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田园纨绔妻 > 章节目录 639 我们是不是该成亲了?(1更)
    当初自己允诺了姑娘,要留在她身边一辈子保护她。

    可如今自己认回了纾儿,纾儿是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她神智不好,不能带去厉王府,自己又不能抛弃她不顾,只有带着纾儿回乡下了。

    顾雅箬挑了挑眉。

    福来守在门外,听到月曦的话,面露着?#20445;?#24819;要进来又不敢。

    顾雅箬看了福来一眼,笑着对月曦说道,“你的事,我们回府再说。”

    月曦?#34892;?#30097;惑,但还是恭声应下,退了下去。

    福来伸进来的一只脚又收了回去,暗暗松了一口气。

    众人明日就要回去,顾雅箬和厉飞自然是一整日都待在了程府,直至天黑才回去。

    福来四人跟随,月曦留在了程府照顾纾儿。

    到了府门口,刚下了马车,厉王妃的贴身丫鬟墨香迎上来“世子,顾姑娘,您们可算回来了,王爷和王妃让你们过去一趟。”

    厉飞眉头微皱,“可是出了什么事?”

    墨香压低了声音,“林侧妃和大公子也在呢。”

    两人对看了一眼,心中了然。

    厉飞在前,顾雅箬跟在后面,不紧不慢的来到主院的大厅。

    厉王爷?#25104;行?#19981;好看,两人一进门,他目光便落在了顾雅箬身上。

    厉王妃则是嘴角合不拢,眼光也在顾雅箬身上看了又看。

    “父王,母妃。”

    厉飞见礼。

    顾雅箬福身,“见过王爷、王妃。”

    厉王妃?#29031;?#24320;嘴,厉王爷不悦的声音?#20011;?#21709;起“一整日不在府内,做什么去了?”

    顾雅箬没说话,厉飞回答“回父王,孩儿去了程府。”

    砰!

    厉王爷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你堂堂一个世子,整日里与一个商贾之家来往亲密成何体统?简直丢尽了厉王府的脸面!”

    厉王妃不?#25954;?#20102;,眼光斜过一边的林侧妃和厉珏,“王爷,您这样说可不对了,那程公子可是箬儿大?#32446;?#20182;们过去走亲戚,怎么会丢了厉王府的脸面?”

    厉王爷哼她一声,“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而已,又没有认祖归宗,算是哪门子的亲戚?”

    厉王妃丝毫不相让,“王爷,您这样说可不对了,这可不是那孩子的错,要错也是他那爹娘的错,不要脸的?#24052;?#19968;时的欢愉,让孩子落到如今这样尴尬的?#36710;亍!?br />
    林侧妃绞紧了手中的帕子。

    厉王爷气的胡子直翘。

    厉王妃只当没看?#21073;?#35805;声又起,意有所?#31119;?#29579;爷,飞儿可是你的嫡子,你不要学某些人,做出让天下人耻笑的事来。”

    “你胡说什么!”

    厉王爷脸面上挂不住了,呵斥。

    厉王妃哼了一声。

    厉飞眼睑垂下“父王、母妃,不知你们唤孩儿过来有何事?”

    厉王爷又来了火气,“我听闻武侯府的事,你们参与了?”

    这件事早在几天前就被传得沸沸扬扬,厉王爷今日才来翻旧账……,顾雅箬的低垂的目光落在林侧妃绞紧的帕子上。

    “孩儿不是参与了,而是直接出手解决的这件事。”

    “你……”

    厉王爷没料到他这样回答,气噎。

    “王爷……”

    一直立于一旁的林侧妃轻轻柔柔?#30446;?#20102;口,“王爷,贱妾告诉您事情真相,并不是想让您责备世子。鹏弟所作之事,确实不对,?#36864;?#25105;是他的亲姐姐,我也看不过眼去。世?#28216;?#20102;箬儿,那样做,也无可厚非。贱妾今日是想当着王爷和王妃的面,认回箬儿这个亲侄女,毕竟血浓于水,鹏弟有错,落得这个下场不足惜,箬儿不想认他也情有可原,她体内毕竟留着的是林家的血,我们同承一脉,是至亲的人,我这当姑姑的以后会加倍的疼她的,把她以前受?#30446;?#20840;部弥补过来。”

    “不用了!”

