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無面者傳說之膝下之臣 > 第十九章 龍虎雙刃
    這一日,丁大壯仍舊去了公園打熬身體,直到累得滿頭大汗,他才回了家。

    打開門,發現客廳的沙發上,王小花與一名中年男子相對而坐,在丁大壯想來,這人或是來探望王小花的客人,最近兩天,這樣的情況時有發生,因此他也懶得細看,當即打算回自己的房間拿上干凈衣服,然后去浴室沖涼。

    “小花,這個小家伙,就是前幾天你從李三通手里救出來的人質嗎?”

    正經過沙發的一頭,沙發上的男子突然開口,丁大壯條件反射似的偏頭看向說話的中年男子,當他看清中年男子的長相時,心中忍不住狂震,一雙小手更是捏得緊緊的。

    “小丁,這是我們刑警支隊的謝隊,快叫謝叔叔!”王小花在一旁招呼道。

    剛聽王小花介紹那人,丁大壯很快恢復如常,并脆生生的喊道:“謝叔叔好!”

    中年男子回了一個笑容。

    丁大壯又對王小花甜甜一笑,道:“小花姐,你陪謝叔叔,我去洗澡了哈!”

    王小花硬是看得一愣。

    這小子突然轉性了么?竟然露出如此燦爛的笑容。

    靜靜的回到自己的小房間,取了換洗衣物,然后一頭撞進浴室里,剛進浴室,外面傳來中年男子的笑聲。

    “呵呵,小家伙很怕生人么?”

    “嗯,他是挺怕生的,同時也是個懂事的孩子!”王小花都不知怎么形容丁大壯,只能胡亂接了幾句。

    浴室里,打開水龍頭,丁大壯卻并未馬上沖涼,而是靜靜的蹲在角落里,沉思起來。

    這個中年男人,丁大壯見過不止一次,他甚至跟暗夜之虎的兄弟,切磋過拳腳,所以丁大壯對這個男人,還有些印象。

    謝隊,本名謝天宇,Z南海警衛處,異能特勤大隊“龍潛”的警衛之一,大校軍銜。

    龍潛與暗夜之虎,一同被稱為華國的“龍虎雙刃”。

    龍潛主內,主要職能是保護Z南海要員的生命安全;而暗夜之虎,則對外主殺伐!

    作為龍潛的警衛,謝天宇怎么可能跑到邛都市這樣的彈丸之地,屈身做一名刑警支隊的隊長呢?

    異能者,甚至受過嚴苛訓練的異能特工,什么時候變得這么不值錢了?

    龍潛與暗夜之虎,雖然同屬軍方序列,可一個隸屬總參47處;而另一個,則隸屬Z南海警衛處;因此也沒有從屬關系一說。

    正因為如此,丁大壯可以直接排除這人是為了自己而來;但邛都市究竟有什么重要的人物,又或者說謝天宇是帶著什么樣的使命潛伏在這邛都市的呢?

    這小小的邛都市,竟然藏龍臥虎,先前出來一位精神操控系異能者林家輝,這會兒又發現“龍潛”的警衛成了刑警支隊的隊長,再加上幾天前發生的那件殺人案,似乎出自高水平的“專業人士”之手.......這邛都市,貌似也不是久留之地!

    沖完涼,走出浴室的時候,謝天宇已經離開了,沙發上的王小花,卻用奇怪的眼神盯著他。

    丁大壯避開對方的眼神,徑直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最近兩天,王小花竟時常拿這種眼神看他,甚至讓他不禁懷疑,英雄救美那件事是否被王小花看出了什么端倪,可左思右想之下,自己貌似并沒有留下什么破綻吧!

    不得不說,女人的直覺,還真是可怕。

    丁大壯不知道的是,王小花非但對他產生了懷疑,甚至時刻關注著他的一舉一動,甚至還在丁大壯出門的那段時間,去保安那里調取了小區的監控錄像。

    可讓王小花感到意外的是,盡管找到了那天下午的監控錄像,可經過反復查證,丁大壯早上倒是出去溜達過,同時也找到了孟星來找王小花的那一段視屏,可那段最要緊的時間之內,丁大壯貌似真的沒有出過門!

