼,抬手挥拳……

    “咣……哗啦……”

    就在大飞和邱红闭上眼睛引颈待戮之时,玻璃?#25169;?#30340;剧响传来。

    夜?#32540;?#34989;,让两人?#31561;?#30340;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匪夷所思的一?#24359;?/div>
云南风采时时彩
481开奖历史记录 四川快乐12选5手机版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遗漏 北京pk10牛牛玩法 年香港赛马会 广东快乐十分4个号 排列3预测 新疆25选7今日开奖号码 e球彩有几种玩法 体彩中彩网走势图 网上买彩票中奖怎么领 新疆18选7奖金多少钱 酷玩三张牌怎么注册 江苏7位数体育彩票 浙江6十1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