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漫威之DNF附魔師 > (14)軍營生活
    “大家今天都累了,加上又下了大霧,訓練到此為止!只不過我與卡特特工商議過,你們誰能拔下那面旗幟,就有機會與卡特特工一起乘坐吉普車回去,”

    菲利普上校與卡特特工商議,為了促進隊員的斗志和測試隊員的觀察力,臨時想到這么一個主意。

    而卡特特工則想看看,艾倫是不是第一個看到旗桿下固定的插銷,第一個想到除了攀爬旗桿還有這么一條捷徑。

    其次在與艾倫同坐一輛車的時候,也正好了解一下艾倫。

    艾倫見一桿大約三、四米高的旗桿,一面米國旗幟在半山腰處迎風飄揚,這一幕讓他熟悉又陌生。

    這是《美國隊長1》中的一幕,電影中在所有士兵你爭我奪之時,未來的美國隊長史蒂夫卻可以想到別人想不到的。

    果然,在旗桿之下一個固定旗桿的關節處隱約可見,只要稍加細心觀察一定就可以看見。

    像這種旗桿,旗手不可能爬上去升旗,如果沒有牽引的繩線,就必然會有這種可以放倒旗桿的活動關節處。

    可以說,即便艾倫沒看過《美國隊長1》,并且沒發現隱約在草地中的旗桿,艾倫一樣可以猜想得出旗桿的具體結構。

    “沖啊!”

    s隨著菲利普上校大喊“開始”,幾十個士兵蜂擁而至,你爭我奪,他們這一刻恨不得紛紛化身成猴子。

    一些較為靈敏的士兵,踩著隊友的肩膀、臉、頭,奮力的向上攀爬著。

    一時間罵娘聲不絕于耳,推搡、拉扯的士兵更是不盡其數,場面一度難以控制,比原版電影中的熱鬧程度有過之而不及。

    兵營狼多肉少,像卡特特工這樣有魅力、有氣質女子,更是成為搶手貨,他們無不想“懶蛤蟆吃到天鵝肉”,甚至艾倫發現自己傍邊那B做著春丨夢都喊著“佩姬·卡特”。

    就算不是為了美女也是為了香車,連續一整天的訓練也讓他們筋疲力盡,腰酸腳軟,這個時候他們一步路也不想多走。

    其實只要靜下心來觀察都能發現旗桿中的玄妙,但這些人只想著比別人快比別人強,勝利之后在別人“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中,昂首挺胸。

    艾倫并沒有爭搶,他只是安靜的看戲,

    因為一來他并沒有那么疲倦,這個時候觀賞夕陽從叢林中散步回去,對他來說又是另一種享受。

    前一生,半輩子匆匆而過都沒有靜下心來欣賞沿路的風景,今生艾倫想要一種不一樣的煙火。

    一死一生,對艾倫來說猶如鳳凰磐涅,讓他懂得了許多他一直想不明白的道理,也讓懂得如何去冷靜的看待,靜下心來分析。

    艾倫對卡特特工,并不想有任何的感情的交集。不是因為卡特特工不夠優秀,而是因為艾倫不同于這些毛頭小子,他雖然做不到大公無私、舍己為人,但他比一般人更加有責任心,更加注重親情和愛情。

    他知道自己注定要在劇情結束之后,跳過幾年甚至十幾年的空白階段,他注定不能廝守,

    雖說感情永遠不變是不可能的,誰都不知道未來會如何,但牽手的兩個人在最初就本著得過且過的想法,那都是感情的流丨氓。

    “看來我還是小看你了!”

    見艾倫看著旗桿的關節處愣神,卡特特工知道艾倫早就發現旗桿的玄妙之處,只不過并沒有任何想要揭穿的意思,不禁有些無奈,又可氣。

    艾倫的計劃很簡單,在長跑訓練之后他總會學習一些槍械知識,這個時候他沒有經營一家裝備、槍械的條件,所以他積累自己對槍械的經驗。

    他托巴基給自己弄了一把廢舊的莫辛納甘M1891狙擊步槍,他學著拆解和安裝這種老式狙擊步槍,并學習這種老式狙擊步槍的具體結構。

    由于沒有單獨的空間,艾倫把床頭的綠皮鐵箱子當作他擺弄這些槍械零件的辦公桌,在這張“桌子”上他把莫辛納甘拆卸了整整34個零件。

    他發現這把莫辛納甘之所以拉栓困難,被擺放在庫底,是因為長時間的擺放不用各個零件之間藏污納垢,加上老毛子的步槍制作粗糙,所以才造成這種難以拉栓的情況。

    艾倫將這把槍的每一個零件細致的進行拋光,甚至槍管護木、扳機、銅條都經過了細致的拋光。

    幾天的咸魚時間下來,這把槍又猶如新槍一般躺在綠皮鐵箱上。

    拉栓,扣動扳機一氣呵成。

    砰!

    一聲巨響,

    天空剛放出魚肚白,一顆屬于老式莫辛納甘狙擊步槍直沖軍營基地的天空中,嚇得叢林的鳥兒紛紛大難臨頭各自飛,讓還在睡夢中的士兵們不禁大聲罵娘。艾倫眼見天亮,公德心立刻拋在腦后。

    軍營生活的這段時間,艾倫白天與士兵們一同訓練,因為他知道擁有強健的身體對他而言有百利而無一害。

    在晚上一有空閑時間,他就閱讀一些關于槍械的知識,

    這兩個月以來,時間已悄悄來到秋末,九頭蛇與秘密基地各自研究超越時代的秘密研究,并未有什么實質性的碰撞。

    菲利普上校想趁著豐收儲存一些過冬的糧食,士兵們也流著口水幻想著埋藏在皚皚白雪中的凍肉。

    由于只不過是去小鎮上收購物資,并沒有什么危險性可言,艾倫也想坐著軍綠色HAR-1卡車兜兜風,去見識見識二戰的美式邊陲小鎮。

    三輛HAR-1卡車行駛在崎嶇的山路上,帶起大片塵埃,而后車廂內只有艾倫、巴基和三個士官手拿能量步槍,其余十五個士兵手拿普通加蘭德步槍。

    能量步槍由于能量并不是無限供應,所以只有一些作戰經驗豐富的老兵擁有使用能量步槍的權力。

    在卡車后,幾個本來裝槍械、彈藥的板條箱,如今已然空出來,用來裝一些蔬菜,而在其中一個板條箱箱扣處一個軍綠色軍裝的衣角被夾住在那里。

    再加上隨著車輛晃動,這個板條箱和其余板條箱的晃動幅度大不相同,艾倫十有八九斷定,這個板條箱中可能藏了人。

    “史蒂夫士兵,從箱子里出來吧!”
云南风采时时彩