    這一來,王小花不禁懷疑自己是否太過疑神疑鬼了些,甚至懷疑事發那日自己被驚嚇過度,而出現了幻覺。

    其實也怪不得王小花的偵查手段不夠高明,而是丁大壯的反偵察能力太BT了,丁大壯剛到小區的那一刻,就已經將小區各處監控的大體方位記在了腦子里,之后又經過補充,整個小區的所有監控盲區,丁大壯可謂了如指掌,他既然存心隱瞞王小花,又怎么可能留下破綻讓對方發現呢?

    丁大壯的一只腳,剛邁進自己的房間,背后傳來王小花的聲音。

    “小丁丁,謝隊很可怕么?”

    “嗯?”丁大壯并未轉身,卻停住了腳步。

    “剛才我怎么發現你一見到謝隊就變緊張了呢?他有那么可怕嗎?”

    就連如此微小的變化,也被她看在眼里,她的嗅覺那么靈,屬狗的么?

    丁大壯暗自感到心驚,而后轉過身來,他發現對面的女人,眼中似有光芒閃爍。

    “謝叔叔的樣子好兇,我一看見他就渾身不自在!”丁大壯承認道。

    女人眼中光芒一閃而逝,她原本也只是隨口試探一下,哪知對方毫不猶豫的承認了,王小花反而松了一口氣,別說他一個小娃娃,整個邛都市刑警支隊,從上到下見了謝隊沒有一個不發悚的,就連王小花在他面前也不敢大口喘氣,如果丁大壯胡亂解釋一通,反而會引起王小花的懷疑。

    一個窮追不舍,一個見招拆招,暗地里,二人已不知較量了多少個回合;但最終結果,仍是丁大壯棋高一著,作為曾經的暗黑王者,丁大壯又怎么可能讓對方找出他的破綻呢?

    不等丁大壯轉身,王小花又說道:“今天,謝隊除了來看望我,還有一件事.......”

    丁大壯愣了一愣,謝天宇找她,跟我有什么關系呢?

    “是關于你的去留問題.......”王小花繼續道。

    不禁意間,丁大壯的眼皮拉得甚是狹長,對于這個問題,他還是比較關心的,倒不是說他非要厚著臉皮留在這里,他甚至已經打算離開邛都市,但自愿離開是一回事,被人扔破爛似的扔掉又是一回事,如果王小花就這么冷冰冰的將他送出去,丁大壯或許不會生氣,但二人從此以后便只能成為路人,而絕不會再有什么交集。

    “他提議,現在就安排人手,送你去省城.......”

    “哦!”丁大壯平靜的點了點頭。

    眨眨眼,王小花又道:“可我拒絕了謝隊的提議,我跟他說了,等我的傷好了,由我親自解決你的問題!我就想問問你的意思.......”

    “小花姐做主吧!”回了對方一句,丁大壯的眉頭再次舒展開來,而后,他自顧自的回了房間。

    望著那具小小的背影,王小花皺起了眉頭,她是越來越看不透這個小家伙了,眼神時而清澈透亮,時而幽暗深邃,做事也總出乎自己的意料,可種種證據顯示,那件事的確不是他做的,可究竟是誰,救了我呢?昏迷前,看到的那道影子,真的是我的幻覺么?

    回到自己的房間,被壓抑已久的心臟終于開始劇烈跳動,丁大壯真想破口大罵,這妞學壞了,說話總是說半句留半句,一次說完你會死么?居然讓人家如此緊張,真特么欠抽啊!

    王小花小腿上的傷,幸好沒有傷到骨頭,只過了一周,就已經能拋開拐杖,獨立行走了,最近幾天似乎都胖了一圈,因此,王小花不得不開始了減肥運動,除了在家里修養,便是在小區內做著恢復性訓練,日子倒也算得上寧靜。

    而丁大壯,則依然我行我素,每天的生活極有規律。

    直到家里來了一波客人,二人的寧靜生活,終于被打破。
云南风采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