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修真是一场旅行 > 第六章 岁长一载,智多过斗!
    清晨的山脉之中弥漫着晨雾,晨雾中裹挟着山花的烂漫以及尘土的芳香。

    谭寿山走势简单,孤峰如云。

    山中遍布绿植,不过多是寻常山野蔬果,含有灵气的灵植罕见的紧,由此可见,这谭寿山灵气稀薄,算不上灵山福地。

    在谭寿山半山腰,依山有一片废墟,占地及其广阔,可以看出曾经的辉煌。

    废墟前有一座茅屋,茅屋外冒着炊烟,老道人蹲在火灶前一边翻阅古籍一边填着火,猪肛人立而起,站在火灶旁,两只猪蹄?#28216;?#30528;大勺子,不停的锅中搅拌,防止糊锅。

    “死老头子,你这办法管用么?小木子可是被?#21344;?#25749;裂冲击的魂魄受伤,喝这些蜂蜜真的管用?”

    猪肛不相信,说着,还拿勺子盛了一汤勺,放在鼻尖闻了闻,入鼻清凉,入嘴如?#20572;?#29980;得发腻。

    “你这猪崽子,怎么和老人家说话呢?要懂得尊敬,否则像你这般口无遮拦,下了?#21073;?#19981;出三日,必定被人红烧。

    这古法乃是我从宗门典籍中翻阅找到的,我这宗门当年盛极一时,想必不会随意糊弄。”

    这时,茅屋中突然传出声响,猪肛连忙放下勺子,跑进茅屋查看,韩木虽然呆傻,但确是有一个极强的?#23576;埃热?#33021;混得一两根稻草,那这辈子便不用愁了。

    但是,前提是和他搞好关系,否则,稻草没拉上,白落得剃毛下锅。

    一进屋,眼前一幕令猪肛?#36466; ?br />
    韩木立在床沿,双手抱着头,五官狰狞,身上散发?#25490;?#21402;的鬼气,鬼气凝实,横冲直撞,将茅屋中的物件打砸无数,但那鬼气断断续续,像是后力不接。

    从韩木散发的气势来看,绝对是能吊打猪肛的存在,猪肛很是?#32769;玻?#20174;韩木目前的状态可以判断出,他应?#31508;?#20102;重伤,魂魄受伤,脑子昏僵,成了呆子。

    那如果自己帮他从头修炼,恢复神智,仅凭那拥有乾坤袋的?#23576;埃?#33258;己真的要发达了!

    “老子不愧是猪中霸王,气运逆天,哎?#21073;?#20197;后要对他好一点,嘘寒问暖是必须的,还得给他做?#21073;?#23094;上几房黄花大闺女……”

    不过这个时候还是出去比较好,万一被鬼气撞一下,自己岂不是要在床上躺上个十天半月的,那照?#25749;?#26408;的功?#25512;?#19981;是会落到外面那糟老头?#30001;?#19978;。

    猪肛灰溜溜的跑了出去,此时老道还在艰难的起身,他高?#35828;?#35828;道。

    “老头子,你的乖徒儿醒了,快去看看。”

    老道不疑有他,兴冲冲的向着茅屋走去,心中有了干劲,身体也比往日多了几分气力。

    等到老道一进茅屋,猪肛立即将茅草屋的小门关上,期待着老道的惨叫,等待虽然是枯燥的,但明知快乐的结果之下,等待也是如此甜蜜。

    等了片刻,居然毫无动静。

    猪肛?#34892;?#31561;不住,门开了一条小缝,蹭着半只猪眼向内看去。

    只见。

    “乖徒儿,你可醒了,等的为师心焦气躁。”

    老道拉着韩木的手,嘘寒问暖,要多慈祥有多慈祥,一点也不像是偷吃他一丁点?#24867;?#35199;,?#22303;?#30528;扫把追猪满山跑的流氓老头。

    韩木坐在床沿,脑子虽然有点疼,但他谨记他爹说的,要尊敬老人,因此,他忍着疼痛,面色发?#23376;?#32769;道交谈。

    “老爷爷,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徒弟。”

