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修真是一場旅行 > 第六章 歲長一載,智多過斗!
    清晨的山脈之中彌漫著晨霧,晨霧中裹挾著山花的爛漫以及塵土的芳香。

    譚壽山走勢簡單,孤峰如云。

    山中遍布綠植,不過多是尋常山野蔬果,含有靈氣的靈植罕見的緊,由此可見,這譚壽山靈氣稀薄,算不上靈山福地。

    在譚壽山半山腰,依山有一片廢墟,占地及其廣闊,可以看出曾經的輝煌。

    廢墟前有一座茅屋,茅屋外冒著炊煙,老道人蹲在火灶前一邊翻閱古籍一邊填著火,豬肛人立而起,站在火灶旁,兩只豬蹄子握著大勺子,不停的鍋中攪拌,防止糊鍋。

    “死老頭子,你這辦法管用么?小木子可是被空間撕裂沖擊的魂魄受傷,喝這些蜂蜜真的管用?”

    豬肛不相信,說著,還拿勺子盛了一湯勺,放在鼻尖聞了聞,入鼻清涼,入嘴如油,甜得發膩。

    “你這豬崽子,怎么和老人家說話呢?要懂得尊敬,否則像你這般口無遮攔,下了山,不出三日,必定被人紅燒。

    這古法乃是我從宗門典籍中翻閱找到的,我這宗門當年盛極一時,想必不會隨意糊弄。”

    這時,茅屋中突然傳出聲響,豬肛連忙放下勺子,跑進茅屋查看,韓木雖然呆傻,但確是有一個極強的背景,倘若能混得一兩根稻草,那這輩子便不用愁了。

    但是,前提是和他搞好關系,否則,稻草沒拉上,白落得剃毛下鍋。

    一進屋,眼前一幕令豬肛愣住。

    韓木立在床沿,雙手抱著頭,五官猙獰,身上散發著濃厚的鬼氣,鬼氣凝實,橫沖直撞,將茅屋中的物件打砸無數,但那鬼氣斷斷續續,像是后力不接。

    從韓木散發的氣勢來看,絕對是能吊打豬肛的存在,豬肛很是欣喜,從韓木目前的狀態可以判斷出,他應當受了重傷,魂魄受傷,腦子昏僵,成了呆子。

    那如果自己幫他從頭修煉,恢復神智,僅憑那擁有乾坤袋的背景,自己真的要發達了!

    “老子不愧是豬中霸王,氣運逆天,哎呀,以后要對他好一點,噓寒問暖是必須的,還得給他做媒,娶上幾房黃花大閨女……”

    不過這個時候還是出去比較好,萬一被鬼氣撞一下,自己豈不是要在床上躺上個十天半月的,那照顧韓木的功勞豈不是會落到外面那糟老頭子身上。

    豬肛灰溜溜的跑了出去,此時老道還在艱難的起身,他高興的說道。

    “老頭子,你的乖徒兒醒了,快去看看。”

    老道不疑有他,興沖沖的向著茅屋走去,心中有了干勁,身體也比往日多了幾分氣力。

    等到老道一進茅屋,豬肛立即將茅草屋的小門關上,期待著老道的慘叫,等待雖然是枯燥的,但明知快樂的結果之下,等待也是如此甜蜜。

    等了片刻,居然毫無動靜。

    豬肛有些等不住,門開了一條小縫,蹭著半只豬眼向內看去。

    只見。

    “乖徒兒,你可醒了,等的為師心焦氣躁。”

    老道拉著韓木的手,噓寒問暖,要多慈祥有多慈祥,一點也不像是偷吃他一丁點點東西,就拎著掃把追豬滿山跑的流氓老頭。

    韓木坐在床沿,腦子雖然有點疼,但他謹記他爹說的,要尊敬老人,因此,他忍著疼痛,面色發白與老道交談。

    “老爺爺,你認錯人了,我不是你徒弟。”

    老道故作悲傷,哀嘆一聲,嘆聲中藏著幾分哀傷,昏黃的老眼還擠出兩地渾濁的老淚,那模樣,可謂是我見猶憐。

    “你可是叫做韓木?你爹名為韓林。”

    此時,門外的豬肛豬腦子都快氣炸了,心中罵道。

    “好你個老東西,居然空口白牙,扒拉亂扯,胡扯的還是從老子這里用三顆水果換來的!哼,我老豬現在不拆穿你,等到韓木傷好以后,神智恢復正常,我在來一場苦肉計,就說你逼我的,看他到時如何選擇。”

    而韓木一臉呆滯,眉毛都要擠到一起去了。

    “我記得我剛才還在尼姑……”

    老道連忙打斷,道:“傻孩子,都是師尊不好,年老體衰,沒能照顧好你,害得你……”

    說到此處,老道哽咽幾番,眼淚更是不要命的流。

    接著說道。

    “你與山間野獸對峙,不想被那野獸暗算,受了腦疾,你忘了,你在小南海受了重傷,幾乎瀕死,是為師及時趕到,救下了你,如今,此事已經過去一年有余。

    這一年來,你與為師的記憶都忘了么?”

    老道越說越悲傷,那神色好似哭喪,門外,豬肛恨不得現在就跳出來,指認老道,但是回頭一想,自己也可以依葫蘆畫瓢。

    哐當。

    門被推開。

    豬肛端著一碗蜂蜜走了進來,看到韓木坐在床沿,故作驚訝,手中的一碗蜂蜜也是故作沒拿穩,摔在了地上,豬眼瞬間朦朧。

    “二弟!你可算醒了,真是……不說了,快起來,讓大哥看看,那里還有沒有暗疾,你這一年中,你受過的三百多次傷,五百多次被野獸合圍,皆是你豬哥救得你……”

    老道的臉瞬間黑了。

    失算,沒想到這死豬竟也熟讀《在修真界活下去的三百個演技摘要》。

    不過,新姜哪里有老蒜夠味。

    “徒兒,你可曾記得這一年來為師親手下廚為你烹飪的佳肴……”

    豬肛眼角閃過一絲韓木未曾察覺的冷笑。

    小樣,跟豬哥斗,下輩子胡子白了你也斗不過!真以為你豬哥這三百年摸爬打盹是在豬圈里么?老賊,是時候讓你知道什么叫做歲長一載,智多過斗!

    打蛇尚需七寸!

    “二弟,你可曾還記得豬哥為你介紹的村下寡婦……”

    ……

    韓木腦子有些暈,他分辨不出真假,但他相信自己失憶了,于是,老道成了他最敬愛的、最慈祥的恩師,豬肛成為了他同生共死的,兩肋插刀的大哥!

    不過此時,韓木腦海中則是在想另一些事情。

    “狡獪的我已經十六歲了,老爹說,如果我十六歲還沒能娶上村頭寡婦,那么就要賣了大青牛,去集鎮或者城池給人家做上門女婿,媳婦長得越嬌小越好,這樣頂多受寫責罵,不會挨打!”

    “豬肛對我這么好,那我就勉為其難,不賣他了,畢竟,我已經不能娶村頭寡婦了,我現在要去城里給人家做上門女婿。”
云南风采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