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騰龍戰帝 > 第十一章返回蕭家
    “咕嚕嚕”

    “啊!”

    這時院子里的茅房中突然傳來一陣陣的怪響,緊接著一個舒爽的聲音傳了出來。

    “嗯?”

    蕭月兒與小玉兒對視一眼,異口同聲的說道:“茅房有人?”

    這時,蕭羽也從房內走了出來,臉帶笑容的看著茅房的方向。

    “少爺!”

    看到蕭羽,蕭月兒歡叫一聲,快步走來。

    蕭羽對蕭月兒笑了笑,說道:“月兒,明日我們便回蕭家吧!”

    聽了蕭羽的話,蕭月兒神色有些不自然,不過還是強笑道:“好的,少爺,我這就收拾收拾!”

    蕭月兒剛走,凌天南便神清氣爽地從茅房走了出來。

    凌天南邊走邊罵道:“他娘的,什么玩意,真能把人給熏死!”

    “呵呵”

    蕭羽笑道:“凌大哥,你排出的便是體內的毒素,當然腥臭無比了!”

    “啊!”

    凌天南驚了一下,問道:“這么說,我的毒素已經全部排出去了?”

    蕭羽搖了搖頭,說道:“凌大哥,你也太心急了,你中毒已經有幾年了,哪有這么快!”

    “今日你排出的毒素只不過是十之一二而已!”

    “我們還需進行幾次才能徹底排除干凈,否則就前功盡棄了!”

    “哦呵呵”

    凌天南干笑道:“是哥哥我太心急了!”

    “凌大哥!”

    這時,蕭羽說道:“明日便是蕭家大比,只要是未滿十六歲都可以參加比試,我沉寂了十四年,有些人已經忘了我也是蕭家嫡系子孫,是該讓他們驚醒了!”看到凌天南的臉色一變,接著說道:“大哥放心,我會定期回來給你排毒的,不排干凈誓不罷休!”

    “呵呵”

    凌天南笑道:“兄弟你多心了!”

    “回去便是,倘若不開心了,我這里隨時歡迎你回來!”

    “一定!”

    蕭羽說完與凌天南道了聲晚安便又返回了房間,開始泡藥浴,接著又開始了修煉《凝脂化膚決》。

    這次,蕭羽體內又出現了強勁的藥力,幾乎與上次一般無二。

    蕭羽控制著這股強勁的藥力緩緩向著自己的左臂涌去。

    “咔咔咔”

    當藥力全部涌入左臂的肌肉當中之時,左臂的皮膚傳來陣陣輕響,緊接著皮膚上仿佛鑄上了一層銅,散發著淡黃色的光芒。

    “嗡”

    蕭羽腦海中傳來一陣嗡鳴,看著自己的左臂,不可置信的喃喃道:“銅皮境二階,沒想到這么容易!”

    蕭羽的話,倘若被外人聽到,定會羨慕嫉妒恨,他們進階銅皮境二階,哪個不是耗費無數靈藥,又經過幾年的堅持不懈,哪像蕭羽如此變態,三日之中接連突破兩個小境界,如果被那些大宗門知道,還不來搶他做弟子!

    修煉結束之后,茅弟又進入了他的識海當中,此時的無邊稻田內,稻穗上已經結滿了成人拳頭大小,乳白色,米粒狀的果實。

    看到這般狀態,蕭羽頓時一驚,沒想到這青玉雪晶米已經成熟,以蕭羽的記憶,這種上品靈米沒有將近十年的時間是不會成熟的。

    就連如珍珠糯香米都需五到六年才能成熟,沒想到自己的識海也是一方寶地啊!

    想到這里,蕭羽掰下一顆青玉雪晶米,撥開皮葉,露出一顆米粒狀的果實,咬了一口,頓時唇齒留香,強大能量充斥著四肢百骸,令其神清氣爽。

    蕭羽雙眼放光地將整顆靈米吃下,雖然有一股生澀的味道,但是已經感覺不到饑餓了,而且還有些脹脹的感覺。

    要知道蕭羽進階丹銅皮境二階,其食量可是非常大的,幾乎可以吃下半頭牛,如今僅僅一粒靈米就感覺腹脹,可見靈米所蘊含的能量是何等的強大。

    接著蕭羽又看向了巨門上的蒼龍圖案,但是無論他如何呼喊,蒼龍都沒有一絲回應。

    蕭羽失望的退出了識海空間。

    蕭羽剛剛站起身,全身骨骼便發出“噼里啪啦”的爆響,仿佛炒豆子一般。

    蕭羽抬起雙臂,只見雙臂仿若銅鑄,散發著金屬的光澤,雙拳緊握,同時擊出,將空氣都打的爆響。

    “咔嚓嚓”

    蕭羽剛剛收拳,前面墻壁頓時龜裂,仿佛蜘蛛網一般。

    “少爺,發生了何事?”

    這時,房間外傳來蕭月兒的聲音。

    蕭羽收回氣勁,雙臂又恢復了常態,抬頭看向了窗戶外面,此時的天色已經大亮。

    房門打開,蕭羽邁步跨出,看到蕭月兒神色緊張的看著蕭羽,擔憂之色盡顯于表。

    蕭羽對蕭月兒說道:“月兒,回蕭家!”

    蕭月兒乖巧地說道:“少爺,月兒已經收拾好了,就等你了!”

    蕭羽微笑著拍了拍蕭月兒的小腦袋,向前走去。

    蕭月兒摸著自己的腦袋,嘴巴撅起,說道:“少爺,以后不許打我腦袋,會變傻的!”說完便邁著小碎步追了上去。

    蕭家,此時正在張燈結彩,門庭若市,仿若過節一般,好不熱鬧。

    庭院中,搭建著一個長三十丈,寬十丈的高臺。

    高臺后方是蕭家一系列長輩,有蕭羽的兩名叔叔,還有幾名旁系叔父輩,而最上方的太師椅卻被空著。

    這個座位是蕭家現任家住,也就是蕭羽爺爺的座位,只因其還在閉關,所以才空了出來。

    蕭羽的二叔蕭源林正在府門前迎接蕭家分散在各地的族人返回,三叔蕭源森亦步亦趨跟在后面,儼然一副以蕭源林為主的的樣子。

    蕭氏兩兄弟身后是他們各自的獨子,蕭凌與蕭凡,正滿臉得色對眾人微笑。

    人群中的蕭羽與蕭月兒冷冷地注視著這一切。

    未等蕭羽說話,蕭月兒小聲嘀咕道:“討厭的家伙,還以為他已經是家主了!”

    蕭羽明白蕭月兒說的是自己的那個便宜二叔蕭源林。

    蕭源林一直都有當家主的野心,但是其資質平庸,也不想修煉武學,一心的吃喝玩樂,且嗜賭如命,如今已經三十多歲了,才剛剛跨入鐵骨境。

    “哼”

    蕭源林看到人群中的蕭羽與蕭月兒,對身后的蕭凌與蕭凡兄弟兩個使了個眼色,冷哼一聲,帶著蕭源森返回了府中。

    “吆喝”

    “這不是我們蕭家的傻子少爺嗎?”

    “好些天不見,我還以為被野狗叼走了!”

    蕭羽帶著蕭月兒正要進入府門,突然蕭凌與蕭凡兄弟兩個攔在了蕭羽二人面前。
云南风采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