    她的话音未落,顾雅箬断然拒绝,盯着林侧妃乍然?#22253;?#20102;的?#25104;?#36947;,“林家于我,不过是给了我那点血脉而已,在那当日,我饶了林鹏?#24187;?#21518;,我便?#20011;?#36824;给他了,自此以后,我与武侯府再无半分瓜葛。至于您,也只限于不是陌路人而已,请林侧妃以后再莫说这样的话。”

    厉王妃几乎要为顾雅箬叫好了。

    林侧妃和厉珏进来,一开口,她便知道了他们的意图,当下恨不得把手边茶?#36947;?#30340;水泼到林侧妃那张恬不知耻的?#25104;?#21435;。她还有脸过来认亲戚,林鹏做的事连畜生也不如!虎?#26087;?#19988;知道不食子,可林鹏做了什么,竟?#35805;?#33258;己的亲生女儿交给一个妓子出身的外室去养,这是那个嬷嬷没有泯灭人性,否则箬儿现在早就是一捧黄土了,哪里还有她们舔着?#25104;?#38376;认亲的机会。

    林侧妃?#25104;?#39039;时更加?#22253;?#20102;,眼里蓄满了泪水,声音哽咽,“箬儿,我知道你对鹏弟不满,你可以不认他,姑姑绝不怪你。他当年所做之事,姑姑并不知情,姑姑要是知道,就是拼了命?#19981;?#38459;?#39038;?#20570;出那样的事,姑姑……”

    “侧妃娘娘……”

    顾雅箬打断她的话,好看的眉毛皱在了一起“您没听懂我的话吗?我说过,我和姓林的没有半分关系。”

    “混账!”

    厉王爷一拍桌子,“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林鹏再十恶不赦,也是你亲爹,林侧妃也是你亲姑姑。”

    顾雅箬丝毫没害?#25314;?#29579;爷,您忘了吗,我娘和林鹏?#20011;?#21644;离,皇上判决我们跟着我娘,我和武侯府的人确实没有半分关系了。”

    厉王爷再?#31080;?#22094;住。

    林侧妃身体摇摇欲坠,“箬儿,你怎么能这样说?”

    顾雅箬咄咄相逼,“那你想要我怎么说?这是皇上下的?#23478;猓?#38590;道你想让我违抗圣命?”

    林侧妃身体晃了几晃。

    “箬儿妹妹……”

    一直站立一旁的厉珏伸出手扶住林侧妃,“你……”

    不?#20154;?#35828;话,顾雅箬不软不硬的怼了回去,“大公子请莫这样喊我,我高攀不起!”

    厉珏被噎的脸红脖子粗,半晌说不上话来。

    厉飞开口,“父王,箬儿把话说清楚了,您若是没有别的事,我们回去休息了。”

    “箬儿……”

    林侧妃喊了一声,双膝一弯,竟然对着她跪了下去。

    顾雅箬身形快速移动,躲去了厉飞身后。

    林侧妃直挺挺的跪在了厉飞面前,泪流满面,“箬儿,鹏弟做得不对,我代替他给你赔不是了。”

    厉飞冷了?#25104;?#20320;这是想要逼死箬儿吗?”

    于身份,她是厉王府的侧妃,于情理,她是箬儿的姑姑,竟然当着他们?#29238;鋈说?#38754;给箬儿下跪,这要传出去,以后箬儿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指点的。

    厉王妃?#25104;?#20063;不好看了,语气发冷“林侧妃,你这是想要干什么,你现在是我厉王府的侧妃,不是武侯府的人,你这样做,是想让我厉王府落下什么名声?”

    林侧妃慌忙摇头,“王妃恕罪,王妃恕罪,贱妾只是太心切了,一时情?#20445;?#36145;妾觉没有抹黑厉王府的意思?”

    “那就是想抹黑箬儿?”

    林侧妃慌张不已,眼泪如同决了堤一般往外冒“贱妾绝没有那个意思,箬儿是侯府流浪在外的血脉,这么多年,不知道吃了多少苦,贱妾想要弥补她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抹黑她?”

    厉王爷也?#34892;?#40657;了脸,不过不是对林侧妃的,而是对顾雅箬的。在他看来,顾雅箬就是不识大体,虽然她是秋清灵的女儿,以后有秋家给她撑腰,和厉王府的门户相对了一些。看她若是认回了林鹏,认下了林侧妃这个姑姑,有武侯府和林侧妃做后盾,她若是想要嫁给飞儿,那将容易的多。

    “顾姑娘……”

    厉王爷的声音比外面的天色还有阴沉“林侧妃作为长辈,?#20011;?#22914;?#35828;?#19977;下四了,难道你还是无动于?#26376;穡俊?br />
    顾雅箬从厉飞身后站出来,不卑不亢道“王爷,我说过了,林鹏与我是有血脉关系,我那日饶他?#24187;丫?#36824;上了。我现在姓的是顾姓,与他们没有丝毫瓜葛,所以,还请王爷和林侧妃不要再相逼。”

    “你……”

    厉王爷再次气噎。

    林侧妃慌忙哭道,“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不该这么着急的,我应该再等等的,王爷,您千万不要怪罪箬儿!”

    “好了!”