    老道故作悲伤,哀叹一声,叹声中藏着几分哀伤,昏黄的老眼还挤出两地浑浊的老泪,那模样,可谓是我见犹怜。

    “你可是叫做韩木?你爹名为韩林。”

    此时,门外的猪肛猪脑子都快气炸了,心中骂道。

    “好你个老东西,居然空口白牙,扒拉?#39029;叮?#32993;扯的还是从老子这里用三颗水果换来的!哼,我老猪现在不拆穿你,等到韩木?#25749;?#20197;后,神智恢复正常,我在来一场苦肉计,就说你逼我的,看他到时如何选择。”

    而韩木一脸呆?#20572;?#30473;毛都要挤到一起去了。

    “我记得我刚才还在尼姑……”

    老道连忙打断,道:“傻孩子,都是师尊不好,年老体衰,没能照?#25749;?#20320;,害得你……”

    说到此处,老道哽咽几番,眼泪更是不要命的流。

    接着说道。

    “你与山间野兽对峙,不想被那野兽暗算,受了脑疾,你忘了,你在小南海受了重伤,几乎濒死,是为师及时?#31995;剑?#25937;下了你,如今,此?#20081;?#32463;过去一年有余。

    这一年来,你与为师的记忆都忘了么?”

    老道越说越悲伤,那神色?#30431;?#21741;丧,门外,猪肛恨不得现在就跳出来,指认老道,但是回头一想,自己也可以依葫芦画瓢。

    哐?#34180;?br />
    门被推开。

    猪肛端着一碗蜂蜜走了进来,看到韩木坐在床沿,故作惊讶,手中的一碗蜂蜜也是故作没拿稳,摔在?#35828;?#19978;,猪眼?#24067;?#26406;胧。

    “二弟!你可算醒了,真是……不说了,快起来,让大哥看看,那里还有没有暗疾,你这一年中,你受过的三百多次伤,五百多次被野兽合围,皆是你猪哥救得你……”

    老道的脸?#24067;?#40657;了。

    失算,没想到这死猪竟也熟读《在修真界活下去的三百个演技摘要》。

    不过,新姜哪里有老蒜够?#19969;?br />
    “徒儿,你可曾记得这一年来为师亲手下厨为你烹饪的佳肴……”

    猪肛眼角闪过一丝韩木未曾察觉的冷笑。

    小样,跟猪哥斗,下辈子胡子白了你也斗不过!真以为你猪哥这三百年摸?#26469;?#30457;是在猪圈里么?老贼,是时候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岁长一载,智多过斗!

    打蛇?#34892;?#19971;寸!

    “二弟,你可曾还记得猪哥为你介绍的村下寡妇……”

    ……

    韩木脑子?#34892;?#26197;,他?#30452;?#19981;出真假,但他相信自己失忆了,于是,老道成了他最敬爱的、最慈祥的恩师,猪肛成为了他同生共死的,两肋插刀的大哥!

    不过此时,韩木脑海中则是在想另一些事情。

    “狡狯的我已经十六岁了,老爹说,如果我十六岁还没能娶上村头寡妇,那么就要卖了大青牛,去集镇或者城池给人家做上?#25490;?#23167;,媳妇长得越娇小越好,这样顶多受写责骂,不会挨打!”

    “猪肛对我这么好,那我就勉为其难,不卖他了,毕竟,我已经不能娶村头寡妇了,我现在要去城里给人家做上?#25490;?#23167;。”
云南风采时时彩
斯诺克世界排名 福彩3d走势图15期 35选7号码开奖走势图 本期香港六合彩号码 云南时时彩是正规的吗 双色球在线缩水 高级围棋图片 网上彩票中奖了不给兑 朝鲜女足vs中国女足 体育彩票走势图表大全 福利彩票快乐十分玩法 六合奇计 足球彩票任选9场中8个 竟彩蓝球开奖结果 贵州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