    厉王妃皱着眉头训斥“你这般哭哭啼啼的,我看得心烦,?#28909;?#31660;儿不?#25954;猓?#20320;也不要再纠缠了,老老实实的回您的院子里去。”

    林侧妃一愣,随即惶恐道“贱妾知道了,贱妾这就回去。”

    说完,起身,许是跪的久了,?#24590;?#20102;一下。

    厉珏搀扶住了她。

    厉王爷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要去搀扶她。

    将他的动作看在眼里,厉王妃扯了下嘴角,“王爷,林侧妃没达到目的,想必回去后会伤心欲绝,您还是跟着过去?#21442;?#19968;番吧,免得林侧妃明日伤心的起不了床。”

    厉王爷是有这心思,可被厉王妃点破,老脸顿时涨红,佯装生气的站起身,一甩衣袖,先行走了出去。

    林侧妃的眼泪还在眼中打转,给厉王妃福了福身“贱妾告退!”

    厉王妃?#25104;?#19981;好的点了点头。

    林侧妃退下。

    等她后一只脚?#31456;?#20986;门槛,厉王妃立刻变了?#25104;成?#37117;是笑意,对着顾雅箬招手,“箬儿,快来,你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她这?#36924;?#19981;及待的模样,厉飞笑着摇头,在一旁的椅子上坐好。

    顾雅箬走过去,坐在离厉王妃最近的一张椅子上,感觉有点远,索性站起来,拉着椅子过去,在厉王妃对面坐下,压低了声音绘声绘色的给她讲了起来。

    厉王妃听的心情起伏,目瞪口呆,最后忍不住了,还重重拍了一下桌子,义愤填膺,怒骂,“这个不是东西的!”

    厉飞嘴角弯了起来。

    从大厅出来,?#20011;?#26159;一个时辰以后的事了,厉飞将顾雅箬半揽在怀里,不缓不慢的朝着清幽院走。

    路上的下人,丫鬟看?#21073;?#32439;纷红了脸,低下头,给两人让路。

    “箬儿。”

    厉飞轻声喊。

    “嗯。”

    顾雅箬回应。

    “我们是不是该成亲了?”

    顾雅箬没回应,只是抱住他腰的手收紧。

    福来四人?#23545;?#30340;跟在后头,小声的边走边?#27169;?#22909;事的福喜用胳膊撞了撞福来,“大?#32446;?#20320;要是再不出手,我那月曦大嫂可就飞了啊!”

    月曦面色虽冷,但心地善良,长相也俏丽,身手也不错,她做大嫂,几人心里还是乐意的。

    福来的脸垮了下去,月曦就是一块不解风情的?#23601;貳?#20182;明示暗示好多次了,她不但半丝反应也没给,如今还要带着她那妹妹回乡下去。这说明心里没他,他能怎么办?

    “唉,大?#32446;?#25105;给你说……”

    福寿挤开福喜,凑到福来身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还磨蹭什么呢,趁着今日主子高兴,你求着主子给你们两人赐亲不就成了。”

    福来瞪他,“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

    “怎么不容易?”

    福寿也凑了上来,站在他另一边,“只要主子赐了亲,她不?#25954;?#20063;得?#25954;狻!?br />
    福来犹豫,“我,我不想难为她。”

    自从在清水镇的时候,他便?#20011;?#24515;中有月曦了,但他不想?#31185;?#20102;她。

    福喜在三人身后嗤了一声,“那你等着以后打光棍吧。”

    回了清幽院,厉飞去洗澡。

    福来在院子里转悠了好一会儿,满脸纠结的来到房门前“箬儿姑娘。”

    顾雅箬一直等着他呢,听到喊声嘴角动了一下,“进来。”

    福来进门。

    顾雅箬明知故问“有事?”

    福来双手紧紧的垂在身侧,?#34892;?#32467;巴,“我、我……”

    顾雅箬挑眉,打趣,“福总管何时变成结巴了?”

    福来咬牙,“箬儿姑娘,我想求娶月曦!”

    顾雅箬眼里闪过笑意,“这我可做不了主,你也知道,月曦并未卖身于我,她的亲事我说了不算。”

    福来的?#25104;?#22446;了下去。

    “不过……”

    顾雅箬故意拉长了声调。

    福来眼睛亮起来,期待?#30446;?#30528;她。

    “你若是能让月曦留下,说不定以后我可以撮合你们。”

    福来一声哀嚎,“箬儿姑娘,您这等于没说啊。”

    “是吗?”

    顾雅箬慢悠悠的问他。

    “是……”

    福来说出了一个字,脑中猛然有什么闪过,顿时一蹦老高,转身往外走“多谢箬儿姑娘!”
云南风采时时彩
双色球2019045期分析 广西快三是官方开奖么 北单篮球比分直播 摩尔快乐飞艇 黑龙江22选5开奖公告 厦门福彩中奖去哪里领 贵州快三开奖号是多少钱 足彩17094投注策略 台湾两亿彩票大奖得主 甘肃11选5前三直选走势图 3d开机号和试机号近10期列表 体彩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中彩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二八杠实战技术 福彩3d和值遗漏值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